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開山採石,如今修復生態,河北三河市——

礦山復綠 百姓受益(美麗中國)

本報記者  劉  毅  史自強  趙秀芹

2020年10月12日07:4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礦山治理后。
  三河市委宣傳部供圖

  礦山治理前。
  三河市委宣傳部供圖

  核心閱讀

  河北三河市東部礦區緊挨著京秦高速公路,經過幾十年的無序開採,植被遭到嚴重破壞。

  近年來,三河市痛下決心,果斷關停所有採礦企業,探索科學修復治理廢棄礦山。如今,礦山復綠,百姓受益,也為未來可持續發展打下堅實基礎。

  “以前村裡全是土,大風吹過,揚塵漫天,種的桃上、蘋果上裹著灰塵。現在環境可好了!”在河北省三河市段甲嶺鎮前蔣福山村村民於士成看來,家門口這片曾經坑坑窪窪的採石礦區,如今已經成了一片好地方。

  秋高氣爽,天藍雲白。登上三河市東部礦區的高處,記者看到,曾經破損的山體得到修復,已是一派草木繁茂、生機盎然的景象。這裡是三河東部礦區礦山地質環境治理工程一期至三期項目,目前已經基本完工。

  “到處塵土飛揚,都不敢在外邊晾衣服”

  在三河東部礦區礦山地質環境治理工程(五期)施工現場,挖掘機正在清理碎石,卡車運來泥土,工人們忙著將土鋪在裸露的岩石上。

  三河東部礦區與北京市平谷區、天津市薊州區交界,蘊藏豐富的白雲岩、紫砂頁岩等,是遠近聞名的優質建材出產地。

  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礦區為不少地區提供建筑原料,提供大量就業機會,但也付出資源銳減、生態環境惡化等沉重代價。

  “到處塵土飛揚,都不敢在外邊晾衣服。”提起當年的情景,59歲的於士成記憶猶新,“那會兒出現了個奇景兒:大晴天的,村民騎車出去時穿著雨衣,不為擋雨,為擋土。”

  礦山紅火,青山被毀,滿目殘山斷壁。礦山治理勢在必行,多年吃資源飯留下的生態欠賬必須償還。2016年5月,三河市關停全部22家採礦企業,拆除63條粉石生產線、10條機制砂生產線等,徹底結束了礦山開採的歷史。

  “我們多次召開政府常務會議研究、探討,確立了‘消災除險、削高填低、覆土綠化’的思路,打響了東部礦山環境治理攻堅戰。”三河市市長劉連杰說。

  生態破壞是日積月累造成的,治理修復極為艱難。三河礦山生態修復治理項目集中連片,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治理能成功嗎?很多人心裡打鼓。

  2016年,三河市成立礦山環境治理工程建設指揮部,持續推進東部礦山的深度治理。

  “調動社會力量參與礦山生態治理的積極性”

  “首先‘消災除險’,清理危岩、山體裂縫等,進行排險﹔接著‘削高填低’,平整高低不平的山體﹔最后再覆土植綠。”礦山環境治理設計方、河北水文工程地質勘探院生態修復部工作人員劉戩介紹。記者在現場看到,一些原本幾十米落差的礦山,按照立體設計用石頭壘出一個個大平台,在平台上覆土綠化。

  開採礦山造成的部分山體縱截面,與地面的角度可達八九十度,幾乎垂直,陡峭的坡面給復綠造成巨大困難。

  針對這個難題,當地在治理時採取了“造梯田”的方式。“我們在山體邊以堆砌礦石的方式制造出多級階梯,類似於‘梯田’,為覆土植綠創造了可能性。”中冶沈勘工程技術有限公司總工程師、三河東部礦區礦山地質環境治理工程(五期)項目經理王家偉說。

  一些巨大的礦坑被保留下來,未被填平。“北方礦山修復,受干旱少雨等氣候條件制約很大。”三河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副局長邵振說,“這些礦坑將被用作集水蓄水池,收集中水和雨水,作為長期灌溉水源。”今后,三河將通過管道,將城市污水處理廠處理后的中水輸送至集水蓄水池,保障礦山的長期生態用水,避免對地下水的開採。

  修復治理所需資金巨大,怎樣籌集?“礦山治理中政府不征地、不租地,土地經營權、所有權不變。三河市本級財政已投入15.07億元,爭取上級資金6.27億元。”三河市常務副市長李海濱介紹,“在政府加大投入的同時,採取財政獎補的方式,調動社會力量參與礦山生態治理的積極性,已投入社會資本60多億元。”

  “現在天藍了,路好了,來村裡自駕游、騎行的游客越來越多”

  成片的格桑花搖曳生姿,道路兩側的油葵幼苗綠意盎然,山崖上一排排小鬆樹昂首挺胸……如今,22平方公裡的廢棄礦山中,6.6平方公裡已完成治理,共栽種各種樹木110萬株,種植花草2900畝。據介紹,礦區治理全部完成后,將植樹200多萬株、花草8000畝。

  “剩余的15.4平方公裡礦山治理工作已完成80%。到今年年底,礦山治理任務將全部完成。”李海濱表示。

  “現在天藍了,路好了,來村裡自駕游、騎行的游客越來越多。”段甲嶺鎮前蔣福山村村支書丁山說,村裡的人均年收入已從2012年的幾千元上升到現在的兩萬多元。

  如今,前蔣福山村裡果園連片,種植著桃樹、梨樹、蘋果樹、柿子樹等。遠近聞名的“福山大桃”7月中旬起進入採摘期,不再蒙塵的福山大桃水靈靈的,一斤批發價達四五元錢。

  記者來到於士成的桃園裡時,一人多高的桃樹上,還有少量紅紅的桃子挂在枝頭。“就剩這點兒了,馬上就摘完賣光了。”於士成說,“以前桃子熟了,都是批發商來村裡拉,價錢很難上得去。現在游客多了,村民搞起零售,家門口就賣掉不少。”

  段甲嶺鎮政府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辦公室負責人崔印杰告訴記者:“鎮裡建了空氣質量監測點,空氣質量在廊坊市排名靠前。”

  監測數據顯示,近年來三河市空氣質量持續改善,去年PM2.5年均濃度為40微克每立方米。今年1至8月,三河市PM2.5累計平均濃度創同期最好水平,空氣質量優良天數達62%。

  在著手對東部礦山開展生態修復治理時,三河對礦山治理的“后半篇文章”也已進行了謀篇布局,全力做到礦山治理與生態保護、發展旅游、土地復墾等相結合。

  “礦山修復治理的一個重要目標,是建成礦山遺址公園。”三河市文化廣電和旅游局局長楊建武介紹,三河在修復治理廢棄礦山的同時,已提前謀劃交通路網,針對東部山區規劃了旅游線路,將礦山公園、自然景觀、人文景點和紅色旅游資源串聯起來。

  “下一步,我們將堅定不移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道路,努力把東部礦山建成生態、生產、生活相協調的‘綠色創新發展區’。”劉連杰信心滿滿地說。


  《 人民日報 》( 2020年10月12日 14 版)

(責編:李哲、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