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力弘扬塞罕坝精神构筑京津生态屏障纪实

2017年07月10日08:14  来源:河北日报
 
原标题:在燕赵大地续写绿色传奇

塞罕坝机械林场内,处处郁郁葱葱,生机盎然。(资料片) 记者 贾 恒 田 明摄

张北县小乌土沟村村民正在植树。(资料片) 记者 贾 恒摄

穿林海、跨草原,一道“绿色长城”巍然矗立于山海之间,与蜿蜒于河北大地的古老长城交相辉映,展现着这片土地上新的绿色文明。

55年,塞罕坝机械林场三代人前赴后继、艰苦卓绝,建成了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成为首都和华北地区的水源卫士、风沙屏障,用生命书写了可歌可泣的绿色传奇。

在塞罕坝精神的感召下,燕赵儿女践行新发展理念,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用对绿水青山的不懈追求,再造更多的“塞罕坝”,为京津阻沙源、为京津蓄水源,为河北增资源、为百姓聚财源,在加快建设经济强省、美丽河北的进程中,续写了新的绿色传奇。

目前,全省林地面积已达9000万亩,森林覆盖率由建国初期的3.8%增加到现在的32%。其中,防沙治沙重点区域内的张家口、承德两市,森林覆盖率分别达到39%和56.7%,由沙尘暴加强区变为阻滞区。

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河北省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对河北的重要指示精神,坚持生态优先,推动绿色发展,大力推进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建设,近5年来,全省已完成造林面积2300多万亩,相当于每年再造4个塞罕坝。

人工造林的世界奇迹

今天的塞罕坝,林海绿原、水草丰茂,是河的源头、云的故乡、花的世界、林的海洋、鸟的乐园。

但是,55年前的那个秋天,369名平均年龄不到24岁的创业者从全国18个省(市)集结上坝时,面对的却是“黄沙满天飞、飞鸟无栖树”的茫茫荒漠。高寒、低温、冻土,对人的生存都是个巨大的考验,人工造林的成活更是他们面对又必须破解的难题。曾经,连续两年不足8%的成活率,把塞罕坝机械林场逼上了“一上马就下马”的绝境。

肩负为首都防风固沙、为京津涵养水源使命的塞罕坝人,没有屈服于自然环境的恶劣,他们在平均海拔1500米的高原上倔强地植下自己的信念。

攻坚克难,改进传统的遮荫育苗法,在高寒地区首次取得全光育苗成功;因地制宜,改进苏式造林机械和植苗锹,摸索出“三锹半人工缝隙植苗技术”……科学求实,是信心回升的底气。

1964年春,背水一战的马蹄坑大会战全面胜利,创业者们面对满坡的嫩绿抱头痛哭。这一役,开创了高寒地区栽植落叶松的成功先例,也开创了国内使用机械成功栽植针叶树的先河。从此,塞罕坝造林全面铺开,创造了中国高寒沙地造林史上一个又一个奇迹——

到1982年底,林场一期建设规划完成时,塞罕坝机械林场造林96万亩,保存率70.7%,创下当时全国同类地区造林成活率、保存率之最;

到2016年底,林场造林面积达到112万亩,成为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是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

科学管林、科学护林,55年来林场没有发生过一起森林火灾,没有发生过一起大面积有害生物灾害……

美丽高岭上的百万亩林海,是忠于使命的塞罕坝三代务林人创下的奇迹。而河北大地不断扩展的绿色版图,也是燕赵儿女一代接一代、一战接一战、一轮接一轮与风沙鏖战续写的传奇。

——三北防护林河北贡献利在千秋。

1978年11月,党中央、国务院作出了一个彪炳史册的重大决策——用时70年,在我国西北、华北和东北地区建设大型人工林业生态工程。39年来,河北省内的三北防护林体系不断扩大,全省9个设区市的50多个县(市、区)共同参与构筑着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工生态林带。

目前,三北防护林正在实施第五期工程,河北省已累计投入2.2亿多元,造林绿化3980多万亩。以现在的河北省人口总数计算,相当于每个河北人造了半亩林。

——“再造三个塞罕坝”再度震惊世人。

作为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的重要部分,1999年,河北省启动“再造三个塞罕坝”工程,在张家口塞北和承德丰宁千松坝、围场御道口开始建设三个总规模521万亩的大型生态林场。

到2016年底,省级投入1.4亿多元,三个林场完成造林绿化377万亩,森林覆盖率近50%。按照省第九次党代会的部署,到2021年,三个林场要新增造林面积140多万亩,森林覆盖率要提高到72.84%。

——“绿色办奥”建设京北绿海。

作为河北省林业的“一号工程”,2022年北京冬奥会绿化项目规划总任务87万亩,涉及张家口市崇礼区、怀来县等9个县(区),重点实施崇礼奥运绿化、迎宾廊道绿化、京张赛事连接线绿化三大工程。截至目前,已分别完成各自任务的65.22%、95.45%和87.1%。

与此同时,京津保生态过渡带建设初见成效,成片林地郁郁葱葱;太行山绿化攻坚行动全面启动,巍巍太行更加秀美;小流域治理成效显现,水土流失面积逐年减少……更有持续36年的全民义务植树活动,累计10.2亿人次共植树37.8亿株,总面积达870万亩。党员先锋林、巾帼林、青年林、结婚纪念林等成为燕赵大地靓丽的绿色风景。

英雄创业越千秋。

塞罕坝和再造塞罕坝的奇迹,让人们记住的不仅仅是绿潮的涌动,更有精神的传承,“忠于使命、艰苦创业、科学求实、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在无数人心中引发持久的共鸣。

王尚海,塞罕坝机械林场第一任党委书记。马蹄坑大会战前,为稳定军心、表达决心,他把承德市内的住房退还给组织,把爱人和5个孩子接上了坝,决绝地奔赴战场。之后,他在塞罕坝一干就是13年。1989年底,他弥留之际,最后吐出的三个字是:“塞——罕——坝——”他去世后,骨灰就撒在他当年赢得第一场造林胜利的马蹄坑。如今,这片寄托着塞罕坝人对老书记深深怀念的林海,被命名为“王尚海纪念林”。

李宝金,塞北林场第一任场长。这位造林“拼命三郎”、全国绿化劳模,一年四季几乎天天“长”在林地里,就是大年初一也要到林子里转一圈。有人说他只亲树、不亲人,妻子生病也很少陪在床前,可铁汉柔情又有谁能真正懂得——1997年,48岁的妻子撒手离去,他不立墓碑,在她坟前栽下一片树,让他平生的“最爱”陪伴长眠的亲人。

如今,塞罕坝第一代务林人大多已经离开人世,他们去世时平均年龄只有52岁。当年,塞罕坝曾是全中国知识分子最集中的林场,127名大中专毕业生“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他们的子女由于缺少良好的教育,没有一人考上大学……

塞罕坝和再造塞罕坝的奇迹,是一代代燕赵儿女在党的领导下创造的人间奇迹,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所有为这些绿色奇迹牺牲与奉献的人,都成为了这壮美景色的一部分,成为持久震撼人心的力量。

华北地区的生态屏障

“改变当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为减少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当年塞罕坝的创业者几乎每个人都能准确说出这27个字,这是原国家计委在批准塞罕坝建场方案时明确的建场目标。

55年艰苦创业、造绿不止。塞罕坝机械林场的森林覆盖率由建场前的18%提高到现在的80%,年大风天数平均减少30天。如今,这里的一弯深绿,像一只展开双翅的雄鹰,紧紧扼守着浑善达克沙地南缘。

在塞罕坝机械林场的带动下,承德市加速推进造林绿化,全市有林地面积由新中国成立时的300万亩,增加到现在的3390万亩,森林覆盖率由5.8%提升到56.7%,再造了25个塞罕坝,成为华北最绿的地区。

1999年起,河北省“再造三个塞罕坝”工程启动,阻挡风沙南下进犯华北的又一场大型战役,在张家口塞北、丰宁千松坝、围场御道口三地同时摆开了战场。

这是华北地区自然条件最恶劣、土地沙化最严重、生态系统最脆弱的三个地方,也是京津主要风沙物源地和风沙通道,是官厅、密云、潘家口三口京津“大水缸”主要集水区,更是华北地区抵御风沙的第一道生态防线。

同样的苦寒高僻,同样的义无反顾,和当年塞罕坝的创业者一样,近千人的造林队伍迅速集结,挺进荒山、开进沙地,建起了11个分场、44个营林区。

塞北林场工程区大多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岭,山高坡陡,土层很薄,水土流失严重。当地人都知道,在干旱的坝上地区要想种活一棵树太难了!首任场长李宝金带着一队“死把楞拧”的务林人,硬是攻克了高寒地区引种、育苗、造林等一道道技术难关,实现了看天种植、就墒造林等一个个技术突破。工程区苗木成活率达到75%以上,种植模式被推广到西部干旱省份。

满目青山是对务林人“绿了青山白了头”坚守的最大褒奖。到2016年,“再造三个塞罕坝”工程使得134万亩沙化土地得到有效治理,在首都正北方形成了一道宽约30公里、长约360公里的绿色生态屏障。

沙尘暴曾经是2000年以前中国北方春天常见的恶劣天气。丰宁满族自治县小坝子乡“黄沙埋房”的景象曾经通过媒体的报道引发全国关注。当年,领导、专家要来考察沙情,进村的路都需要乡亲们花好几天专门清出来。

今年春天,再上小坝子。一路看到的“沙退山绿”奇观,听到的“人战黄沙”故事,让人不禁惊叹于生态修复的功效。这里的森林覆盖率已由16.6%提高到29.6%,沙化土地面积减少了59%。

“春天是一场场大风,刮得天通黄、路难行……我们把春天弄丢了。”这是小坝子乡槽碾沟村村民韩祥的女儿上初中时写的一篇作文。“如今好了,我们这儿风和沙分家了,风照样刮,但沙子没了。”老韩说,“我们把春天找回来了!”

瞄准目标、压实责任。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深入推进,河北省打响了新时期造林绿化的攻坚战——

张家口市大力实施“生态兴市”战略,加快推进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京冀生态水源保护林工程等一系列重点生态建设工程。截至2016年,全市有林地面积达2157万亩。

秦皇岛市全面实施“1146”绿化重点工程,推进国家森林城市建设,去年完成造林绿化面积32.85万亩,完成省下达指标计划的276%,为历年之最。

廊坊、保定、沧州的47个县(市、区)纳入京津保生态过渡带,2016年造林100万亩,保廊沧与京津绿屏相连、绿廊相通的一体化生态格局正在形成。

营林造林,还要管林护林。王文花是沽源县榛子沟村村民,也是塞北林场沽源分场护林员。虽然她只去过3次北京,但却一直觉得自己与北京是紧紧连在一起的。

这些年来,她一年有6个月时间待在山上,每天都围着林场转,一天要步行十多公里,花上三个多小时查看防火情况。

在丰宁国营林场最偏远、条件最恶劣的茶棚营林区,区长韩立今和护林员潘洪军看护着1万多亩林地,巡山几乎成为两人生活的全部。常年的巡山护林让两人成为最要好的朋友。2014年潘洪军去世了,在他弥留之际留给韩立今的最后一句话就是:“看好咱们的林子!”

管林护林,还要健全机制。

塞罕坝机械林场坚持生态建设为主,护林防火第一,已经建立了地面巡护、人工瞭望、视频监控、卫星监测、空中预警和专业扑火队伍相结合的全方位立体防控网络。塞北林场建立了林业公安员、林政员、专职护林员“三位一体”的护林机制,200多名护林员常年坚守在山上,做到了山上有人护,山口有人看,路上有人巡……

《河北省第四次沙化土地监测报告(2009年)》显示,五年监测间隔期内,京津周围地区沙化土地面积减少112万多亩,实现了土地沙化逆转。

国家气象局的资料表明,上世纪50年代,北京年平均沙尘天数为56.2天。近年来,北京春季沙尘天数保持在每年7.5天左右。

(责编:王红、张梦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