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淶水縣上車亭南安庄等村做強麻核桃產業——

保了一方土 美了村裡人(一線調查·走村串戶探脫貧)

本報記者  張志鋒

2020年12月17日09:3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農在收集麻核桃。
  資料照片

  當地拒馬河風光。
  資料照片

  核農在採摘麻核桃。
  資料照片

 

  核心閱讀

  地處太行山的河北省淶水縣,曾是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如今已通過發展特色產業麻核桃,引得人才歸,摘掉貧困帽。夏天一顆顆“小青果”,到了秋天就變成沉甸甸的“金疙瘩”。全縣農民每年賣核桃收入共3億多元,10萬多農民靠小小核桃脫貧致富。

  

  “過去老百姓靠山吃山,把麻核桃樹砍了燒火。現在靠著麻核桃,用上液化氣,住進新房,日子越來越好。”河北淶水縣麻核桃協會會長於永超從小在淶水縣上車亭村長大,說起當地的變化,感慨萬千。

  淶水地處太行山,曾是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當地有野生麻核桃樹,麻核桃皮坑坑窪窪,又硬又厚,核桃仁隻有一丁點。如今,淶水發展麻核桃8萬畝,輻射全縣15個鄉鎮。麻核桃成為縣裡面積最大的特色經濟林,在帶動當地脫貧致富的同時,還提高了全縣森林覆蓋率3個百分點。

  護好一棵樹 留下一片林

  從當柴火到做商品,人們逐漸轉變觀念,愛護、研究麻核桃

  當地農村祖祖輩輩習慣了燒柴火做飯、取暖,有的農民就砍麻核桃樹當柴火。一些麻核桃樹長在地頭,村民嫌樹擋了庄稼的光,還佔地方,於是掄起斧頭隨意砍伐。

  上世紀80年代,縣林業局技術員王澤看在眼裡、疼在心裡。他知道,麻核桃是淶水一帶的特有樹種,麻核桃不能食用,但可以把玩,以前很多人喜歡“耍”核桃。“把樹砍了,樹種也可能斷了!”王澤經常和於永超的父親一起上山尋找麻核桃,希望保住老樹,留住苗子,保護樹種。

  后來,他們在板城村附近山上發現兩棵麻核桃樹,樹干要兩個人才能合抱住,估計樹齡有幾百年。歷經刀砍斧剁、野火侵擾、病虫相害、風霜雨雪,樹干已開始朽了,所幸一些旁枝長得很茂盛。

  他們採了五六根枝條,嫁接到於家門口的普通核桃樹上。1988年,嫁接麻核桃樹開始挂果。后來,於永超挑了10多個麻核桃,跑到天津去賣,遇到了幾個愛玩麻核桃的買家,每個2元買走了。接下來每年秋天,就有天津人輾轉跑到於永超家買麻核桃。“他們覺得好玩,麻核桃結得少,就論個賣,每個給三塊五塊,當時能買好幾斤吃的核桃。”於永超說。

  王澤在縣林業局家屬院的核桃樹上嫁接麻核桃專門做科研用。去世前,他仍念叨著:“保住苗子,就能給子孫后代留下一片林子……”

  那些年,於家父子經常上山,找來不同品種的麻核桃,給家裡的核桃樹“接穗兒”,一棵樹上長出好多個品種。河北農業大學的專家也到淶水找麻核桃樹,引導農民一起保護當地這個難得的特有樹種。

  放下羊鞭子 栽下致富樹

  荒山變綠地,日子更紅火,年輕人返鄉尋找新機遇

  聽說麻核桃論個賣,南安庄村的李佔軍也動心了。1996年春,他在山裡放羊時,在懸崖邊發現一棵麻核桃樹,用鐮刀砍下了幾枝,嫁接到了家裡的兩棵普通核桃樹上。

  當時,李佔軍家有幾畝山坡地,種一季玉米當口糧。家裡還有50多隻羊,賣羊羔、剪羊絨,一年收入不到2000元。李佔軍說:“當年村裡放羊的人多,山上到處光禿禿的。一遇到大雨,渾水順著山坡往下流。”

  兩棵嫁接核桃樹開枝散葉,挂果越來越多,外地客商搶著來買,李佔軍家逐漸成了萬元戶。嘗到甜頭后,他們又栽了20多棵麻核桃樹,院裡栽滿了,又到荒坡地栽。2003年,他和弟弟李佔海把羊全賣了,一心研究種麻核桃……

  過去,李佔軍一家老小擠在5間土磚房﹔后來,他家蓋起新房,換了新家具,還買了小轎車。看到兄弟倆種麻核桃發了家,南安庄村民紛紛“放下羊鞭”,在房前屋后、田間地頭種麻核桃樹。羊少了,樹多了,南安庄村黨支書孫玉寶說:“現在全村麻核桃樹約有2萬株,通過退耕還林,4000多畝荒山也栽上了麻核桃樹。”

  南安庄成了有名的麻核桃村,附近村子也跟著種下一片片致富樹。李佔軍兄弟倆認識很多外地客商,就兼職當起了經紀人,幫助當地村民賣個好價。每到秋天收獲季節,他們白天走村串戶收購麻核桃,晚上聯系客商推銷。

  靠著麻核桃,南安庄村農民蓋新房越來越多,日子越過越紅火。如今,很多外出打工的小伙子陸續回村從事麻核桃產業﹔40多個大學生返鄉創業,在漫山綠蔭中尋找發展新機遇。

  培育小青果 開辟大市場

  年賣核桃收入3億多元,10萬多農民受益

  婁村鎮婁村村民廖春雨家是建檔立卡貧困戶,父親常年臥病在床。廖春雨過去沒技術,還要在家照顧老人,沒法外出打工掙錢,收入成了大問題。2018年,在當地種植大戶帶動下,他種了20多棵麻核桃樹。

  本村的致富能手付雙利創辦了“愛尚麻核桃旗艦店”,通過電商銷售麻核桃,2018年依托電商又開辦了精准扶貧核雕藝術培訓班。每到麻核桃收獲季節,付雙利還雇用貧困戶幫著採摘。廖春雨在店裡一邊學手藝,一邊打工,每月收入3000元。“今年家裡就穩穩地脫貧了!”

  “隨著麻核桃產量擴大,加工的藝術品多了,附加值提高,小核桃也成了文創產品,消費潛力很大。” 於永超說,“縣裡也在積極培育市場,讓麻核桃成為農民脫貧致富的綠色產業。”

  近年來,淶水縣千方百計延展麻核桃產業鏈,過去農戶賣麻核桃主要依托一些種植大戶上門收購,在婁村鎮也自發形成了一個交易市場。為方便和擴大交易,2015年,淶水縣在縣城北二環專門開辟了麻核桃市場,千余戶核農、商家在這裡對接。當地還出現核桃清洗、雕刻等上下游產業。

  2019年8月,縣裡新建淶水文玩核桃市場,開設198個門店和860多個固定攤位。“新市場更加專業規范,是全國最大的麻核桃交易市場之一。”於永超說。

  2020年8月,為適應新銷售模式,淶水文玩核桃市場開辟電商板塊,設立8個獨立直播間。白天,實體店人來人往﹔夜幕降臨,直播間裡如火如荼。這裡還有一個900平方米的共享直播間,收益全部歸自己。建檔立卡貧困戶龐曉東最近嘗試了直播賣貨,他面對鏡頭侃侃而談,把麻核桃賣到全國各地,打開了一扇通往幸福的大門。

  如今,行走鄉間,房前屋后、漫山遍野的麻核桃樹長成一道風景,夏天挂滿“小青果”,秋天變成“金疙瘩”。全縣農民年賣核桃收入3億多元,10萬多農民靠小小核桃脫貧致富。2019年5月,麻核桃開花時節,淶水摘掉了貧困縣的帽子。

 

  ■記者手記

  找准突破口 脫貧有奔頭

  一些地方苦於沒有產業,百姓缺少脫貧致富的門路,群眾盼,干部急,合適的突破口在哪裡?淶水縣發展麻核桃產業的故事就給人很多啟發。麻核桃雖然不能食用,但可以把玩——搖身一變成了寶貝。

  搶抓機遇、找對市場、不斷探索開發產品應用新場景,就能找到發展新路徑。一段時期以來,僅河北省內,安平絲網、平鄉童車、周窩樂器……不少地方通過重新整合當地資源做出了名堂。有資源要盤活,缺資源搞創新,找准發展突破口,百姓脫貧就更有奔頭。


  《 人民日報 》( 2020年12月17日 06 版)

 

(責編:李哲、祝龍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