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治理创新“衡水样本”系列报道之三

【纵深篇】由乱到治的“衡水经验”

2019年09月20日08:32  来源:人民网-河北频道
 

编者按:衡水市位于河北省东南部,不论面积、人口、经济体量,均在河北省内排名靠后,衡水公安机关全省警力最少,历史欠账较多。当地群众安全感排名一度全省倒数第一。在衡水饶阳与河北沧州市下辖的肃宁、献县三县交界的“三角地带”,曾有一大批村民以盗抢机动车、打孔盗油为业,犯罪活动十分猖獗,2009年被公安部定性为“地域性职业犯罪群体”。

党的十八大以来,衡水市公安机关坚持以“打”开路,创新治理,社会治安面貌变化巨大。2015年以来,衡水市群众安全感连续排名全省前列。最新报告显示,2018年人民群众对公安队伍满意度测评,衡水已全省排名第一。曾经的治安“重灾区”——饶阳的犯罪团伙全部摧毁,刑事发案创历史最低,当地以棚室蔬菜为主导的特色产业形成规模,群众收入大幅增加,实现了由乱到治、由乱到美的根本性转变。

从“盗抢之乡”到平安幸福高地。十年间,社会治理创新让饶阳县乃至衡水市变了模样。初秋时节,人民网河北频道走进衡水乡村,倾听百姓心声,感受当地变化,深入解读一个治安“重灾区”变身平安“示范区”的秘密,努力为基层治理提供可资借鉴的样本和经验。今天我们正式推出《基层治理创新“衡水样本”》系列报道之三。


人民网衡水9月20日电 (袁志广)从2009年被定性为“地域性职业犯罪群体”,到被公安部“除名”;从“盗抢之乡”到百姓生活富裕“夜不闭户”;从群众满意度连续全省倒数第一,再到群众满意全省排名第一。

十年间,衡水市的治安局面实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治安“重灾区”到平安“示范区”——由乱到治有何经验?衡水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程蔚青表示,在优化基层治理、改善治安环境、提升社会正气等方面,他们探索了一套较为完整的治理模式。

图为衡水市公安局召开工作会议(资料图片)。

党委推动 专案整治黑恶犯罪

“衡水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过程中一度滋生了一些社会治安问题,以外来人员为主的街面暴力犯罪、特色产业的行业暴力垄断、涉恶团伙介入群众纠纷等问题有所滋长。”程蔚青介绍,黑恶犯罪在群众生产生活、基层政权等方面多有涉及,对营商环境、治安环境造成负面影响,衡水市委、市政府一直非常重视,历任市委书记都亲自调研出题、直接推动整治。

据介绍,从2013年初开始,衡水市再掀起一波整治高潮。市委为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设立专职打黑的建制五大队,公安局长亲自出题、考试遴选了15名民警,打黑大队成为衡水扫黑除恶的“尖刀”。同时,为各县(市、区)公安机关选派政治和业务素质双过硬的干部担任公安局长。随后,市委直接牵头,从饶阳开始撕开全市扫黑除恶、深度治理的“口子”。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市委整治饶阳专案组实行大兵团、专案式、脱产式作战,并与当地基层党组织、职能部门配合整治,该县原来每年1000多起的盗车案件下降94%,河石管线衡水段从每年70多起打孔盗油案件下降为五年“零发案”。

随后,这一治理模式在衡水得以固定下来。据介绍,衡水聚焦重点地区、行业,从2013年起,每年选定一到二个存在治安突出问题的区县集中整治。治安一度出现问题的深州南街村、桃城、景县、枣强等地和群众反映强烈的黑恶团伙,全部由市委统筹、专案式整治,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治理,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程蔚青介绍说,公安机关集中整治的办法令社会治安状况显著好转,市区和多个县市主城区连续出现“无刑事发案日”,群众对社会治安满意度稳居全省前列,一些群众感慨“可以夜不闭户了”。

“像治理电信诈骗等犯罪,就应该借鉴‘衡水经验’。”一位参与过饶阳治理的民警颇有感触地说,“这类犯罪应采用输出地源头治理,治理由输出地党委政府负责,强力整治,效果好。”

看见的抓起来 深藏的挖出来

如何避免只“治标”,不“治本”,一段时间后,违法犯罪再度死灰复燃的问题?

“除了将基层治理与乡村振兴、精准扶贫、打击治理微腐败、基层组织建设等工作结合起来之外,我们在深挖社会治安深层次问题上,创新了一套线索摸排核查手段,从实践来看,非常管用。”枣强县政府党组成员、公安局长崔继军表示,“通过这些手段,我们能把‘看得见’的犯罪分子抓起来,也能把‘深藏的’犯罪分子挖出来,这样就有效推动了基层治理。”

“首先是对历史线索的摸排,进行治安整治,我们警方会对近三年刑满释放人员、伤害类毁财类警情处理情况、有轻伤以上鉴定的刑事案件以及涉恶犯罪的接警记录进行逐一排查。”崔继军介绍说,“通过大力度地查旧账、查隐案,发现治安线索。”

据介绍,根据旧案线索,衡水市公安局一举打掉黑社会犯罪组织马某辉团伙。马某辉团伙涉黑涉恶犯罪发轫于2006年左右,曾嚣张一时。2013年,马某辉敏锐地发现衡水打击黑恶犯罪的“风力”加大,于是廉价卖车卖店、遣散团伙成员,一度回到东北老家躲藏,在衡水销声匿迹。衡水市公安局一直保持经营,2018年再次翻查,查明该团伙造成3人死亡、24人受伤的犯罪事实,后成功移送检察机关起诉,当地群众一时间奔走相告。

“除了历史线索摸排,我们还会开展社会调查。”崔继军表示,“通过调查群众反映强烈的土地、黄赌毒、借贷等领域存在问题,发现治理线索。”

据了解,2018年2月,衡水下辖的深州打掉一个3名党员村干部、人大代表为首的“五毒俱全”的恶势力团伙,就是根据警方摸排线索发现的。

除了上述办法之外,当地警方还加大了技术摸排的力度。“技术摸排就是指,对基层办理的治安纠纷案件反复滚动排查,加强对命案检材核对、人像比对等现代刑侦技术的应用。”衡水市公安局办公室副主任英延达介绍说,“衡水市公安机关运用人像比对系统排查,曾在2017年半年时间里,成功抓获20多名重大刑事案件的‘漂白’身份在逃人员。”

图为衡水民警在集结(资料图片)。

小事抓起 提升基层治理的衡水标准

2018年7月13日,衡水市区一辆汽车与电动车刮蹭,两名驾驶员在雨中打斗,并殃及一方在场的孩子,引起全城网上围观。衡水市公安局桃城分局当天即对两人分别作出行政拘留15日、处1000元罚款和处500元罚款的决定,并向社会公布。

当地群众说,这件事给衡水百姓上了一堂法治课。

在推进基层治理过程中,衡水市公安机关注重法律效果、社会效果的统一,加强典型违法犯罪的刑事处罚与行政处罚的有效衔接,对公共场合辱骂他人、殴打他人、滋事扰序和交通违章违规等违法“小事”,一律依法严肃处理。

“在公共场合辱骂他人这种‘小事’在有些地方可能不会很重视,不过在衡水却不一样。”衡水市武强县公安局政委班珏表示,“从‘小事’抓起,提升社会正气,让法治成为基层治理的价值标准,是衡水公安机关推进社会治理的一个特点。”

据介绍,2018年衡水行政拘留人数增长94.8%,其中查处公共场合辱骂、殴打他人违法行为人同比增长139%和122%,查处滋事扰序类行为人同比提高104%。通过严格执法,既有效提升了社会法治意识、推动社会公序良俗,又避免一些案件自行调解处理、失之于宽。

“通过对全警执法理念的不断提升、执法规范化的不断增强,在全社会深植了法治、规则、信用意识。”班珏表示,衡水公安机关还把依法治理的手段前移,主动与住建、规划、土地、商务、金融办等部门建立局际联席会议制度,就交通运输、土地转让、民间借贷等方面的突出问题向各单位发函,适时提出司法建议,推动社会治安治理向制度治理、常态治理迈进。

基层治理“治标”“治本”更要“治久”。现如今,衡水市公安机关在全市覆盖起24小时武装巡逻警务机制,逐步建成立体化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组织起居民小区“楼院长”267人、专职保安力量3630人、社会信息员14496人的社会治安力量。

“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让‘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为衡水公安机关的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程蔚青表示,“现在,衡水市、县两级全部公安局长手机号码已经全部公开,要求24小时倾听百姓心声。我们就是要通过让人民群众积极参与,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

 

(责编:祝龙超、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