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综艺:热度上去了口碑很尴尬

2018年08月17日10:08  来源:长江日报
 
原标题:热度上去了口碑很尴尬

  《中国好声音》最新导师阵容

  音乐综艺向来占据综艺板块的半壁江山,纵使人们唏嘘感伤歌坛以及唱片工业的衰落,但火热的综艺暑期档依然被音乐综艺承包了大半。其中,历经起伏再度出发的“综N代”《中国好声音》,玩转概念携带新意的《幻乐之城》,以及自带流量口碑不俗的超级网综《明日之子2》和《中国新说唱》,在话题热度上最为突出。然而,撇开话题的热度,大多音乐综艺实则都处于口碑平平的尴尬境地之中。

  蓄力不足,“好声音”仅靠“导师”刷好评

  作为老牌“综N代”,《中国好声音》几载沉浮,终于重拾金字招牌重装上阵。导师阵容也经过重新调整,邀请到了周杰伦、庾澄庆、李健以及谢霆锋,不难看出节目想要重整旗鼓的决心。四人既是各有擅长的资深音乐人,同时还兼备艺能感,聊得起专业,开得了玩笑,对于节目来说绝对是加分项。

  但在一以贯之的节目模式下,《中国好声音》为乐坛输入新血液的优良传统并未能够得到延续,虽然节目在舞台硬件、赛制细节等多方面反复推敲打磨,但播出至今始终未出现叫得响的学员和作品。看点全部赌在四位导师的临场发挥上,这对于一档音乐综艺来说,实在是本末倒置。

  “一镜到底”,《幻乐之城》止步于概念

  如果说《中国好声音》还能靠选秀模式的冲突性作为看点,那么节目设置上完全摒弃竞赛元素的《幻乐之城》,如何能从头到尾锁住观众?《幻乐之城》总导演安德胜在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节目没有竞赛性,确实会损失掉一部分连贯的吸引力,收视的粘度。”安德胜表示,节目后期试图通过加强每个秀的可看性,以及嘉宾和单秀之间的链接及互动,望能改善节目先天性的系统缺陷。

  然而从目前播出的情况来看,《幻乐之城》虽然有王菲、窦靖童等加持,但每期节目的作品各自相对独立,时长8分钟的歌舞剧形式,对于表现题材又限制较多,主题立意大多相近。一期节目看下来,大多网友直言“尴尬,既不吸引眼球,也不讨好耳朵。”此外,节目开播前大肆宣传的“一镜到底”概念,在最终节目呈现上并未带来预期中的惊艳效果,甚至还为团队引来“假唱质疑”的风波和麻烦。

  无论《幻乐之城》顶着怎样的光环出场,其核心内容不过是歌舞剧片断的电视化呈现,诸多高难度的技术亮点,不但在透过电视荧屏后大打折扣,还给演员的呈现带来更多困难。真正能现场兼顾表演和歌唱的参与者寥寥可数,节目概念“以乐之名,筑演之城”,在实际操作面前,只得止步于理念。

  拼美颜拼魔音,《明日之子2》侵权风波比选手抢眼

  与荧屏综艺的乏善可陈相比,网综2代《明日之子2》却默默占据了热搜榜的不少席位。作为“选秀教母”龙丹妮自立门户后出手的第一击重拳,《明日之子》的音乐属性较之以往更加凸显。

  主打“九大厂牌”概念,《明日之子》实为传统且标准的歌唱类选秀,其气质有着明显的龙丹妮烙印。无论选手身处美颜、独秀、魔音哪一个赛道,考核标准都只依照选手们的音乐表现进行评判。对于主题的严格把关,也使得第一季节目在选秀的一片低迷中,贡献出毛不易这位卖相清奇、雅俗共赏的冠军少年。

  今年暑期中亮相的第二季,在各大养成类选秀夹击的缝隙中卷土重来,在节目形态上未多作文章,而是在内容表达上注入了更多态度。节目对于导师和选手的挑选,更加注重原创能力。新上任的三位赛道考官,李宇春、吴青峰以及华晨宇,都是受到乐坛认可的唱作人。他们在节目中对气质相投的选手的引导、碰撞以及心心相印,都让观者倍感动容。其中,创作力非凡却不善言辞的蔡维泽,感性脆弱但天赋不俗的曾育茗,已是出道艺人并受到业界肯定的许含光等选手,某种程度上改变了观众谈论选秀的语境。不过,他们的处境和第一季的毛不易十分相似,依然没能逃脱观众“只闻其歌、不识其人”的命运,在大众中的关注度甚至不如节目播出后引起的版权侵权风波。

  表达形式被异化,音乐综艺首先要“讨好耳朵”

  回看6年前,横空出世的《中国好声音》,不仅让千家万户一夜之间记住了“盲选”的概念,更推出了吴莫愁、吉克隽逸、梁博、张碧晨等新人。5年前,《我是歌手》闪亮登场,黄绮珊的《等待》,杨宗纬的《最爱》至今余音绕梁。曾经的“现象级”节目,如今画风都不复当年,大明星、大制作、大概念等,徒有其表的形式异化着音乐综艺的表达。网友一句无心之言“不讨好耳朵”,却一针见血地戳中了音乐综艺的命门。削弱了音乐在节目中占据的分量,无疑是自废武功,一味追求综艺效果带来的话题和热度,收获的不过是转瞬即逝的云烟。音乐内容的输出和传播,才应该是音乐类综艺需用心打磨的核心能力,从吸引眼球出发,还能抓住观众的耳朵,音乐综艺才能成为大赢家。(记者梅冬妮)

(责编:张晓博、陈思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