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的文物保護好了,咱老百姓的日子也越來越好”

40年,叔侄接力守長城

解碼·文物保護利用

本報記者  張騰揚

2020年02月18日1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秦皇島長城。
  馬衛慶攝

  孫振元生前每天都要到長城看看。
  鄭 嚴攝

  孫志偉在巡查長城時清理垃圾。
  馬衛慶攝

  接力保護長城的叔侄倆、認養文物古建的志願者隊伍、功能類別多樣的民辦博物館……有這樣一群人,他們來自各行各業,懷著敬畏與熱愛,探索創新方法,參與到形式多樣的文物保護利用之中。因為他們的加入,越來越多散落各地的文物得以被發現和呵護,更好地為人所認知,更好融入生活、煥發光彩。

  本版今起推出系列報道,關注文物保護利用中的社會力量,聽聽不同地方、不同群體喚醒文物的動人故事。

  ——編 者

  

  2月10日,河北省秦皇島市海港區的長城保護員孫志偉,爬上其負責的董家口段長城,如往常一樣邊走邊檢查。

  這一圈走下來要數小時,一路上不少坡段與地面呈40多度夾角,大多是沒有垛牆的“野”長城,好似“通天石階”。孫志偉走在上面,如同沿著沒有護欄的陡峭石土路向上爬,左右兩側是離地面幾十米高的山壁,瞟一眼都讓人感到眩暈。

  提起萬裡長城,人們總會想到這樣的畫面:一排高大整齊的垛牆,橫臥群山,綿延萬裡,烽火台綴連其間。然而,受千百年來自然災害和人為破壞等影響,不少段長城已經退化為一道陡坡或僅留地基。據國家文物局統計,中國歷代長城總長度為21196.18公裡,其中保存較好的不足10%。

  為此,在長城沿線大約有3000多名長城保護員,他們定期巡查,防止人為破壞。可巡查長城並非輕鬆的郊游,保護員經常要背著幾十斤重的干糧、水、垃圾袋及測繪儀器,徒步行走。

  在這樣辛苦的條件下,孫振元卻和侄子孫志偉在長城上接力巡查,一走就是40余年。從過去阻止村民拆磚蓋房、撬磚找蠍子,到如今制止游客亂涂亂畫、監視城牆坍塌險情,兩代人一步一個腳印,為保護長城貢獻著力量。

  如今,當地長城保存較為完好,鮮有破壞行為發生。

  為了讓子孫后代還能看到這些文化遺產

  生於1951年的孫振元,是當年長城守軍后代,自小長在長城腳下,對長城有著深厚的感情。上世紀70年代,他不顧周遭人的反對與不解,和鄰村聞名全國的長城保護員張鶴珊一道,開始義務保護長城。

  “那個時候大伙普遍沒什麼長城保護意識,蓋房子沒磚,就直接從長城上扒下來用﹔甚至還為了挖藥材、抓蠍子撬磚。”孫志偉回憶,伯父每次見到這類破壞長城的行為,都會大聲喝止,常常跟人爭個臉紅脖子粗。為了制止村民在長城磚縫裡翻蠍子,孫振元還曾專門去縣裡採購站,勸說負責人不要再收購蠍子。

  在孫振元心中,破壞長城就是在踐踏祖宗的文化遺產。他堅持巡邏長城多年:每天一大早起來,就上長城去。看到放羊的、亂涂亂畫的就制止﹔碰到被翻開的城磚就歸位﹔10點巡完一遍,再回家種地。基本上是一天一近處、三天一遠處,每天要走上幾十裡路。

  “我想保護好老祖宗留下的寶貝,讓子孫后代還能看到這些文化遺產。”孫振元常常這樣對晚輩們說。因為他對長城的熱愛和多年保護,1997年,孫振元成為中國長城學會第一批6名農民會員之一。

  孫志偉從箱子裡掏出了一張泛黃的工作証,這是當年秦皇島市撫寧縣(現撫寧區)文物局發給孫振元的文物保護員“委托執法証”,是他大伯心中最珍貴的東西。

  2004年起,撫寧在全國率先成立長城保護員隊伍,制定相關管理考核制度,定地段、定專人、定責任、定補貼、定獎懲。孫振元成為其中一員,對他來說,一年幾百元的補貼倒沒什麼,真正高興的是自己對長城的保護得到了認可。

  2012年,孫振元因心力衰竭去世。去世前,就算身體爬不動了,他還惦念著再上長城轉轉……

  長城保護也與周邊鄉親的生活緊密相連

  “那年我25歲,跑運輸、開農家樂,‘大把鈔票’向我招手。突然,伯父病倒了,喊我去接班。”孫志偉說。

  2007年,為長城保護奉獻了大半輩子的孫振元、張鶴珊等老人,獲得由國家文物局授予的全國優秀長城保護員榮譽稱號。后來,孫振元患病,無法上長城巡查了。自己兒子還在上學,他便勸侄子孫志偉繼續做長城保護員工作。

  “做長城保護員沒啥收入,但我從小看著伯父保護長城,也想接班把這份事業做下去。”孫志偉賣了貨車,一邊開農家樂,一邊巡查長城。

  隨著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逐漸提高,思想觀念也有了顯著變化。到孫志偉巡查長城時,扒磚蓋房子、撬磚找蠍子的行為基本沒有了,連亂涂亂畫、亂扔垃圾的行為也變少了。

  特別是近年來《長城保護條例》落地實施,長城保護工作越來越規范。當地在長城周邊村裡成立長城保護工作站,加強對長城保護員的業務培訓,力爭使保護員個個成為長城的宣傳員、土專家。“培訓外,我也向老長城人請教,學習長城知識,了解長城歷史,傳承長城文化。”孫志偉說。

  另一方面,孫志偉家附近的長城作為景區,近些年來開發旅游資源,周邊村子的往來游客多了起來。孫志偉的農家樂也越來越紅火,旺季時每天能烤20多隻羊,一年經營農家樂可以掙10多萬元。“身邊的文物保護好了,咱老百姓的日子也越過越好。”孫志偉感慨道。

  長城保護不僅與歷史文化相連,也與十裡八鄉老百姓的生活緊密連接在一起。對孫志偉來說,巡查長城不只是事業,更是一份責任,“保護長城應該一代代人傳承下去”。

  巡查手段的科技含量正在不斷提升

  近年來,我國對長城保護工作越來越重視,但長城保護員及基層文物保護管理單位仍面臨人員老化、資金經費不足等問題。

  過去“長城保護員”屬於義務保護,從2004年開始成立專門隊伍后,各地財政發放一定報酬,但金額有限。孫志偉每個月做長城保護員的收入僅五六百元,生活來源依然靠經營農家樂。而且,長城沿線的區縣多為山區,自身經濟不發達,很難單純依靠本地縣一級財政提升長城保護員待遇水平。

  此外,長城保護員年齡普遍在50歲以上,現年38歲的孫志偉是其所在長城保護工作站裡最年輕的長城保護員。而附近村的年輕人大多因待遇低、強度大,不願意做這項工作。

  文物保護是個專業性極強的工作,而長城保護員往往都是附近村民,大多是“半路出家”,需要更多培訓來提高專業知識。

  除了上述問題待解決,在孫志偉看來,加大科技設備投入,用機器設備減少甚至代替人力步行,會更有利於未來的長城保護工作。

  可喜的是,長城巡查手段的科技含量正越來越高。目前海港區投入資金,在部分城牆附近裝上高清攝像頭,在長城保護工作站裡裝上大屏幕,保護員可以坐在屋子裡對長城部分段落進行實時視頻監控。如果發現哪個位置有塌陷或其他險情,可以迅速發現﹔如果有游客私自攀爬野長城,也能及時制止。坐在屋裡對著監控大屏“巡視”長城,成了孫志偉的一個新習慣。

  此外,在山海關,長城保護員開始使用無人機對長城進行航拍巡視。無人機能夠克服地形困難,360度全方位立體地對長城進行拍攝觀察,大幅節省了人工巡視的時間。


  《 人民日報 》( 2020年02月18日 12 版)

(責編:祝龍超、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