天藍人暖是咋實現的——石家庄清潔供暖改革紀實(一)

天要藍 人要暖:“壓煤保暖”路在何方?

祝龍超

2020年03月30日07:32  來源:人民網-河北頻道
 

編者按: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中,石家庄被列入“2+26”大氣污染傳輸通道城市之一,因其作為河北省會的特殊地位,加上近年來秋冬季空氣質量堪憂,所以每到供暖季石家庄的大氣污染治理就成了一個繞不開的熱門話題。

這個以燃煤鍋爐取暖為主的北方城市,如何在保障500萬市民溫暖過冬的同時全力壓減燃煤多換幾個藍天?從2014年開始,石家庄市開始調整城市供熱規劃,以壓減燃煤為主線,大力使用綠色能源,重新布局能源結構體系,大刀闊斧地開啟了一場改變百年傳統的供暖革命。

人民網河北頻道近期走進石家庄市供熱辦、供熱企業、居民家庭,了解石家庄市清潔供暖工作的探索與創新,感受供暖革命的切實成效和生動故事,採寫了《天藍人暖是咋實現的——石家庄清潔供暖改革紀實》系列報道,今天推出第一篇。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是在詩人筆下冬季圍爐而坐歡聚小酌的浪漫場景,但是近些年隨著北方從城市到鄉村大面積採用燃煤供暖,冬季空氣污染之重已到了人們難以承受的程度,圍爐小酌的美好意象在嗆人的煤煙味兒和爆表的霧霾中早已變成奢侈而遙遠的記憶。

2016年,網絡上一篇戲謔的文章《霾是故鄉濃》道出了北方城市供暖季的普遍隱痛。河北中南部城市長期穩定佔據全國空氣質量排行榜后幾位,一到冬季四下升起的濃霾密霧,把城市籠罩起來,人們很難看到晴朗的藍天,吸到清新的空氣,走到哪兒頭頂上都像是頂著一個灰黑色的大鍋蓋。

2013年1月9日,全國中東部地區陷入嚴重的霧霾和污染天氣中,環保部發布的空氣質量狀況監測數據顯示,京津冀地區是污染最為嚴重的區域,京津冀地區13個城市達標天數比例僅1/3。

大氣污染嚴重威脅群眾健康,影響環境安全。治理空氣污染已經刻不容緩。2013年9月10日,國務院發布了《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計劃提出,5年之內,要全面整治燃煤小鍋爐,地級及以上城市建成區基本淘汰每小時10蒸噸及以下的燃煤鍋爐,禁止新建每小時20蒸噸以下的燃煤鍋爐。然而,燃煤供熱,正是石家庄這座北方城市冬季供暖的命門所在。

石家庄是一座火車拉來的城市,在100多年快速工業化和城市化過程中形成了以煤炭為主的高污染、高耗能產業結構,中心城區燃煤供熱更是佔80%左右。2012年,石家庄冬季供暖面積12000萬平米,8大燃煤熱電廠和3個大型燃煤供熱站供熱面積9000萬平米,其余3000萬平米是由分散燃煤鍋爐供熱。

一方面規劃中的燃煤熱源不能建設完成,同時還要要壓減燃煤熱源,另一方面,城市快速發展帶來的每年近1000萬平方米的旺盛新增供熱需求需要保障,人民群眾不能在冬天挨凍。

短短幾年,要從根本上改變石家庄的供熱模式,這對於當時集中供暖嚴重不足的石家庄來說是一個巨大挑戰,難度之大可想而知。

在石家庄市供熱管理中心主任劉文棟看來,2012年11月15日- 2013年3月15日是石家庄供熱史上“最狼狽”的供熱季。

2012年,石家庄內五區針對1000萬平方米燃煤採暖鍋爐進行了拆除替代工作,拆除了105台10噸以下純居民小區燃煤分散供熱鍋爐,許多供暖區域,納入了大型集中供暖系統,主要由大型集中燃煤供熱站進行熱源替代,新建天然氣供熱鍋爐替代為補充。其中,西郊供熱站完成熱源替代38台,由此西郊供熱站增加供熱面積213萬平方米,西郊供熱站達到了額定供熱負荷,沒有了應急備用能力。恰恰當年11月15日供熱開始就逢大雪降溫,西郊三台主力鍋爐全部開啟,加足馬力供熱,結果由於出力過大,4號鍋爐出現故障停爐搶修,200多萬平方米居民供熱受到影響,18日4號鍋爐搶修完畢啟爐供熱﹔19日6號鍋爐又出現故障停爐搶修,24日6號鍋爐搶修完畢啟爐供熱。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1月28日5號鍋爐故障停爐搶修,難以置信的是11月30日凌晨2時36分,5號鍋爐搶修完成點爐時發生爐膛爆燃,爐灰撒了滿院,一直到12月12日,石家庄西郊供熱公司5號鍋爐才搶修完成點火運行,恢復供熱。

期間,石家庄市政府一方面組織人員晝夜搶修,一邊向受影響市民、單位發放空調、羽絨被等取暖物品,還租了兩棟酒店,為70歲以上的老人和3歲以下的兒童等弱勢群體免費提供過渡安置場所。時任市長還入戶向居民道歉。

“這一個月不能說沒供上熱,是一個月都沒供好熱。受影響面積1100萬平方米,這是城西邊。城東邊呢,熱電三廠爆管不斷。老百姓扯著條幅上街,有的小區,幾乎一個禮拜上街一回。”談起當年的情景,劉文棟是記憶猶新。

對劉文棟來說,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受凍居民們的責難。“大年初四,銀通小區管網漏水,鍋爐水壓不穩,整個供暖都停了。我會同裕華區供熱主管區長領著工人,在小區裡找漏水點。小區裡的大爺蹦著高地罵,‘干嘛吃的!大過年的叫凍著,你們還能不能干?’我們聽了就耷拉著腦袋,抬不起頭來。誰願意被罵啊,可是自己干的這個工作,沒干好,讓老百姓凍著了。”劉文棟說。

供暖企業供熱能力不足,小馬拉大車,加上設備管道老化,導致問題頻發。集中供熱熱源緊張,應急備用不足,又不能新建燃煤熱源,怎麼辦?

2013年全國燃氣供熱蓬勃發展,石家庄當仁不讓,迅速制定了城區散煤供熱燃氣替代方案,通過艱苦努力,154台散煤供熱鍋爐拆除,由新建燃氣鍋爐置換替代,2013年11月15新的採暖季正式開始后,新建燃氣鍋爐順利投入運行,全市供熱運行良好,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可是好景不長,隨著天氣逐漸降溫,用氣量逐日增大,北京供熱用氣告急,天津供熱用氣告急,石家庄供熱用氣告急。壓非保民、遠調液化天然氣支援等措施應用盡用,但最終居民供熱還是受到影響,不得已,燃氣供熱區域隻能低溫運行,群眾溫暖沒有得到保障。

2014年國家發改委緊急通知,在沒有確保氣源的情況下,不得新上燃氣供熱設施。

壓減燃煤,讓天更藍,這是硬任務﹔改造落后的供熱模式,讓老百姓身上溫起來,這也是為石家庄市供熱部門最大的任務。靠煤,煤污染﹔靠氣,氣不足,石家庄供熱走入死胡同了嗎?

車到山前必有路,石家庄供熱人堅信辦法總比困難多。

2014年,石家庄供熱部門展開了大規模全市域的供熱資源挖掘調查工作,共分5個組,一組調查城市工業余熱﹔二組調查城市市政廢熱﹔三組調查地熱能、空氣能、太陽能供熱可行性﹔四組調研外地城市解決供熱問題的先進做法﹔五組尋訪大學專家清潔供熱先進技術。功夫不負有心人,通過無數個日日夜夜苦心調研,石家庄供熱團隊對200多個企業余熱進行核查,對全市污水廠中水資源、原生污水資源分布進行摸排,對全市地熱能、空氣能、太陽能利用進行探究,赴太原、大同、蘭州、烏魯木齊等20幾個城市進行取經﹔向清華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中國煤科院、天津市政設計院問計尋求支持,終於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2014年8月,石家庄市委托北京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能源規劃設計研究所,結合石家庄市的實際情況編制了《石家庄市廢熱利用集中供熱實施方案(2013-2020)》,確定了供熱總原則:“以遠郊熱電聯產、城區工業、市政廢熱利用集中供熱為主,以電、地源熱能、空氣能、太陽能供熱為輔,以天然氣區域供熱為補充”。

以此規劃為藍圖,石家庄開始探索城市廢熱供暖。

壓減燃煤,重新布局能源結構體系,大力使用綠色能源造福到子孫后代。迎著困難,頂著壓力,石家庄大刀闊斧的開啟了一場改變一百年來冬季取暖模式的行動。

(責編:祝龍超、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