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全运会河北省有7个项目实行跨单位组队

河北:淡看成绩得失 乐见促进交流

2017年09月06日08:53  来源:河北日报
 

9月4日晚,河北省选手李冰洁等通过与辽宁、湖北、江苏选手跨单位组队,拿下了第十三届全运会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的金牌。

本届全运会,国家体育总局实施了允许部分4人以下(含4人)项目跨单位组队的新政策,涉及游泳、田径、皮划艇、自行车等10个大项49个小项。其中,赛艇、游泳、皮划艇这3个大项共有29个小项涉及跨单位组队。

河北省跨单位组队情况如何呢?跨单位组队政策对河北省有什么样的影响?

最终比拼的还是实力

据悉,河北省共有赛艇、自行车、游泳、皮划艇、乒乓球、田径、网球7个项目实行了跨单位组队,其中赛艇、皮划艇、自行车为跨单位组队较多的项目。

在已经结束的比赛中,河北省有部分项目受益于跨单位组队政策而拿到奖牌或取得突破,也有部分项目受到跨单位组队政策的不利影响。

在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比赛中,河北省选手通过跨单位组队夺得了冠军和季军;男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比赛,前八名中有7支队伍是跨单位组建,其中3支队伍里出现了河北选手的名字。

此外,河北省赛艇选手获得的男子四人双桨、女子四人双桨铜牌以及网球男子双打铜牌,也都是通过跨单位组队实现的。

但在跳水比赛中,河北省显然受到了一定影响。本届全运会4个双人跳水项目的冠军,全都被国家队选手跨单位组队夺走。女子双人三米板比赛,金牌被分别来自重庆和湖北的施廷懋和昌雅妮这对国家队选手组合夺得,河北省组合王涵/贾东瑾获得银牌。

一名报道跳水项目十多年的资深记者认为,无论是施廷懋还是昌雅妮,如果与所属省市队友组队,就没有战胜王涵/贾东瑾的把握,但允许跨单位组队后,施廷懋/昌雅妮这对国家队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王牌组合,实力肯定在王涵/贾东瑾之上。

但省体育局自行车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王家刚认为,跨单位组队并不是万能的,在部分项目上“本地组合”仍有生命力。

如赛艇女子双人双桨项目,尽管前八名中有两个跨单位组队,但冠军还是被河南队夺走。

王家刚认为:“不管是跨单位组队,还是本地选手组队,最终比拼的还是实力。如果没有成绩拿得出手的运动员,谁愿意和你跨单位组队?”

促进了参赛单位的相互交流

从某种程度上说,跨单位组队新政策的出台,是着眼于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确保国家队运动员系统训练的需要,同时满足了向国家队输送队员相关单位在全运会上取得良好成绩的愿望。但跨单位组队的意义仅在于此吗?河北省多名征战全运会的教练员、运动员并不这么看。

在河北省自行车运动员石晶晶看来,跨单位组队参赛让比赛变得更加刺激、更好看了。她说,本届全运会自行车比赛现场的加油声要高于上届。究其原因,一个是联合组队让一场比赛中出现了更多参赛单位的运动员,关注比赛的人自然更多了;另一个就是旧格局打乱让比赛形势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之前比较强的选手数数就知道了,现在连我们心里都不是很有底,更别说观众了”。

跨单位组队还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参赛单位之间的隔膜,促进了相互交流。此前,各参赛单位为了取得更好的成绩,自己多年摸索出来的训练秘笈、积累的比赛经验等一般概不外传,以防对手“偷”去。而本届全运会,省体育局游泳跳水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白云峰说,不少参赛单位虽然还会习惯性地“留一手”,但既然跨单位组队,为了“两好变一好”,肯定要共享各自的经验。

省体育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刘钢认为,跨单位组队新政策还将激发各地发展所涉项目的热情。此前一个参赛单位在一个项目上可能只有一两个参赛名额,每个全运会周期只需要培养出人数相当的优秀选手即可。而在新政策下,此前“多余”的优秀运动员也可以通过跨单位组队参赛,这其实给了更多优秀选手参加全运会比赛的机会,各地培养相关项目运动员的热情将更加高涨。

刘钢说:“从另一方面看,跨单位组队鼓励各参赛单位优势互补、相互合作,这对体育事业的可持续发展无疑是有利的。”(记者王伟宏)

(责编:陈思危、陈汝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