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眼中的就地过年

别样的春节 一样的温馨(人民眼·就地过年)

2021年02月19日08:4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图①:张志锋在采访赵磊(左)。
  图②:祝大伟在采访王桂香(右)。
  图③:王锦涛在采访杨成斌(右一)。
  图④:窦瀚洋在采访母光强(右一)夫妇。

  春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看望慰问各族干部群众时强调,为减少疫情传播风险,提倡就地过年。各地区各部门要做好就地过年的服务保障工作,让群众过一个特别而又温馨的春节。

  就地过年,成为很多人的共同选择。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2月10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披露,经初步摸排,今年全国36个大中城市就地过年人数比往年增加了4800多万。

  为记录这个特别而又温馨的春节,就地过年的本报国内分社记者,走近就地过年的人们:坚守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线的社区工作者、星夜兼程的快递小哥、留守工厂的外来务工人员……透过记者的讲述,可以看到,正因千千万万社区工作者舍小家为大家的温暖守护,社区成为居民放心、安心的港湾;正因千千万万快递小哥风雨无阻的穿梭奔忙,才有了人“留”物“流”的别样春运……万家灯火通明时,正是无数人在惦念亲情中坚守岗位,托举起你我的平安团圆。

  就地过年,停下的是回家的脚步,不变的是亲情和温暖。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月11日至17日,全国邮政快递业累计揽收和投递快递包裹6.6亿件,同比增长260%。从故乡寄来的特产和寄往老家的年货,传递着家的味道和年的滋味。各地各部门和企业提供一系列暖心的保障措施,为外来建设者就地过年带来浓浓的年味、人情味,让父母在外就地过年的留守儿童过上了一个难忘而又温暖的春节。

  别样的春节,一样的温馨。

  

  忙碌在疫情防控一线的社区工作者——

  “我们过的是大家的年”

  本报记者  祝大伟发自吉林公主岭

  回家,还是就地过年?几经思量,我选择在工作地吉林长春就地过年,没有回老家。

  疫情的中高风险地区如何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居民生活保障?带着问题,正月初二,我来到长春公主岭市范家屯镇。

  1月18日,范家屯镇全域调整为中风险地区,实施严格的封控措施。

  走进铁北社区,街道上的安静和社区里的忙碌形成鲜明对比。

  “牙疼?马上给您送消炎药!您老安心居家隔离。”“电话都记下啦,门店消毒的时间一确定,立刻联系您。”……铁北社区党支部书记王桂香大约每隔10分钟就接一个电话。

  为实现居民生活保障不缺位、防疫不松劲,范家屯镇所有社区的单元长、楼长、网格长、社区干部都行动起来,确保社区居民户户有包保责任人。

  铁北社区有3900多户居民,截至2月13日,仍有126人居家隔离。兼任社区网格长的王桂香,牵头包保70多户居家隔离居民。居民的大事小情由单元长报告楼长,最终汇总在王桂香这里。

  今年50岁的王桂香家住长春市区,已在社区工作29年。1月13日半夜2点多,接到加强疫情防控的紧急电话,王桂香“穿上衣服就走,没梳头、没洗脸”,开车从长春返回铁北社区,一直忙碌至今。

  铁北社区3名社区工作者带领21名志愿者,统筹做好春节期间社区疫情防控和各项服务保障工作,担子不轻。

  腊月二十九,范家屯镇给居家隔离群众发放蔬菜、水果、米面油等过年礼包。铁北社区领到240多包,王桂香带着社区工作者、志愿者挨家挨户上门配送,从早上5点一直忙到深夜11点多。

  铁北社区辖区内有不少老旧小区,没有电梯。抱着重约60斤的礼包,王桂香和伙伴们一层一层爬楼梯,累到腿软。

  这样的跑上跑下,对王桂香和她的同事们来说寻常不过。王桂香的一位同事把大家的工作点滴记录了下来:一个月来,共为居民送菜362次,送药383次。

  忙碌的又何止王桂香和她的同事们。在铁北社区采访中,我遇到了前来协调工作的同城社区负责人包巩。31岁的包巩是范家屯镇本地人,一家人近在咫尺,却分三个地儿过年:她坚守在工作岗位,丈夫在自家小区居家隔离,两个孩子只得住到奶奶家。“每天路过孩子奶奶家的楼房,只能抬头看看孩子们。”

  “还能回家过年不?”春节前,接到80岁老母亲的电话,王桂香一阵鼻酸。

  虽然顾不了小家,王桂香却和居民们过成了一个“大”家。“给社区90岁的独居老人送药,老人家见咱像见了自己闺女。”忙碌之中,总有居民给王桂香带来感动。除夕开始,陆续有居民端来热气腾腾的饺子、家常菜,还有居民往社区办公室门口放水果篮,并留下写有“你们辛苦了”的卡片。

  “我们过的是大家的年!”同事发在微信朋友圈里的一句话,让王桂香很有共鸣。

  听王桂香、包巩讲述她们的牛年春节,让我对过年有了别样的体验:万家团圆的背后,是无数人坚守岗位的温暖守护。

  “您从中风险地区返回,我们为您安排好了隔离观察、核酸检测。”结束采访返回长春市区,刚到小区门口,社区工作人员便给我打来电话。

  “您这是第二次隔离观察了吧。上次就是我接的您,都记住您名字啦。”听了这番话,我心里涌起一种特别的亲切感,也心怀歉意,至今不知道人家的姓名。

  

  穿行在城市大街小巷的快递小哥——

  “这么多包裹要收递,不回家了”

  本报记者  张志锋发自河北石家庄

  寄年货,寄特产,传递家的味道、年的滋味……今年春节,我留在工作地河北石家庄过年,虽然没陪在家人身边,但快递、物流服务的正常运转,连接起彼此的牵挂与温情。

  快递不打烊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腊月二十八一大早,我来到中国邮政速递物流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市分公司沿东营业部,在室外一处包裹处理点,见到了正忙着装卸包裹的快递小哥赵磊。

  “过年回老家吗?”“这么多包裹要收递,不回家了。”他抬起头来,眼镜片上蒙着一层灰。室外天气寒冷,不多久我便冻得手脚冰凉,赵磊却干得热乎。

  在前一段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石家庄市优先为快递小哥免费做核酸检测,有序推进快递物流业复工复产。赵磊是公司里1月8日第一批复工的,一直忙到现在。

  绕着成堆的包裹转了一圈,发现以药品、医疗器械为主,多数是从河北省胸科医院寄出的,也有要送到那里去的。“胸科医院是省级新冠肺炎收治定点医院,你知道吧?”我问。“知道,但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我们做好服务保障。”赵磊说。

  起初赵磊心里也打过鼓。送快递到医院时,他把包裹放在医院门口,打电话让收件人出来,隔着老远核实姓名和联系方式后,再让对方取走快递。

  最担心的是去医院收件。赵磊告诉我,有的患者出院后不能停药,上医院开药又不方便,医院就通过快递公司给患者寄送药品。他第一次去收件时有些紧张,医院志愿者把药品送到门口,安慰他:“药品从出库、打包再到你这里,已消毒3遍。”

  赵磊配送服务的区域包括河北省胸科医院等3家医院和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在石家庄的一个仓库。平时他经手的快递以文件为主,每天派送120多件,今年春节前后每天约400件,主要是药品和防疫物资。每天一大早,他都会把这些物品挑选出来,优先派送。虽然忙碌,但他感到自己的工作特别有价值。

  赵磊印象很深的一次,是2月8日下午。那天他到一个小区为一位卧病在床的老人配送药品,其女儿收到快递后连连道谢:“这药一天也不能停,眼看快吃完了,多亏了你们!”

  赵磊打算一直坚守岗位,等快递量平稳了再调休。公司为节日期间工作的快递员落实了加班工资,但赵磊表示坚守岗位并不是因为加班费,“听医生说,这个时候寄送的药品多是患者急需的,我要尽快把它们送到患者家里。”

  为节省上下班时间,赵磊临时搬到了营业部的一间空房住宿。我提出想进去看看,他连连摆手:“里边太乱,顾不上收拾。”

  沿东营业部经理郝少鹏告诉我,往年“双11”购物节期间,营业部最多时一天处理6000多件快递,今年春节假期最多时一天处理了9000多件,分公司派来30多人帮忙。

  为做好疫情防控,石家庄一些超市限制客流,邮政速递对接不少农贸市场和超市。许多快递小哥转任“送菜员”,平均每天为居民配送蔬菜等4700多件。

  快递小哥更忙了,物流配送的“最后一百米”也保持通畅。正月初三,我来到石家庄丽都河畔小区一家包裹代收服务站——菜鸟驿站,服务站负责人、小区居民康彦伟穿着干净的工作服,一边招呼我,一边给快递物品消毒。

  这个小区曾是中风险地区,服务站一度暂停服务。临近春节,眼看着每天快递量增加,康彦伟主动申请恢复服务。小区里一栋住宅楼有人确诊患上新冠肺炎,康彦伟就为其所在单元的80多户居民建立了微信群,把大伙儿的快递、网购物品等送到楼下,在群里发消息提醒收件,做到无接触送件。

  春节假期,石家庄市超过70%的菜鸟驿站不打烊,全市共有1.6万多名快递小哥坚守岗位,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喜获留岗优待的外来务工夫妻——

  “我们在他乡过年也开心”

  本报记者  窦瀚洋发自浙江义乌

  老家远在云南昭通,37岁的母光强千里迢迢来到浙江义乌务工。春节前,一直盼着回乡过年的他发了条微信朋友圈:“和老婆商量后,打算留在义乌过年了!”

  我在这条微信下面,为母光强点了个赞。我的家乡在北方,也是第一次在浙江过年,从早早预订了返乡车票的满心期待,到决定就地过年后的安心释怀,我对母光强的经历感同身受。

  我与母光强结识于去年3月。当时,义乌市按下了复工复产快进键,派出工作组和大巴车到云南等地免费接工人返岗。彼时,母光强和妻子王盛群已在老家滞留一个多月,其间没少为如何尽快返工发愁。大巴车把他们从家门口接到了厂门口,夫妻俩顺利进入义乌荣利服饰有限公司,在同一条生产线上工作,每月工资合计1万多元。记得那次在义乌调研复工复产情况时,母光强告诉我:“政府帮衬,公司照顾,这一年得好好干,争取多攒些钱回家过年。”

  一年来,母光强夫妻俩干活勤勤恳恳,成了厂里的生产骨干,给家里寄回不少钱。

  第一次在浙江过年,母光强夫妻过得如何?我再次来到义乌。

  正月初一,刚步入挂满红灯笼的荣利服饰有限公司,母光强就迎上前来向我拱手拜年。“这符合疫情防控的要求哟!”气氛在欢声笑语中瞬间活跃起来。

  走进窗明几净的宿舍楼,门上贴着红红的福字与春联,透着浓浓的年味。来到母光强的宿舍,喜庆的红床单首先映入眼帘。“这红床单还挺应景。”听我如此打趣,王盛群腼腆地笑道:“过年前特意买的,除夕刚换上。虽然不在老家过年,也要让这个小家喜气洋洋。”母光强告诉我,住的是公司分配的房子,生活设施齐全,房租全免。

  落座后,母光强打开了话匣子:自己早就预订了回老家过年的火车票,后来从新闻报道中得知,为减少疫情传播风险,提倡就地过年,就决定响应号召留在义乌过年。“不过车票是开车前几天才退的,就怕哪天变卦了又想回家。”母光强嘿嘿一笑,继而说道:“去年春节后是政府部门派车,我们才得以顺利返岗,今年不能再麻烦政府了。”

  “我们在他乡过年也开心!”王盛群参加了义乌市总工会组织的迎春节插花活动。除夕这天,夫妻俩和同事们聚在一起包饺子、吃年夜饭,格外开心热闹。

  迎春活动丰富,过年实惠满满。荣利服饰公司给每位留守员工发放了500元的现金红包,节日期间加班也有补贴,计件工资上浮1.5倍。

  “我还用上了电子消费券,给孩子和老人买了新衣服。”王盛群开心地滑动着手机里的照片,展示她为家人购置的年货。原来,为确保外来建设者就地过好年,义乌市出台了包括电子消费券、房租减免、营业补助在内的17条留人过年政策,每位留义乌过年人员可申领价值500元的消费劵。

  据义乌市商务局监测,截至2月17日,义乌市区主要大型商超、综合体春节假期客流量达102.9万人次,较去年同期增长172%。

  “春节假期,市内公交免费,我们两口子进城看了场电影。平时忙工作,没顾得上好好逛逛义乌城区,过年这几天四处走走。”王盛群的脸上露出幸福笑容。

  义乌素有“世界小商品之都”之誉,流动人口数量超过163万,是全市户籍人口的2倍左右。在2月4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义乌市市长王健介绍:往年外来建设者留义乌过年人员一般在20万人左右,约占总数的13%。今年留人过年政策出台后,截至2月3日17时,已摸排了100.3万人,其中确定留义乌过年人员有48.7万人。

  “虽然我们两口子不在身边,但留在老家的儿子很懂事,学习成绩很好。我们每天都要跟他视频聊天,有时还在线辅导作业。我想留在义乌好好干,以后有条件了,把孩子接到身边。”母光强眼里满是期待。

  

  过了个贴心暖心春节的乡村留守儿童——

  “家里来了个大姐姐,真是好”

  本报记者  王锦涛发自甘肃永登

  2月11日,除夕,一个万家团圆的日子,我来到甘肃兰州市永登县柳树镇复兴村,走进一户留守儿童家庭。孩子叫晓蕊,今年8岁。

  坐在晓蕊家的堂屋,暖气热乎,绿植茂盛,阳光正好。厨房里,晓蕊的奶奶戚辉兰炸油果、卤猪蹄、蒸八宝饭,忙个不停。

  晓蕊的父母南下务工,她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晓蕊对我说,她最喜欢冬天,往往是一场又一场大雪过后,爸爸妈妈就快回家了。

  在晓蕊家走廊的吊椅上,堂屋的沙发上,卧室的小床上,都醒目地摆放着小熊、小兔等毛绒玩具。戚辉兰告诉我,这些都是晓蕊爸妈往年春节回家时带给晓蕊的过年礼物。“娃平时想她爸妈了,会对着这些毛绒玩具说说话。”

  上学期期末考试,晓蕊成绩名列前茅,爸妈兑现承诺,奖励她一块电话手表。“妈妈说,手表不光能打电话,还能接视频,往后啥时候想见爸妈都可以。”晓蕊兴奋地说,妈妈还与她约定除夕这天亲手给她戴上。说到这儿,晓蕊收住话,偎进戚辉兰的怀里。“她爸妈响应就地过年的号召,前几天刚刚定下来春节不回家了。”戚辉兰说,手表快递到家,晓蕊一直舍不得戴上,“说要等妈妈回来给她戴。”

  “在外打拼一年,回家过年是最大的盼头。”拨通晓蕊父亲邬元泉的电话,他坦言,自己既想念爹妈,也放心不下女儿,“娃盼了一年,虽然嘴上说‘好’,情绪肯定会有波动。”

  永登县近1/4人口在外务工。“经过前期摸排,今年春节,全县共有253名农村留守儿童的父母就地过年不回家。”来晓蕊家之前,我就听县民政局副局长韩贤文介绍,为尽可能减轻孩子们不能与父母见面的思念之情,解决外出务工人员的后顾之忧,永登县发动儿童督导员、儿童主任、社区工作者等上门探视,开展亲情关爱、心理疏导等服务。“让每一名留守儿童暖心,让他们的父母放心。”韩贤文表示。

  邬元泉说,前两天父亲邬存刚给他打电话,告诉他镇上的儿童督导员来过家里好几趟,嘘寒问暖,陪娃聊天,有困难会帮着解决。“感谢党和政府想得这么周到,让我们在外地也能安心过年。”

  邬存刚告诉我,登门的儿童督导员叫吴蓉,晓蕊叫她“蓉姐姐”。

  “蓉姐姐好不好?”“好。”“要是有什么心里话,愿不愿意和她说?”“愿意。”虽然有些害羞,但晓蕊回答得很干脆,“家里来了个大姐姐,真是好!”

  吴蓉当儿童督导员4年多了,柳树镇的留守儿童没有不认识她的。黑城村9岁的杨成斌,前些日子心情低落。以前,有人问起爸爸妈妈在哪务工,他总是大声说:“在北京呢!”可自打过了腊月二十,有人问起,他只低声回答:“在北京哩。”

  “他们说话不算数。”杨成斌向他的蓉姐姐抱怨,“我寒假作业都写完了,他们还不回来。”

  “等疫情过去,爸爸妈妈就会来接你,去看天安门。”吴蓉指着相框中的照片说:瞧,天安门,你还在那儿照过相呢。那一年,杨成斌2岁,第一次去北京。吴蓉帮杨成斌拨通了他父母的电话,得到父母的肯定答复,杨成斌满心欢喜。

  晓蕊告诉我,腊月二十九,吴蓉再次专程上门,帮她把电话手表调试好。年夜饭前,晓蕊戴上手表,和父母视频通话了很久,小脸兴奋得通红,“给爸妈视频拜年很开心。”

  离开复兴村时,夜幕已经降临,路灯下有不少手舞烟花棒的孩子,他们追逐嬉闹着,像是在跟着光亮奔跑。

  

  版式设计:张丹峰 汪哲平


  《 人民日报 》( 2021年02月19日 13 版)

(责编:李哲、祝龙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