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梦花开 勇夺“金狮”

——访本届吴桥杂技节金狮奖得主

2019年11月01日09:41  来源:河北日报
 
原标题:逐梦花开 勇夺“金狮”

10月31日,第十七届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组委会公布本届杂技节各个奖项。其中,朝鲜平壤国立杂技团《浪桥飞人》,中国沈阳杂技团、济南市杂技团《炫彩车技》,中国河北吴桥杂技艺术学校、沧州杂技团《“凌云狮秀”——流星》获得金狮奖。在发布会现场,记者采访了朝鲜平壤国立杂技团负责导演朴昭云、中国沈阳杂技团团长安宁和中国河北吴桥杂技艺术学校教务处主任王洋,聆听他们畅谈获奖感触和心得。

朴昭云 苦练两百多个日夜创佳绩

“此次能获得金狮奖我们感到非常高兴。”10月31日上午,得知《浪桥飞人》获得本届杂技节最高奖项——金狮奖后,朝鲜平壤国立杂技团负责导演朴昭云激动地说。

这次是朝鲜的杂技团第14次参加吴桥杂技节,也是朝鲜飞人类节目连续第7次获得金狮奖。空中飞人节目是朝鲜大型传统杂技节目,历年来都是高空杂技的标杆。与以往的《空中飞人》节目不同,此次朝鲜平壤国立杂技团带来的《浪桥飞人》动作技巧难度再次提升,演出效果更加扣人心弦。

作为朝鲜的经典节目,飞人节目也在进行着不断创新。“这个节目中,难度最大的动作是演员空中长距离飞行。”朴昭云说。《浪桥飞人》节目通过浪桥的摆动、高台底座演员巧妙准确地接迎及男女演员在空中姿态健美的筋斗,彰显出高空集体杂技节目的壮观场面和杂技艺人的精湛技艺。其中,“燕飞直体抓手”“后空翻360度落垫”“前空翻两周接”“过人一周半转体落垫”“直体两周落垫”等一连串高难度动作,富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和震撼力。而“前空翻一周直接上顶”“蒙眼直接钻圈上顶接”“蒙眼前空翻落垫”等技巧更显示出杂技演员高超的技术技巧。

“这是我们首次带《浪桥飞人》节目来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上进行展示。”朴昭云说,在前来参赛之前,就非常想得到金狮奖。为了这个目标,演员们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刻苦训练了8个月,两百多个日日夜夜。希望能以最佳状态进行比赛,取得好成绩。为了能够更好地适应场地、进行装台等工作,朝鲜平壤国立杂技团在10月17日首批抵达石家庄进行赛前准备,之后开始在河北艺术中心进行场地适应性训练和彩排。

本届杂技节上,朝鲜的《浪桥飞人》节目赢得了许多中国观众的衷心喜爱。不少观众认为,朝鲜杂技演员把惊险高难的技巧,表演得犹如云中漫步般轻松、浪漫、唯美,回味之余却如陈年美酒般愈加香醇。节目规模宏大,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力。许多专家评委和观众纷纷表示,朝鲜演员们富于青春活力的艺术呈现背后,是令人肃然起敬的职业道德和刻苦精神。

朴昭云透露,下一届吴桥杂技节,朝鲜计划带来一套全新的节目参赛——将全新打造一个地面类杂技节目,而不再是飞人节目了。我们共同期待下一届朝鲜带来的新节目。(记者曹铮)

安宁 科技助力杂技艺术创新

“与吴桥杂技节结缘20年,捧起金狮心潮澎湃!”10月31日,在本届吴桥杂技节评奖结果发布会现场,当评委会主席念到“炫彩车技”四个字时,头发斑白的沈阳杂技团团长安宁激动地握紧双拳。

杂技之魅力,在于惊险刺激,在于不断创新。但如何创新,并没有固定答案。有的追求美感,于是在服装布景上下功夫;有的寻求故事性,于是在编排上讲究叙事语言;有的剑指更高更险,于是在训练上不断提高技巧难度;有的讲究融合,于是在杂技中融入舞蹈、滑稽等表现元素……“我对杂技的理解是,在追寻高难突破和融入表演技巧的同时,应把人性化贯穿始终。”安宁说。

这是一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儿。中国杂技的传统,一贯追求难度、突破极限。在安宁看来,杂技团体应该持续加大对硬件的投入,通过科技实现对杂技硬件道具的突破,再加上演员的勤学苦练,可以让杂技创新变得更顺利、更自如、更富于表现力。

以车技为例。以往杂技团体在此类节目中,更多地注重纯粹的杂技技巧,比如以数量论,看看多少演员簇拥于车上,形成极具表现力的“孔雀开屏”;以高度论,看看有多少演员叠加上顶;以难度论,看看单车能在空中旋转或翻滚几次……这对演员体力要求极大,训练中动辄摔伤。而一些更高难的技巧,由于突破了人体极限,因此无法展现出来。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正是有鉴于此,沈阳杂技团在《炫彩车技》中,首先下大力气寻求道具车辆的突破。“此前,进行群体表演的车要么单轮,要么双轮,很少有三四轮连成一排的。我们团自行设计了三节连排的车辆图纸,花几十万元请专业厂家精心打造。”安宁说,这辆车采用更轻便、更结实的材料制造,让车辆承重增加,蹬踏操控更省力、更方便,“比如‘孔雀开屏’这个动作,目前已能一次性上车22名演员,而且实现了双层开屏,视觉效果上更立体、更宏大。”

据悉,目前这辆高科技车辆已获知识产权保护。安宁说,正是有了这样的硬件技术创新,许多以前只有男子才能表演的爆发力强、对耐力要求高的杂技技巧,逐渐可以让女演员来完成。而女演员身体柔韧性的优势,又让男子化的高难技巧变得别具魅力、更富于自然流畅的表现力,甚至在杂技的叙事语言、舞美融合上,都打开了空间,令人耳目一新。

“此次有25名演员参与节目,平均年龄18岁,其中女演员占了绝大多数。”安宁介绍,节目中那个18辆车前后疾驰,演员飞腾而上,踩着肩膀急速奔跑的动作,就是建立在杂技道具创新基础上的独创。

“感谢吴桥杂技节,金狮奖让我们有了更坚定的信心。”安宁说,接下来他们还将继续加大硬件投入,让车辆实现电动化操控,进一步提升速度和承重。“目前,已有法国等外国杂技节向我们发出邀约,我们力争再获大奖,提升我们中国杂技创新求变的科技含量。”(记者龚正龙)

王洋 把技巧难度和观赏性放在第一位

“这次荣获金狮奖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得知《“凌云狮秀”——流星》荣获本届吴桥杂技节金狮奖的消息后,河北吴桥杂技艺术学校教务处主任王洋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虽然参赛之初并没有说是奔着金狮奖来的,但是既然走上了赛场,大家都想争取一个好成绩。”

在本届吴桥杂技节上,由河北吴桥杂技艺术学校和沧州杂技团创排的《“凌云狮秀”——流星》被排在A场,不管是演出还是比赛,该节目都是压轴出场,高难度的技巧、炫丽的舞台、浓郁的中国传统文化和地域特色,受到现场观众和评委的一致肯定。

谈到为什么会创排这样一个节目,王洋表示,虽然流星是我们国家的传统杂技节目,但越是传统的越是世界的,我们觉得节目还是要有中国特色,所以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了发展和提高,全新推出了《“凌云狮秀”——流星》。王洋告诉记者,他们从去年7月就开始为参加吴桥杂技节作准备,“节目融合了流星、蹬人、翻腾和抛接等动作,技巧的难点很多,比如要在舞流星的同时完成前后空翻站脚,本来蹬人的站脚就特别容易失误,更不用说还要一边舞着流星了,所以这个节目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次挑战。”

据王洋透露,这次上场演出的20名演员,都是第一次参加吴桥杂技节的比赛,其中最大的18岁,最小的12岁。“第一次参加比赛就是这种国际性的高水平赛事,演员们紧张是肯定的,但是赛前我们并没有给他们太多压力,只是要求能够发挥出正常水平就达到目的了。最后两场比赛下来,我们发挥得特别好,尤其是最后一场比赛基本就是零失误。所以我觉得能够拿到金狮奖,也是众望所归。”王洋坦言:“这表明国内外专家对我们节目的认可,证明我们的路子没走错,也坚定了我们将来创新的方向。未来我们还是会把技巧作为核心,把技巧难度和观赏性放在第一位。”

据悉,本届吴桥杂技节接下来将转场吴桥和沧州进行演出。王洋表示,他们虽然拿了金狮奖,但是仍然不能松懈,后面的演出要更加努力,将吴桥杂技最好的一面呈现给更多观众。(记者田恬)

(责编:陈思危、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