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間賽跑 與病魔較量

2020年02月12日1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2月8日至9日,短短兩天,近6200名醫護人員從祖國各地飛抵武漢增援﹔

  短短十余天,武漢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以“中國速度”拔地而起……

  疫情就是命令,時間就是生命!

  “同時間賽跑、與病魔較量,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勢頭,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的重要講話,彰顯人民利益高於一切,傳遞出爭分奪秒抗擊疫情的堅定信心。

  “快些,再快些!病人的事一刻都等不得。”廣大醫務人員義無反顧沖向一線,夜以繼日、連續奮戰,全力以赴救治患者﹔

  “多生產一件產品,就是對醫護人員、人民群眾多一重保護,多一道安全屏障!”各地企業緊急行動,復工復產,防疫緊要物資正在加快生產……

  生命至上、人民至上!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從醫務人員到企業職工,廣大黨員、干部、群眾聞令而動,越是艱險越向前,同心協力在各自崗位上與病魔競速。

  讓我們走進疫情防控一線,傾聽頑強拼搏、日夜奮戰的故事,感受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的決心和力量。

  

  武漢市洪山區珞南街道洪珞社區

  “拉網排查,分秒必爭,我不能退”

  本報記者 張志鋒 付 文

  “喂,你好!請做好准備,有救護車送你去社區醫院。”

  “我知道了,正在聯系醫院。”

  2月9日,武漢市洪山區珞南街道洪珞社區黨群服務中心,一名男子躺在地板上,一手拿一部手機,雙手輪換接打電話。

  洪珞社區工作人員中,1人確診,3人發熱,另有3人被隔離觀察。人員捉襟見肘,社區工作面臨窘境。

  “我去!”以最快速度安頓好60歲的母親,把妻兒送回岳父母家,珞南街道黨政辦工作人員黃恆主動請纓,下沉社區抗疫。

  “同事們病倒了,但這場仗還在緊要關頭。”黃恆先在洪珞社區微信群裡公布自己的電話,“這裡由黨員來守護!”

  盡管在街道工作10多年,此時社區工作任務之重仍超乎黃恆意料。到崗第二天逐戶排查時,一位出現發熱症狀的居民一時情緒失控,言語沖撞。黃恆默不作聲,任她“出氣”。一番體己話安慰后,對方漸漸平靜下來。隨后,黃恆叫來社區保障車,將這位居民送到集中隔離點。

  連日勞累,黃恆腰椎間盤突然犯病,后腰疼得鑽心。“社區有9000多人要拉網排查,分秒必爭,我不能退!”為緩解疼痛,他躺在地板上辦公。

  在前來支援的工作人員一起努力下,洪珞社區如期完成拉網式排查。

  黃恆的辛苦付出,居民看在眼裡,暖在心裡。一位微信名為“麥子”的居民在微信群留言:聽您留言中有咳嗽聲,千萬要注意,不舒服盡早去醫院檢查。“請一定保重身體!”在社區工作人員幫助下採購了生活物資的居民向家萱,給黃恆發的微信信息裡滿是感激。

  2月6日以來,武漢各社區開展拉網式排查,對確診患者、疑似患者、無法排除的發熱患者、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等4類人集中收治、隔離。9日上午,武漢再次發出動員令,全市3300多個社區發起“應收盡收”總攻。

  目前,武漢已有3萬多名黨員干部下沉到疫情較重的社區,湖北省直機關101家單位與聯系點社區對接,一起投入大排查。

  

  湖北省疾控中心衛生檢驗檢測研究所

  “既要跑贏時間,也要戰勝自己”

  本報記者 吳 君

  家離辦公室僅有百米,江永忠卻一直顧不上回。湖北省疾控中心衛生檢驗檢測研究所7樓所長辦公室,就是他的臨時住所。

  初見江永忠,這位50歲的漢子身形瘦削,眼裡布滿血絲。除在救治一線的醫護人員外,江永忠和他的團隊是離病毒最近的一群人。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湖北省疾控中心負責接收定點醫院採集的病例樣本,分裝后送國家指定檢測機構進行病原鑒定,同時開展部分平行檢測分析。檢測試劑研發成功后,江永忠帶領團隊第一時間擬定試劑評價技術方案。

  由於進出一次實驗室程序嚴密,檢測員們累了就靠在椅子上休息一會兒,有什麼需要隔著玻璃將信息傳遞給同事。“面對疫情,我們既要跑贏時間,也要戰勝自己。”江永忠說。

  檢測員24小時輪班倒,江永忠則全天在崗,“有什麼問題隨時找我,我就在所裡”。抗擊過非典,搏擊過禽流感、甲流、埃博拉疫情,江永忠一直在各種戰“疫”中摸爬滾打,不服輸的拼勁兒早已浸入骨髓。

  連續工作36小時,江永忠和他的團隊完成了國家衛健委組織的首批4種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的性能評價。如今,湖北各市州首例病例報告復核工作結束,各地已可獨立開展檢測和報告工作,不需要再送到省疾控中心復核。

  江永忠說,“我們對各地首例病例進行復核,主要是為了保証實驗室的檢測能力、准確性和可靠性。后期放開是為了加快整個檢測工作的進展,讓醫生能夠及時獲得檢測結果指導。”

  作為檢測技術的把關人,江永忠和同事們必須嚴把新冠肺炎確診的最后一道關口。流程銜接、解答指導、物資調配……一天要接撥上百個電話,指導全省病毒檢測與安全防護工作。 

  截至2月10日,湖北省已下發了21萬人份的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省疾控中心團隊已完成3000多份疑似病例、溯源調查樣本核酸檢測。

  壓力前所未有,挑戰前所未有,江永忠和他的團隊每天都在加班加點。“沖鋒的號角已經響起,我們要拼盡全力同時間賽跑,與疫情競速。”

  

  武漢光谷科技會展中心

  20小時,搶出一座方艙醫院

  本報記者 程遠州

  “快點,再快點,抓緊卸車!”2月4日20時,武漢光谷科技會展中心大廳內,方艙醫院建設正酣,來自中建三局城投公司的項目總調度周瑞明啞著嗓子吼。看著第一輛裝載床板床架的貨車停在了大門口,他略鬆了一口氣。

  4日13時,周瑞明接到任務:12小時內完成病床區1000張床板架設,24小時內完成醫護人員出入口、緩沖區、洗漱區、治療室四大配套服務區域改裝。

  當時,周瑞明剛剛結束連續15個小時的通宵作業,正在雷神山醫院建設工地吃午飯。“接到命令,飯都吃不下去了,時間太緊了。”

  任務的艱巨超出預期。

  “建筑工人基本上都在火神山醫院和雷神山醫院工地,我隻能‘刷臉’借人。”周瑞明說。

  好在兄弟單位一個小時就幫他湊了一支120人的施工隊伍,還有近200名志願者。

  14時至17時,上萬平方米的大廳裡,設施騰退、場地消殺、水電施工等作業有條不紊。

  “大家干勁很高,但對能否按時完成任務心裡並沒有底。”周瑞明說,大部分工人連日高強度作業,已經疲憊不堪,更讓他擔心的是1000張床鋪到哪裡去找。

  “豁出去了!”周瑞明一邊穿梭在各作業區督工,一邊拿著手機不停打電話。幾十通電話打出去,終於有兩家供應商接了單:現貨,但需分別派車到武漢黃陂區和孝感市自取。

  東湖高新區管委會緊急調度8輛貨車,迅速出發取貨。周瑞明也沒停下來,一直盤算床鋪是否夠數。他甚至打起了公司員工宿舍的主意:能否把宿舍裡的床鋪挪過來?

  20時,貨車陸續返回。等候多時的志願者接龍搬卸、分頭組裝。至5日凌晨3時,病床及配套水電設施全部就位。

  5日上午,經過建設者們20個小時連續奮戰,會展中心已變身為一座容納1400張床位的方艙醫院。此時,周瑞明已經35個小時沒有休息。

  在病區增加隔斷,讓病人有了較為私密的空間﹔在大廳增加12間診療室,確保患者有更好的治療條件……隨后兩天,周瑞明繼續帶領團隊完善細節,直到2月9日方艙醫院移交使用。

  “建設與病毒賽跑的‘生命之艙’,再苦再累都值!”周瑞明疲倦的臉上泛出笑意。

  

  武漢鐵路吳家山車站

  “早一分鐘交付,多一分希望”

  本報記者 付 文

  2月10日6時26分,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公司漢西車務段吳家山車站,重點列車57105次穩穩停靠。

  “車輛已到達15道,請及時進行調車作業。”拿起電話,貨運調度員趙斌連忙通知安全員和調車區長。僅過了21分鐘,車皮就被送到27道卸貨。

  貨運負責人湯萬意一邊盯著工人作業,一邊與收貨人聯系。9時14分,收貨人到站辦理交付手續,12噸醫用手套順利提箱出站。

  “9日23時13分,漢西車務段傳達調度命令,要求沿途各站對57105次列車重點組織、加強挂運、不得滯留。”湯萬意說,接到命令后,他們立即對車輛和物資信息進行全程盯控、組織。“重點貨物到達后,調車人員會爭取在半小時內將車輛送入中鐵聯集吳家山中心站,督促卸車作業。”

  吳家山車站主要辦理集裝箱和整車貨運業務,服務范圍覆蓋武漢市及周邊縣市。平日裡,相關工作需要10個人完成,但如今因疫情精減人員。

  “從臘月廿九到現在,我們吃住全在單位,沒回過一次家。”湯萬意說,每個人都是24小時備勤,重點列車責任落實到人、隨叫隨到,各類物資出站交付時間比往常節省將近一半。“面對疫情,早一分鐘交付,多一分希望。我這電話從早到晚不斷,一天打了400多個。”

  “請注意,國家調撥的200余噸中央儲備凍豬肉,共8個冷凍集裝箱,今日11時已經從上海鐵路蘆潮港站緊急發車。”10日11時許,湯萬意又收到一條通知。他連忙聯系中央儲備武漢直屬庫工作人員:“請你們做好接車工作,准備好冷庫,勞力一定要到位。”

  1月23日到2月9日,吳家山站日均裝車51車、卸車83車﹔1月27日至2月9日,到達重點物資累計41批129車3598噸。“車輛到了哪裡、預計到達時間,工人、龍門吊和收貨方准備情況,這些我們都要掌握。”湯萬意說,隻有每個細節都做好,才能盡快把貨物送出去。

  連日來,像湯萬意一樣,從鐵路到航空,從公路到水運,無數交通人以戰時狀態投入工作,全力以赴保障疫情防控物資、人員運輸。

  

  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

  90分鐘,215名白衣戰士集結待發

  本報記者 姜泓冰

  2月8日20時許,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接到指令:組建一支由30名臨床醫生、180名護理人員組成的醫療隊,整建制赴武漢接管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光谷院區重症監護室,次日出發。

  萬家團圓的元宵節,醫院內外,很多人注定不眠不休。

  20時57分,院長丁強在科主任微信工作群發布召集令。不到一分鐘,感染科教授陳澍第一個報名,接著是消化科、抗生素研究所……45分鐘后,報名人數已超出計劃。需調動180人的護理部,10分鐘就拉出一份名單。快,是因早有准備:除夕,醫院派出首批支援湖北醫療隊員后,護理部組織了預報名,各科室也做好了人員排序。

  負責報名工作的副院長徐文東,感動之際不忘叮囑:“接管重症監護室要求高,我們要派出最強的隊伍!”在22時27分確定的醫生名單中,有3位教授、6位副教授。至此,90分鐘,215名白衣戰士集結完畢。

  23時,醫療隊臨時黨總支組建,曾在抗擊非典一線工作的呼吸科主任李聖青擔任黨總支書記。醫護各科室和各職能部門負責人相繼趕到醫院,准備出征所需醫療設備與物資。

  護理部主任蔣紅和各科護士長通宵未眠:要從在崗護理人員中抽調180人,需要復核每個人的名字、証件、健康和家庭情況,調整排班,調集物資。護理部管理人員微信群裡,信息不斷,加上電話溝通,一夜沒有消停。

  9日8時許,醫療隊員全數到齊。醫生徐思遠還跑到發熱門診值了個早班,下班后脫下防護服來醫療隊報到。“我們支援武漢,院裡同事們排班也緊張,大家都在竭盡全力。”

  9時30分開始的出征前培訓,院領導和指導老師一邊演示,一邊強調注意事項。“穿脫防護服都要20分鐘左右,不能圖快。脫下時,每一道都要做手部衛生。”“上班前一小時內不要多喝水,穿防護服時稍喝一點,盡量撐過三四小時不上廁所……”

  10時30分,出征儀式很簡單,卻有殷殷囑咐、滿滿期待:“攻堅克難,不負使命﹔嚴加防護,珍惜自己﹔全力以赴,打好阻擊戰!”

  16時,醫療隊員們登機出發。當晚到達同濟醫院光谷院區重症監護室,即著手布置儀器設備,收治第一批最危重的病人,開始與9萬余名醫護人員並肩奮戰,打好武漢保衛戰。

   

  河南聖光集團

  多一件產品,多一重保護

  本報記者 馬躍峰

  “再難,也不能停產!”

  2月8日農歷正月十五,時針指向晚8點。調度會臨結束,聖光集團董事長周運杰撂下這句硬話。而后,他快步到車間轉了一圈,又進食堂扒了口飯,就催著司機“往深圳去”。幾分鐘后,汽車駛向高速公路。

  聖光集團,是河南一家大型醫療器械加工制造企業。

  “醫療防控物資生產企業是抗擊疫情的‘軍工廠’,多生產一件產品,就是對醫護人員、人民群眾多一重保護,多一道安全屏障。”周運杰說,年前自己就在琢磨著趕緊恢復生產。

  可適逢春節假期,上哪找工人?另一頭,各地政府、客戶的訂貨電話響個不停。

  “魯山廠區告急,緊缺防護服熟練工﹔郟縣廠區告急,緊缺口罩熟練工。”周運杰要求廠裡干部一一聯系工人,並向當地政府求援。1月29日,400多名工人返廠。在魯山廠區,每天生產防護服從2000件增加到近4000件。

  1月30日晚7點多,周運杰把新招的57名工人送到廠區。剛一回身,見當地服裝廠的老板帶著幾十號人趕來支援。周運杰連聲道謝,眼淚一下子掉出來。

  “非常時刻,搶工也是搶救生命。”廠裡實行“三班人馬兩班倒”,每班工作12小時,全天不停產。周運杰說:“大家精神抖擻,干活兒又快又好,日生產能力擴大到防護服7000件、口罩20萬隻。”

  讓周運杰輾轉難寐的,除了用工,還有原料。早在1月20日,他就派出兩路採購人馬,不想都遭遇挫折。周運杰讓採購員緊急趕往江蘇江陰,蹲守一周才買到20多噸熔噴無紡布。

  在政府部門協調下,聖光集團申請到了急需的周轉資金,周運杰緊鎖的眉頭漸漸展開。“一道道坎闖過來了,照理說可以好好睡一覺。可是,疫情防控一線急需口罩、防護服。我們一刻也不敢停,千方百計擴產能!”

  2月9日清晨,鬧鐘響起。車上,周運杰打個激靈。這次到深圳,他要訂購50條口罩生產線。“順利的話,今天簽合同!”忘卻連日勞累,他難掩興奮。

 

  圖片說明:

  圖①:湖北武漢曇華林社區工作人員電話通知社區居民領取生活物資。

  李 賀攝(新華社發)

  圖②:福建廈門醫護人員組成的支援湖北醫療隊與機組人員在飛機上合影。

  新華社發

  圖③:廣西南寧國際鐵路港工作人員搬運馳援湖北物資。

  陸波岸攝(新華社發)

  圖④: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醫護人員在雷神山醫院了解患者病情。

  高 翔攝(新華社發)

  版式設計:張丹峰 


  《 人民日報 》( 2020年02月12日 13 版)

(責編:祝龍超、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