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砥砺奋进的五年]"太行钢城"啥当家

2017年07月05日08:17  来源:河北新闻网
 
原标题:“太行钢城”啥当家

 

在2015年举行的全国铸造展上,龙凤山铸业工作人员(左一)向客人介绍他们公司生产的高纯生铁。(资料片)

烘熔钢铁生产的切边钢。 记者 梁韶辉摄

在有“太行钢城”之称的武安,生铁产量一度曾达到全省总产量的十分之一,但产品也长期以低端生铁和粗钢当家。近年来,随着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武安现在每年生产的钢材总量已超过了生铁和粗钢的产量,一些高、精、尖品种成了“当家产品”。

武安,位于太行山东麓,蕴藏着丰富的煤铁资源。有记载,从汉代起这里就开始了生铁冶炼。

武安的钢铁企业大多为民营企业,最红火时有百余家,生铁产量一度达到河北总产量的十分之一,但产品主要是低端的生铁和粗钢。近年来,武安大力实施精钢战略,以促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2016年,武安生产钢材2571.6万吨,超过生铁(2269.1万吨)和粗钢(2379.4万吨)产量,高端、高附加值的产品成为许多钢铁企业的“当家产品”。

炎炎夏日,记者走进武安,去探访这座“太行钢城”里“当家产品”的变化。

高纯生铁成“文物”

“武安产的高纯生铁不仅填补了国内空白,还进了博物馆,成了‘文物’。”一见面,武安市发改局局长孟天增就先给我们“爆料”。

在位于青龙山工业园区的河北龙凤山铸业有限公司,记者先被安排看了一部公司刚给中国铸造协会拍摄的高纯生铁教学片,也算临时抱佛脚,恶补了一下专业知识。

高纯生铁是一种高端铸件专用铁,主要用于风电铸件、核电铸件、有低温冲击韧度和疲劳性能要求的球铁铸件等。风电用的大叶片,动车用的转向架轴承箱,还有高级汽车上的关键部件,都得用高纯生铁来铸造。

黄昏时分,夕阳为高炉镀上了一层金光,洒水车在厂区内例行降尘。二号高炉的调度室里,几名工人正盯着眼前的各种仪器和数据,密切注视着铁水的冶炼进程。“冶炼高纯生铁的技术要求很高。现在除中国外,只有德国、加拿大、日本几个国家能生产。”龙凤山铸业质量管理部主任郭天学说。

“一个民营企业,怎么想到要生产这样的顶级产品呢?”

记者的问题打开了公司董事长白居秉的话匣子。“其实,我们的压力一直挺大的。仅靠普通生铁,早就不行了。一开始我们也想像别人那样开始炼钢,生产钢材,但又怕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后来想明白了,与其四处发力,还不如利用现有的设备和资源,专心在生铁升级上做文章,所以就拍了板,要生产世界级的高端生铁,研发国内没有的高纯生铁。”

于是,龙凤山铸业聘请技术人员组成了专家研发团队,并积极寻求中国铸造协会的支持,建立了国内第一个以铸造用高纯生铁为研发目标的企业技术中心。历时3年,2010年,他们通过运用与国外高纯生铁完全不同的先进生产技术和工艺——“精料提纯+高炉精炼+炉外精处理”工艺路线,研发生产出了铸造用全灰口高纯生铁,结束了我国长期以来依靠进口的历史。

“就这一项,每年可为国内铸造企业节约材料成本约7亿元呢!2013年,我们的高纯生铁亮相中国铸造材料展览会,引起轰动。随后,我们的产品被中国工业博物馆作为文物永久性收藏。”公司副董事长、总设计师刘武城自豪地说。

目前,龙凤山铸业生产的高纯生铁已占领了国内高纯生铁70%的市场,中国一重、广西玉柴、中国重汽等多家大型企业都成了他们的长期客户。“龙凤山”成为中国高端生铁品牌,品牌价值达到3.64亿元。

高纯生铁的研发成功,更坚定了龙凤山铸业实施产品升级的决心。“现在,我们已经研发出了4种型号的高纯生铁,还生产出了亚共晶生铁。奔驰、宝马用我们的生铁,那不算什么,我们的新产品还能制造核密封罐呢。”白居秉信心满满。

“除了龙凤山铸业的高纯生铁,普阳钢铁生产的高强度造船板,奥科达的高性能焊管,也都是国内钢铁市场上的顶尖产品。这些产品的出现,正在改变人们对武安钢铁低端、同质化的老印象。”孟天增说。

钢板切个边,每吨多卖100元

“看,这个板材是切过边的,就这么一切,价格每吨多了100元!”

在位于冶陶镇固镇村元宝山工业区的烘熔钢铁有限公司的中板厂成品车间里,上海慧安科技管理团队成员、新上任的轧钢厂厂长蒋井彬指着刚下线的一批钢板对记者说。

规格一致的长方形钢板整齐地摞在地上,钢板的四边光滑平整。切下来的板头、板边,又被做成法兰盘和螺栓,废品又变成了产品。

显然,切边钢是这家企业新的主打产品。

“过去生产钢板不切边,买方买回去后还需要加一道切边工序,生产成本就增加了一块。”烘熔钢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士才介绍说,“现在切边钢价格虽然高了,但销量上去了。我们这款产品4月份首次打开了南方市场,现在在无锡市场的销量马上要突破2万吨了。”

作为武安钢铁企业引入的第一支专业管理团队,上海慧安科技管理团队2016年9月进驻时,主要还是帮助烘熔钢铁降低炼铁成本。“铁前降本固然重要,但还只是增强了在低端市场的竞争力。”李士才说,这家股份制的民营钢铁企业,主打产品一直是生铁和粗钢,钢材在总产量中的占比不到1%。“2015年企业几乎停产,除了成本问题外,关键还是在产品结构上。”

自今年1月全面接手烘熔钢铁之后,李士才和他的团队在提升炼钢指标、降低炼铁和各工序成本外,开始逐步改变其产品结构。薄规格产品比例大幅度增加,实现了8mm板的批量生产。钢板在总产量中的比例也提升到了5%。烘熔钢铁1至4月的利润率达到7.4%,资产回报率也达到了1.37%,远高于0.16%的今年1季度行业水平。

而在孟天增看来,产品结构向钢材特别是精品钢倾斜,已是武安钢铁的发展趋势。“普阳钢铁生产的带钢和高速线材、东山钢铁的H型钢和工型钢、兴华钢铁的螺纹钢等都成了他们的主打产品,新金万利的120万吨冷轧薄板和奥科达焊管150万吨生产线建成投产,更是把武安的钢材生产带到了一个新高度。”

走在烘熔钢铁厂区内,高大的烟囱吐着白烟,但记者并未闻到刺鼻的气味。干净的道路两旁,行道树绿油油的叶子在清风吹拂下摇曳。

“各个工序的改进降低了燃煤使用和排放量,再加上正常开启除尘等环保设施,所以厂区干净多了。接下来,我们会加大技术和装备的改造。今年,我们涉及环保项目的投资将达到2亿元。”李士才说。(记者梁韶辉)

(责编:王红、张梦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