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沟油”再生,哪个环节“漏了油”

2017年11月23日08:56  来源:河北日报
 
原标题:“地沟油”再生,哪个环节“漏了油”

  石家庄市驰奈威德公司餐厨垃圾收运专用车。 记者史晟全摄

  阅读提示

  国家发展改革委不久前宣布,从今年11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停止销售硫含量大于10ppm的普通柴油。而同时,一种由“地沟油”制成的B5生物柴油在上海向社会正式投放。这也是国内首次“地沟油”制柴油进入成品油终端销售市场。

  在我省辛集有一家企业,也可将“地沟油”处理成生物柴油等产品,变废为宝。

  但尴尬的是,十几年来,这家企业却一直被原料缺乏的问题所困扰,甚至跑到了大西北去收购原料。

  吃不饱——正规处理企业“无油下锅”

  辛集市天宫营工业区一个偌大的厂房内,只有一条“地沟油”处理线正在运行。这批原料用尽,下一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位,全厂的生产线或将又一次暂停。

  这是记者近日在河北金谷油脂科技集团生产车间见到的场景。

  这家并不为公众所熟悉的企业,在行业内却颇有名气。该企业可以年处理废弃油脂近15万吨,能转化出13.5万吨生物柴油和无毒无害增塑剂等新型产品。

  金谷集团董事长赵汇川介绍说,如今企业主打产品生物柴油不仅在国内旺销,而且已经通过欧盟质量认证,批量出口至德国、西班牙、英国、瑞士等。

  “‘地沟油’是生产生物柴油的重要原料。在上海,地沟油通过资源化利用最终转变为生物柴油,供公交车、环卫车使用。”赵汇川说,在餐厨之余会产生大量的废弃油脂,一般被笼统地称为“地沟油”。

  2005年,金谷与清华大学、四川大学、河北科技大学、江南大学等展开合作,投资2000多万元上马以“地沟油”为主要原料的生物柴油生产项目。

  但就是这样一家可以将“地沟油”资源化利用的企业,却一直面临着“无油下锅”的窘境。

  起初,为了收集餐饮企业的“地沟油”,金谷曾在辛集本地一批餐饮企业内安装了油水分离器装置,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可以回收20至30吨“地沟油”。可现在,不少油水分离器都废弃不用了,每个月只能回收10至15吨。

  “目前我们日处理‘地沟油’的能力是500吨,但日均处理量只有200吨左右。”赵汇川说,无奈之下,企业到外地去收购原料。如今,他们的回收范围已扩展至15个省份、53个大中城市,“地沟油”原料最远来自新疆。

  有一次,他们的回收车还引起了当地监管部门的注意:“跨省收运‘地沟油’,是不是用到了非法领域?”

  直到对方千里迢迢跟着回收车来到厂内,看了生产线,才放下心来。“监管人员走的时候说,你们守着京津冀这么大的消费市场,咋还大老远跑到我们那里去收油呢?”赵汇川说,“一句话问得我哑口无言。”

  不只是金谷,今年6月份,赵汇川召集了一次行业会议,各企业都面临原料难题。业内人士估算,全国每年产生的“地沟油”只有40%进入正规的处理企业。大量拥有先进处理技术和处理能力的正规企业因收不到足够的原料,“饥一顿饱一顿成了常态”。

  抢不过——暴利之下“李逵”斗不过“李鬼”

  11月12日,占地200多亩的金谷厂区显得有些安静。赵汇川带记者走进一个“地沟油”处理车间,三位技术人员在控制室内监控着全自动生产线的各项参数。

  “订单排着队,手里却‘无油下锅’,这是什么滋味?”赵汇川走出车间,看着另外几条停产的生产线直摇头。

  生产线“吃不饱”,是不是因为市场上的“地沟油”原料不足?

  “绝对不是。以石家庄为例,全市一天可以产生30吨‘地沟油’。照此推算,整个华北地区一天得有多少‘地沟油’?更何况还有京津两个大城市。”赵汇川说。

  是不是因为收购价格太低?

  赵汇川说:“收购价格都是随行就市。我是搞生产的,价格压得再低,也不会弄到企业总是停产的地步。”

  是不是处理能力和技术工艺不行?

  赵汇川说,以目前的工艺,收购回来的“地沟油”,经过除杂、脱水、甲醇反应、硫酸催化等步骤,可以制成生物柴油,利用率达92%以上。而且,通过对生产设备和生产工艺大胆改造、嫁接,他们又开辟了一条用“地沟油”生产环氧脂肪酸甲酯的新路。

  “‘地沟油’到了我们这里,可以转化成生物柴油,还可以提取环氧脂肪酸甲酯,原料油渣被生产成沥青,相当于把‘地沟油’完全吃干榨净,不仅不会回流餐桌,还可以变废为宝。”赵汇川说。

  有这么好的技术,又有如此充足的处理能力,为啥回收不到原料油呢?

  “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抢不过靠暴利支撑的黑色产业链。”赵汇川一语道出根源。

  赵汇川说,实际上,“地沟油”大致分为三类:一是餐馆饭店反复煎炸食品后的油脂和火锅油;二是固体餐厨垃圾中所携带的动物油脂和植物油脂,俗称“泔水油”;三是餐饮单位清洗过程中流入地沟被打捞起来的油脂,这也是“地沟油”这一称呼的来源。

  所谓黑色产业链,即“地沟油”通过某些非正常渠道重回食物链。

  业内人士透露,“地沟油”进入食物链有两种途径:一种是复炸油、火锅油等重返餐桌,有的只添加新油反复勾兑使用,有的作为调馅用油,有的简单处理后当作食用油高价出售。另一种是固体餐厨垃圾中所携带的动物油脂和植物油脂,大部分做了饲料。

  赵汇川介绍说,“地沟油”的黑色产业链由来已久,产、供、销已成体系。他给记者算了一笔细账——

  地下作坊收购到“地沟油”,经过沉淀、过滤、脱水、脱色、脱味就可再次销售。目前“地沟油”收购成本每吨4000元左右,加工成食用油销售每吨6000元左右,每吨约2000元的暴利。

  高额回报让不法企业不断提高“地沟油”的收购价,正规处理企业收购成本越来越高,越来越吃不消,“李逵”反倒斗不过“李鬼”了。

  赵汇川回忆说,2006年前后,市场上作为原料的“地沟油”收购价在1700元/吨,正规企业每生产一吨生物柴油产成品有1000多元的利润。到后来,收购价一度暴涨到每吨5000多元,企业每生产一吨生物柴油就要亏损1500元至1800元,国内很多生物柴油厂家都倒闭了。

  管不严——“地沟油”处理需“全程闭环”

  11月10日,石家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的一辆餐厨垃圾收运专用车,驶回预处理车间。在这里,来自石家庄市主城区2200家餐厨垃圾产生单位的厨余垃圾,将被进行全程封闭的无害化处理。

  记者看到,收运垃圾进入生产环节后,首先将一次性餐具等无机质分拣至垃圾焚烧发电系统,其后经油水分离产出工业用粗油脂,剩余物质进入厌氧发酵、脱硫提纯环节最终产出压缩天然气,发酵后的沼渣经过脱水、堆肥后产出有机肥、液态肥等产品。

  石家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项目运营方、驰奈威德公司总经理孙树群说,厨余垃圾中废弃油脂率大概在1.8%至2%左右,处理过程中产生的工业用粗油脂,可以被金谷这样的企业用作原料。

  据介绍,石家庄对从事废弃油脂收集、加工、销售等活动进行行政许可管理,按月统计废弃油脂的种类、数量和去向,并经常开展专项监督检查工作。

  “其核心就是实现产、收、运、处全程闭环管理。”孙树群说,目前来看,这个闭环的关键在于收运和处理阶段。

  石家庄市按照“先大型后小型、先连锁后个体”原则,累计签约收运餐饮单位2200余家,日收运餐厨垃圾最高时为212吨。从运行情况来看,小餐馆、小饭店是收运的难点。

  “有些餐饮企业,不愿意把餐厨垃圾免费交给回收企业,因为卖掉的话,一年可能有十几万元收入。”孙树群说,石家庄市城管、市场监督、环保等部门曾联合对部分餐饮单位餐厨垃圾集中收运情况进行执法检查,两个月中,查处、劝离非法收运行为上百起。

  回收不充分,是“地沟油”处理闭环上的一个缺口。

  另一个“漏油点”,则在“地沟油”处理阶段。

  赵汇川表示,目前对“地沟油”的工业级处理一般用作生产肥皂、生物柴油等,有些处理企业不能自证合理用途,有将“地沟油”流向食品行业的可能。

  他认为,“地沟油”要由有资质的正规企业进行资源化利用、无害化处理,这些企业要与正规的、有资质的“地沟油”回收单位签订供销合同,并建立台账,归档备查。“而且,正规处理企业不应与食品企业有所关联。”

  除了上述两个“漏油点”,有业内人士指出,对“地沟油”的多头管理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监管衔接不畅。当前,涉及到“地沟油”产业链条的监管部门有食药监、环保、住建和城市管理多个部门,“容易出现人人都管,却都管不到位的情况。”

  今年9月,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地沟油”治理工作的实施意见》提出,要加强源头管控,强化监管执法,严控餐厨废弃物流向,严控油脂加工原料来源,严惩制售“地沟油”违法犯罪行为,严防“地沟油”回流餐桌。

  孙树群希望,多部门联合统一加强监管,将餐厨垃圾回收纳入综合执法体系,制定出台餐厨废弃物处置前端管理条例(如强制垃圾分类),提高后端处置效率和质量。(记者袁伟华)

(责编:陈思危、陈汝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