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攀岩期待借势而上

2018年07月20日09:44  来源:河北日报
 
原标题:河北攀岩期待借势而上

第十六届中国大学生攀岩锦标赛精彩瞬间。记者张昊 摄

攀岩已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我省坐拥目前世界上体积最大、高度最高、赛道最多的人工单体岩壁

7月19日,为期四天的第十六届中国大学生攀岩锦标赛在位于高碑店市中新健康城·京南体育小镇的国家登山训练基地落幕。河北地质大学派出5名队员参赛,是我省唯一参赛的高校,最终收获2金2铜。

攀岩素有“岩壁芭蕾”的美誉,已在8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并已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坐拥国家登山训练基地这样的优质设施资源,我省的攀岩运动该如何借势而上?

现状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共建的运动队水平不稳

我省攀岩运动在全国起步较早,但参与人群仅限于个别高校的大学生。河北地质大学是我国最早开展攀岩运动的高校之一。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该校共获全国高校攀岩比赛冠军30余次。2016年攀岩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后,省体育局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与河北地质大学共建了河北省攀岩项目专业运动队。

“本次比赛我们的奖牌主要集中在甲组(首次参加大学生比赛或参加次数较少的队员),代表最高水平的丙组(专业组)成绩并不理想,说明我们与全国最高水平还有一定差距。”河北地质大学攀岩队教练樊海峰说,如果去年参加全运会的主力阵容还在,这次比赛的成绩肯定会更好一些。

2017年天津全运会设立了攀岩项目,由河北地质大学攀岩队队员组成的河北队获得1枚铜牌以及两个第四名、一个第五名,一度让人看到了我省攀岩冲击奥运资格的希望。然而,随着杨方方、刘剑剑等一批“老将”大学毕业后退役,河北地质大学攀岩队的水平受到一定影响。

河北地质大学攀岩队近年曾培养出3名国家队队员,但都是毕业即退役。“因为队员和教练都没有编制,队员们大学毕业后再留在队里没有保障,所以多数选择退役就业。”樊海峰不无遗憾地表示,队员们大一大二打基础,大三大四刚出成绩就该毕业退役了,像这样“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并不利于这一项目的长远发展。

樊海峰说,攀岩项目成才慢,速度类项目培养一位专业运动员一般需要五年左右,难度类项目的成才周期更是需要七八年。为了保持队伍的稳定性,他曾尝试带小队员、办梯队,但梯队“没有名分”,也办不下去。

支招 普及推广和办赛多管齐下,夯实人才基础

第十六届中国大学生攀岩锦标赛的举办地中新健康城·京南体育小镇内,高48.88米、宽近100米、模拟珠穆朗玛峰造型建造的大型岩壁令人赞叹。

据介绍,这是目前世界上体积最大、高度最高、赛道最多的人工单体岩壁,由三种不同材质的仿真岩板拼接而成,拥有18条速度赛道,20条攀石赛道,还有两条高30米的超级速度赛道,这也是目前国内仅有的两条超级速度赛道。

坐拥如此优越的场地设施条件,我省该如何借势发展攀岩运动呢?

在樊海峰看来,攀岩运动要发展,必须加快在青少年中的推广普及,而最好的方法是办比赛。“以广东为例,一些小孩子五六岁就开始练习攀岩。当地的攀岩馆、俱乐部很多,依托这些攀岩馆、俱乐部举办的青少年比赛也有很多。有比赛就有乐趣,孩子们非常愿意参与。”他介绍说,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广东的攀岩运动已经非常普及,涌现了很多高水平选手,目前国家攀岩队大约有三分之一的队员来自广东。

合肥财经职业学院攀岩队教练颜帮和建议,河北应尽早组织举办青少年攀岩比赛,利用竞赛杠杆,调动各地和社会各界开展攀岩运动的积极性。

可喜的是,高碑店市依托优质资源,除了引进国家体育总局的赛事和集训等活动外,还在积极谋划在当地推广普及攀岩运动。一些社会力量在这方面的兴趣也在增加。河北戌兴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李艳表示,公司计划筹办攀岩俱乐部,吸引更多青少年参与攀岩运动。

省体育局攀岩项目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已经与中新健康城·京南体育小镇投资方进行深入交流,探讨在推广普及攀岩运动、加强专业运动队建设等方面的合作。(记者张晶)

(责编:张晓博、陈思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