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湖:千年秀水的“绿色崛起”

2019年10月05日08:20  来源:人民网-河北频道
 

编者按:大禹曾在这里挥洒汗水;刘秀曾在湖边运筹帷幄;曹操曾在这里操练水师;她被郦道元写进了不朽的《水经注》……

在河北东南部,被称为“京南第一湖” “京津冀最美湿地”“东亚地区蓝宝石”的衡水湖,已经走过了2600多个春秋。这里曾经开办过新中国第一个国营机械化农场,现在又打造了全国最大的城市湿地园林。经受过在粗放经营年代被严重污染的惨痛,如今的衡水湖又迎来了新时代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绿色发展良机——

 

图为衡水湖景色。周博 摄

10月,入秋的衡水湖暂时告别了暑假的喧嚣,迎来了一段静谧的时光,驱车沿环湖马拉松赛道一周,绿树成荫、鲜花盛开的两岸与碧波荡漾、鱼欢鸟鸣的湖面构成了一幅美妙、和谐的画面,让人心生惬意。

游船码头,穆歌和妈妈一边搀扶着80多岁的姥姥登船一边跟姥姥介绍说,“这可是4A级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呢,我们当年上高中的时候学校组织远足就是到这里,尤其是2012年开始举办国际马拉松赛后,衡水湖是变得越来越生态化、国际范儿了。”

坐于游船,行驶在碧波荡漾的水面上,间或有鸟儿在头顶掠过,穆歌直呼“真好看!那边还有野鸭子呢。”80多岁的姥姥也被这迷人的风光深深吸引了,嘴里念叨着,希望有生之年能再来一次衡水湖。

作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衡水湖素来就享有“京南第一湖”“京津冀最美湿地”“东亚地区蓝宝石”等美誉。随着衡水湖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前来游玩的游客日益增多。据衡水滨湖旅游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王中保介绍说,“近三年来,由衡水湖湿地带动的旅游业快速发展,接待游客数量年均增长28.3%,旅游综合收入年均增长61.6%,2018年衡水湖游客达到293万人次,旅游收入达到4.9亿元。”

 

图为衡水湖景色。周博 摄

开荒造田的冀衡往事

衡水湖,被衡水人民亲切地比作“母亲湖”,她的年龄已超过2600岁。据史料记载,衡水湖原本是黄河母亲留在冀东平原上的一个女儿:大禹曾在这里挥洒汗水;刘秀曾在湖边运筹帷幄;曹操曾在这里操练水师;她被郦道元写进了不朽的《水经注》……衡水湖的兴建史铸就了一首波澜壮阔的诗。

说起衡水湖的历史与文化,现任河北衡水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总工程师的李宏凯如数家珍。他说,衡水湖历史上曾为黄河、漳河、滹沱河故道,水灾频繁,后随着清初漳河的南徙和近代滹沱河的北徙,导致流经这里的上游活水几乎断绝,这片亘古大泽逐渐沦为季节性湖泊,人类对她的农业开发提上日程,开始挖湖排沥、开湖造田,“千顷洼”之名也就在此背景下产生。

据魏屯镇王家宜子村村民王宝森介绍说,那时候千顷洼周边散乱着近百个古老的村庄,从阎家庄到漳下,从绳头庄到王家宜子,再到湖中村的顺民庄和胡家庄,村民们在洼地里开垦了一些土地,种起了小麦、大豆、高粱等农作物。尤其是1947年国营冀衡农场的建立,写就了衡水湖农业开发史上一段空前绝后的“神话”。千百年来荒无人烟的千顷洼突然热闹了起来,拖拉机、联合收割机、重载汽车等“铁家伙”开了进来,引得附近村民纷纷前来观看。

“那时候我年龄还小,好多有关冀衡农场的故事都是听长辈讲来的。印象中,农场就紧挨着我们村,有大家十分稀罕的大联合收割机,还有一到收麦子的季节我们就跑到农场里去拾麦穗。”王宝森回忆说。

作为新中国第一个国营机械化农场,冀衡农场曾经书写了一段极为自豪的历史——10年间开垦了4万多亩荒地,建了300多眼机井,开办了全国拖拉机手培训班,往海南岛、黑龙江、新疆等地输送了大批技术骨干,为新中国的农垦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

“冀衡农场的辉煌到1958年戛然而止。那个时期,衡水、冀县、枣强三县为了发展灌溉事业,在千顷洼东南部修筑蓄水工程,引来的滏阳河水在这里蓄积,在人力的作用下,千顷洼变为了水库,衡水湖这个名字也在此时诞生。”李宏凯介绍说,衡水湖诞生四年后,因湖区长期高水位蓄水,湖周截渗、排咸等工程不配套,沿湖土地出现次生盐碱化现象,为充分发挥效益,水库不得不于1962年放水还耕。

据衡水湖周边村里老人回忆,衡水湖放水的时候正值春夏之交,大约放了四五天就露出了湖底,湖水排完之后,因修建水库搬走的顺民庄和冀衡农场又搬了回来。

修了搬,搬了冲,历经多次动荡的冀衡农场没有再恢复往日的辉煌。2012年,冀衡农场仅剩的2.1万平方米老旧住宅区被拆除,冀衡农场彻底消失了。

站在衡水湖马拉松广场,李宏凯面对下沉式的冀衡农场纪念墙边介绍道,“冀衡农场是新中国第一个国营机械化农场,它见证了衡水湖开湖造田的激情岁月。”

图为衡水湖景色。周博 摄

衡水湖畔的渔家生活

站在王家宜子村西边眺望衡水湖,湖面上不时有游船驶过,留下朵朵浪花。从1958年衡水湖之名首次出现在世人眼中,到1978年衡水湖成为国家南水北调重点调蓄工程,再到1985年从卫运河跨流域引水到衡水湖的“卫千”工程,曾经“靠田吃饭”的王家宜子村开始逐渐走上“靠水吃饭”的生活。

“鱼儿跳,鸭儿叫,湖面泛涟漪,渔船惊飞鸟,北国一派江南景,多种经营见成效,鱼鸭禽蛋齐上市,社员梦里也在笑。”这首诗反映了当时衡水湖周边村民们的真实生活。1982年,27岁的王家宜子村村民王凤群和村里另外两个人搭伙从白洋淀买回了两条二手木船,从此开启了打渔生活。为捕到更多的鱼,王凤群找来竹子,自己在家制作竹箔,然后将大约一米三高、两米半长的竹箔插在水里布成“迷魂阵”。“鱼只要进去就出不来了。”王凤群回忆道,每天五点多钟起床去收鱼,再卖给从白洋淀过来的二道鱼贩子。

作为村里第一拨渔民,王凤群在村里挣足了面子。虽然打渔的生活比较辛苦,但收成还是不错的,偶尔碰上好运气,一天能收一万来斤的鱼,3毛钱左右一斤,最高的时候一天的收入就有3000多块钱。平均下来,王凤群一年忙到头能够赚七八千块钱,这对于那个年代的人们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比种地强多了。在王凤群的带动下,村里好多人都开始了打渔生活,王家宜子村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渔村。

不仅仅是王家宜子村,衡水湖周边的许多村庄都依靠打渔开启了新的生活,部分村民还搞起了水产养殖,湖中布满了各种网箱养鱼设施。

“有利必有弊,经济搞上去了,生态开始遭受到了破坏。”据李宏凯介绍说,随着捕鱼队伍的不断壮大,捕鱼的方式也越来越多样化,从竹箔到网箔、地笼,甚至电鱼、毒鱼等各种方式。过度的开发导致东湖的水质在不断恶化,西湖的湿地面积也在不断萎缩。

尤其是发展到上世纪90年代,衡水湖的旅游开发提上日程,湖内堆砌了梅花岛等几座小岛,湖边建起了森林公园,衡水湖又开始以一种新的姿态呈现在世人面前。

“那时候,湖面上除了渔船,渐渐地开始有一些载人观光的游船,旅游业开始零零散散地开展起来了。”李宏凯说,为满足市场的需求,湖边开起了一些小饭店、农家乐,湖面多了许多汽油船……养殖打渔搞旅游富裕了部分村民,可同时为衡水湖埋下了巨大的隐患,衡水湖的生态系统开始受到了破坏,水质不断恶化,最差时局部达到劣Ⅴ类。

图为衡水湖景色。周博 摄

千年秀水的治后重生

上世纪围湖造田、与湖争地、捕鱼养鱼、过度开发曾给衡水湖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随着人们生态保护理念的不断增强,衡水湖湿地保护的湖体治理及生态修复取得了质的飞跃。如今,衡水湖是国家级湿地和鸟类自然保护区,林海绕碧水的生态环境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野生物种在这里栖息,538种植物,535种昆虫、324种鸟类……依托衡水湖,衡水举办了河北省首届园林博览会,打造了全国最大的城市湿地园林。

走进衡水湖唯一的湖中村——顺民庄,我们看到的是干净整洁的街道,村民李石庄一辈子生活在这个村子里,早些时候也以打渔为生。

为了更好地保护鱼类繁殖,2013年起,衡水湖休渔期从7个月延长到9个月。李石庄则顺应政府号召,干脆放弃了打渔,转而做起了村里的环保员,为衡水湖的环保事业贡献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

在街头,李石庄指着关门的饭店、农家乐说,以前不懂环保,村里污水乱排、垃圾遍地,很多污染物进入到了衡水湖里。后来,村子里建成了现代化的污水处理系统,同时也关闭了有污染、没有合法经营许可证件的农家乐。李石庄说,衡水湖就是俺们的衣食父母,谁也不能破坏她!

同样在王家宜子村,村民们也在为保护衡水湖不断努力着。李双群,村里的党支部书记,80年代末期在村里开砂轮厂,干了10多年,然后转做配电柜配电箱厂生意。2015年,为保护衡水湖环境,在政府的号召之下,李书记率先关掉自家工厂,挨家挨户做工作,最终村子里20家左右的工厂都停工了。

“保护衡水湖环境,咱们都理解,舍小家为大家,也算是为子孙后代造福了。”李双群说,关停工厂之后,村民或是到外村打工,或是在家开网店,生活照样过得有滋有味。

据了解,为了守护好衡水湖这“一盆清水”,衡水下大力搬迁了周边413家企业、作坊,拆除了60万平方米沿湖各类建筑,封堵了所有的入湖排污口,更换燃油船为电动或燃气动力船,一次性全部取缔了1.38万亩网箱、拦网,收割蒲草20万平方米、清除淤泥80万立方米……

衡水湖近些年来在生态治理方面取得的成果,大家伙儿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

顺民庄村民孙家才一辈子生活在这个湖心村,依靠打渔养活了一家老小。如今68岁的孙家才常去衡水市里帮女儿看孩子,每次一到市区,孙家才都会明显感觉到空气的差异,“满街都是汽车味,一到冬天还容易雾霾霾的,哪里也比上俺们村里的环境好,能大口大口地呼吸到新鲜空气,畅快。”

在村口湖边,来自河沿镇的董先生得空儿就和朋友来这里钓鱼,“这几年经常来这钓鱼,现在衡水湖的水比以前干净多了,钓钓鱼,欣赏欣赏风景,真不赖!”不远处,两三只野鸭子从芦苇丛里“倏”地钻出来在水面上游来游去,董先生用力甩出鱼竿,看着鱼饵在湖面上划过一道抛物线,继而落入了水里,“以前很少来,因为水不太清亮,现在一待就能待半天,舒服得很。”

衡水市长吴晓华表示,“现在,衡水湖水环境明显获得了改善,水质由曾经的劣Ⅴ类提升到Ⅲ类,大气负氧离子含量高达4600个/立方厘米。下一步,在加强湿地保护修复的同时,衡水将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及实验区中对生态有重要影响的32个村庄1.8万人进行生态搬迁,分两期5年完成,以最大限度减少人类活动对衡水湖保护区的影响。”

一湖秀水悠悠,两岸绿意相随。从远古走来、绵延千年、回归生态的衡水湖,诉说了一段华北平原上最动听的衡湖史话,奏响了一首“绿色崛起”交响曲。“坚持以水为魂、以湖为核、湖城融合,举全市之力抓好衡水湖保护发展。”吴晓华表示,要持续做好生态补水、水环境治理,打造以衡水湖为中心、以滏阳河为主脉河湖相通的“一湖九河”大水系格局。

(责编:陈思危、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