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气”河北】系列报道之二

治污重压之下 河北企业的担当与选择

杨文娟 陈思危 何雪薇

2019年02月20日08:22  来源:人民网-河北频道
 

编者按:

2018年入秋以来,冀中南地区连续多日的蓝天白云刷新了河北人的自豪感,官方给出的数字也印证了大气治理的卓有成效。然而,入冬以后,北方雾霾再起,多地拉响防霾警报,“限行”之声此起彼伏。有网友调侃,河北的第二十五个节气“立霾”又到了。

显然,在河北不合理的能源结构、产业结构没有得到彻底改变的情况下,在秋冬季“消灭”重污染天气仍任重道远。

站在2019的年首,翻开河北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第一年的成绩单,检视一下河北各地党委政府在以什么样的理念、思路和手段应对频频来袭的雾霾以及面对治污重压的生产企业和苦“霾”已久的公众的新选择,不仅有助于改进提升工作,还有可能最大程度打通社会各个层面的认知壁垒消除误解凝聚治霾合力。

人民网河北频道近日采访各界人士,推出《 问“气”河北》系列报道,试图求解一个大气污染治理的河北答案。

今日推出第二篇——

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2013年-2017年五年间,河北省共搬迁重污染企业248家;2018年以来,全省企业整治改造“散乱污”企业5611家,关停取缔10865家,钢铁僵尸企业全部出清,列入年度计划的28家重污染企业全部完成搬迁改造……河北正在经历一场史上最猛烈的环保风暴。环保督察力度之大,执法之严,速度之快,使得不少企业陷入停工、停产的困境。

在如此铁腕治污的重压之下,河北企业究竟把环保治污放在何等地位,是被动接受还是主动参与?是选择躲猫猫,还是仅仅追求排放达标,还是借机整改转型谋求绿色发展?车到山前,路在脚下,河北企业面对环保压力的选择与担当成了这个省份转型高质量创新发展中的重大主题。

去产能调结构 行业“领头羊”责无旁贷

由于河北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不合理,钢铁、水泥等重工业行业占比重,而这些行业的通病是高污染、高能耗、低效益,能源消耗中又对煤炭依赖过大,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大气污染严重。

作为钢铁企业去产能的“领头羊”,2008年以来,河钢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河钢集团”)按照目标要求,先后淘汰焦化产能120万吨、烧结矿及球团产能1419万吨、生铁820万吨、粗钢1186万吨。

“去产能不仅不会影响河钢的发展,反而会让河钢获得结构调整、产品升级、企业竞争力方面的大幅提升。”河钢集团董事长于勇表示,去产能确实会带来短时的困难,但换来的是未来持续发展的动力。一方面加大节能减排投入,提升绿色发展效益。2008年以来,河钢集团实施重点节能减排项目360余项,成为“全国清洁生产示范企业”;吨钢能耗、吨钢耗新水,厂区绿化覆盖率均居行业领先水平。河钢集团以建成“世界最清洁工厂”的事实证明,钢铁可以是“绿色的”。

另一方面通过做强做优钢铁主业,推进产业链向海内外高端制造业纵向延伸,向新材料、新能源和生产性服务业横向拓展。2019年1月28日,河钢集团出资收购印度塔塔钢铁集团新加坡、泰国、越南和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地区的钢铁资产70%股权。目前,河钢控股运营海外资产近百亿美元,拥有海外公司70余家,投资遍及30多个国家和地区,商业服务网络遍布全球11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与河钢集团一样,河北金隅鼎鑫水泥有限公司未雨绸缪,围绕节能减排、清洁生产、资源综合利用等多个方面持续发力,被省发改委评定为建材行业唯一一家能效领跑企业。

“说实话,环保风暴带给我们公司更多的是机遇。”金隅鼎鑫环保能源部部长刘克勤说。在这场保卫蓝天的战斗中,许多水泥污染小企业被关停,而金隅鼎鑫通过加大环保设备投入、引进和创新技术迸发出了新的发展活力。

从“要我去产能”到“我要去产能”,行业“领头羊”按照“坚决去、主动调、加快转”的要求,率先垂范,获得了更多的发展空间。

谋整改求转型 中小企业阵痛中寻出路

“真没想到这次‘散乱污’企业整治力度这么大。”在邯郸市永年区,美坚利五金制造有限公司负责生产管理的马辉感慨地说。

他说,“像我们这样已有环保治理设施的企业也要进行提标改造,开始还是很抵触的。提高治理标准,无疑会增加成本,企业能否挺过去,我们心里没底儿。”但同时他也意识到,这次环保风暴,政府是动了真格,不整改肯定过不了关。

为了加快整改,2018年该企业投资了近五千万元,新上环保处理设施对废气进行全面治理。“早整改、早复产、早见效,还能多抢占市场和客户。这是政府的要求,也是企业的必然选择。”马辉说。

“全区一个多月时间内,完成了近两千家符合条件的标准件企业手续办理工作。这些企业通过规范,全部纳入了正常的环境管理范畴。”永年区环保分局刘志强对企业整改效果感到欣喜。

选择整改可以让企业获得新生,但石家庄鹿泉区的水泥厂老板安中平却没有给自己留退路:他干了17年的河北华恒水泥厂彻底拆除。

为解决转型阵痛,鹿泉区政府带领“安中平们”赴承德、内蒙等多地考察,寻求转型机会。受承德杏仁露饮料厂启发,安中平选择筹建核桃饮品加工厂。经过几年的努力,现在安中平的工厂已拥有十万级的洁净生产车间,多道质量控制把关,100%纯净生产。

安中平认为,这次转型是一次正确的选择。尽管转型中还存在一些困难,但有政府的支持,他相信一定能走好这条转型路。

无污染无排放 绿企发展提供治污新途径

如果说传统产业清洁生产是企业发展过程中的自我优化,那么新兴产业绿色制造则是企业在诞生时就做出的优先选择。绿色企业,不仅从战略上引导了企业的高品位发展,而且也解决了源头污染的问题。河北新兴产业绿色制造就是大力发展无污染、无排放的产品产业,让它“一出生”就是绿色的。

作为国家财政支持的节能减排绿色产业示范单位,河北晨阳工贸集团有限公司致力于节能环保水漆的研发与生产。“水漆符合国家新时代高质量发展要求,每刷一公斤水漆就可以减少0.8公斤VOC排放。”晨阳工贸党委书记执行总裁刘占川在接受采访时说。

依托与中科院共建的联合实验室,晨阳工贸经过不断研发,目前已生产出应用于建筑、家具、家装、汽车、船舶等多个行业的10多类水漆产品,市场已覆盖欧美、亚太、拉丁美洲和非洲等十四个国家和地区,形成了年利润近3亿元的绿色产业。

本网在查阅工信部官方网站公布的第二批绿色制造名单中,发现河北晨阳工贸集团有限公司赫然在列,被认定为国家级“绿色工厂”。据统计,截至目前河北共有绿色工厂37家、绿色园区3家、绿色设计产品14件。绿色工厂、绿色产品、绿色园区的不断增多,正在引领着河北企业发展的新方向。

(责编:陈思危、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