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山脱贫 初心见证

史建中 付兆飒

2018年11月19日08:24  来源:人民网-河北频道
 

秋丰太行柏坡秀,喜“阅”平山初心红——

260个贫困村,546名扶贫干部进驻扎根,主导产业村村都有、增收项目户户不落;

60岁以上老人由财政出资每年购买“一元民生保险”,贫困人口医疗保障全面覆盖;

贫困家庭学生6123人,入学率和巩固率全部实现百分之百;

11万多贫困人口仅剩余3606人,25.9%的贫困率五年间降至不到百分之一。

2018年9月29日,革命老区平山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

在“新中国从这里走来”的红色圣地,在“两个务必”精神诞生的西柏坡,在共产党人新长征赶考的起点,平山县委一班人用一个个实实在在的数字提交了一张“初心”的答卷。

一张时代的问卷

地处太行山东麓河北省西部的平山县,是“解放全中国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七届二中全会、全国土地会议在这里的西柏坡村召开,“三大战役”在这里运筹指挥,党中央从这里出发进京“赶考”。

历史的年轮转动到1978年,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太行山区的时候,这个为中国革命做出过巨大贡献的老区还在一穷二白中呻吟。

当年党中央机关所在地——南庄,全村121户,499人,人均3分地,人均收入70元,打下的粮食只够吃7个月。有的户因无钱购买换季衣裳,盖了七八年的被褥破得实在不敢拆洗了,有的户炕上铺的是捡来的水泥袋……

水库移民村生活穷困,乡亲们糠菜半年粮,国家配给的猪饲料也被人吃了……人们有的远走他乡,有的逃荒要饭,有的扶老携幼走西口……

温塘镇东马舍口村共67户,31个光棍,村里一放炮,邻村人就说,马舍口又死人了:因为村里整整5年没娶过一个媳妇。面对此情此景,小伙子们叹息:“有山有水风光好,只见哥哥不见嫂”。

在县统计局有这样一组数据: 1985年,全县工农业生产总产值2.6亿元,财政收入不足900万元,人均生活水平只有260元。其中人均收入200元以下的村361个,占全县总村数的50%。

1986年,在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亲切关怀和推动下,平山县正式入列国家级贫困县。2001年、2012年再次列入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3年底,全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7000户111619人,贫困发生率仍高达25.9%。

2013年7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平山,在西柏坡著名的九月会议旧址召开县乡村干部、老党员和群众代表座谈会,叮嘱平山干部带头坚持“两个务必”,以实际行动取信于民。平山县县委书记李旭阳对习近平总书记作出了在未来五年内摘帽脱贫的郑重承诺。

如何让老区群众摆脱贫困过上好日子,成了摆在平山县委一班人面前的一张新时代的考题。

一个初心的选择

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十八大以来,新一届党中央把脱贫攻坚作为重大国家战略,平山开始面对更紧迫的挑战,也迎来了历史的良机。

把脱贫攻坚作为平山县的头号民生工程,这是县委一班人一个回归初心的坚定选择。260个贫困村,546名扶贫干部,夙兴夜寐,全力奋战在脱贫一线。

作为脱贫攻坚的火车头,以李旭阳为代表的县领导班子几乎全年无休,自2014年以来,李旭阳走遍了全县260个贫困村,26名县级干部每周有不少于两天的时间在进村入户抓推进、促落实。

图为平山县县委书记李旭阳走访慰问贫困户。

黄连沟是平山县西部山区典型的贫困村,101户301人贫困人口占了一半。提起前些年的穷日子,65岁的村民陈瑞军最有感触,“以前靠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讨生活,闲散时可以打打零工,但大部分工作收入低、不稳定。”2014年,儿媳妇突患重病,更使这个勉强过活的家庭雪上加霜,20万元的债务让这个庄稼汉成天愁眉不展。

经村干部推荐,陈瑞军成为了平山县小觉镇黄连沟花卉种植基地的一名长期工,“每个月能有2000来块钱的务工收入,再加上一年入股分红的1200元,日子好过多了”。

经过县里和石家庄市园林局驻村工作组两年多的努力,像陈瑞军这样的47个贫困户已经有46户脱贫,人均纯收入达到4300元,黄连沟村的集体经济也从零长到四五万。

图为张端树与村干部谋划村容村貌整治提升。

深秋的南文都,风光秀美人精神,晴照荷塘有余韵,但在两年前这里还不如黄连沟村。

“七七歪歪的猪圈、臭气熏天的土厕所、坑坑洼洼的土路、破旧颓败的围墙……”石家庄市工商联驻南文都村第一书记张端树第一次进村,被这里的贫穷落后深深震撼。

先从整治村庄脏乱差下手,张端树带领工作组成员和村民们一起搬砖砌墙、推车铲土,哪里有脏活累活哪里就有他们带头。“不拿村里一分钱,不吃村民一顿饭”。干活儿累到不愿做饭就泡碗方便面、啃个冷馒头。在村容村貌整治赶工期,张端树连着两个多月没回过家。

为让引进的产业项目早日落地,张端树带着工作组成员白天在工地上忙项目,晚上加班加点开会研究定策略。组织土地流转时,张端树挨家挨户谈心,磨破了嘴皮、想尽了办法,最终让村民痛痛快快地让出了土地。

“第一书记”“第一担当”,张端树的付出大家都有目共睹。2017年底驻村工作期满的张端树在村民的联名请求之下,毅然留下,“如果可以,我就在这儿干到2020年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候。”

两年辛苦不寻常,南文都村贫困户由原来的63户203人降至1户2人,打赢了一场完美的脱贫翻身仗。

为让贫困人口真正摘掉穷帽儿过上好日子,平山县委选派546名优秀干部连同省、市选派干部一起进驻,实现了260个贫困村和35个面上贫困村“全覆盖、无缝隙、绣花式”精准帮扶。

不光是帮贫困户吃饱饭,还得住好房、上得了学、看得起病……

平山县开创了“免费体检+免费义诊”,对所有贫困人口免费体检;县财政每年为60岁以上老人购买“一元民生保险”。

为了拔“穷根”,平山县教育扶贫实施控辍保学、精准资助、校舍改善、人才保障等四大举措,并在全石家庄市率先免除了高中阶段学生学费和课本费,及时调整低保、五保标准,做到了应保尽保。

“扶贫先扶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才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2017年,面对师资力量不完备、甚至专业音乐教师都没有的现状,初来乍到的驻村干部李玉金凭借自己在教育部门的人脉,积极协调石家庄市桥西实验小学与苏家庄小学签订了结对帮扶协议书,并建立了稳定的互访机制。从此,村里孩子也能够享受到和城里孩子一样的优质教育,城乡教育之间的差距在逐步缩小。

(责编:陈思危、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