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创新的践行者

——访中国工程院院士、以岭药业董事长吴以岭

徐运平 陈汝健 孙逸桦

2017年04月24日14:06  来源:人民网-河北频道
 

图为吴以岭院士诊病。

走进河北石家庄市以岭健康城,“通络 养精 动形 静神”的养生八字箴言格外醒目。吴以岭作为这八字养生文化的倡导者,也是以岭药业集团的掌门人和灵魂人物。

从乡村中医师到中国工程院院士,从创新单个中药处方到研发10余种国家专利新药,从借款开办医药研究所到市值百亿的上市公司……数十年醉心于中医络病学研究的吴以岭,拥有名医、院士、首席科学家等多重身份,但一直不变的是每周二他都在络病门诊室坐诊,8元的挂号费也沿袭多年。

潜心研究,与中医络病学结下不解之缘

与共和国同龄的吴以岭出生于河北故城县的一个中医世家。十年文革让他的高中学业戛然而止。直至1977年恢复高考时,他考上了河北医科大学(旧称河北新医大学)中医系,1年后他又考到南京中医药大学(旧称南京中医学院),成为一名文革后首届硕士研究生。

完成学业后,吴以岭被分配到河北省中医院心血管内科工作。在看病实践中,他发现针对心血管疾病的传统中医方剂多注重“活血”,也就是调理血液的粘稠梗阻,而少关注病变血管,特别是忽视毛细血管等身体微循环。“能达到更好疗效吗?”熟稔中医典籍的他带着疑问在通络病例中苦寻“良方”。

1982年底,吴以岭创新调配出了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药方——通心络,其中水蛭、全蝎、土鳖虫、蜈蚣、蝉蜕等药味让很多老中医都连称奇怪、不理解,但此后良好的临床疗效让他信心倍增。如今,治疗心脑血管病的“通心络”胶囊仍是以岭药业的核心产品,2016年销售收入达12.7亿元。

说起吴以岭与“络”的不解之缘,要追溯到他的青年时代。“1979年,我在南京读研究生期间接触到络脉、络病的课题。” 他介绍,“在古代,经络是水利学概念,好比大的江河水道是经;江河的分支——河渠以及延伸陇渠构成的网络叫络。后来被中医借用,用‘经络’来形容人体的血液循环系统。”

“两千年来,中医重点关注经,较少研究络。至清代中医名家叶天士,他将络脉、络病的概念具体化并提出治疗方法,但终究未形成系统理论体系,也无专门著作。”吴以岭感叹于“络病无学”的冷门困境。

在研制出“通心络”处方的同一年,吴以岭萌生了系统梳理络病理论的想法。通过20多年的潜心积累,由他主编的《络病学》于2004年问世,业界肯定此书建立起了系统的络病理论,也为络病学学科打下基础。目前,《络病学》教材已在40多家高等医学院校开课;以络病理论指导临床特色专科建设和新药研发,已研制出10余种国家专利新药,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等5项国家重大成果奖。

吴以岭还积极参与项目科研。由他主持的“络病理论及其应用研究”项目在2006年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医药基础理论的重大创新性成果,使医学界对心脑血管病、恶性肿瘤、糖尿病等疾病的发病机制和治疗有了全新认识。

图为吴以岭院士接受记者采访。

五位一体,让中医药真正“走出去”

“学术创新不能光停留在纸上,要实际解决临床看病的问题。”吴以岭一直强调他构建络病理论,不仅是为了填补中医学说的某项空白,更是为了解决临床治疗难题。

“病人出现心梗,通过放置支架可以解决大血管堵塞问题,恢复心肌供血。但据调查,40%的支架病人因为微小血管,也就是络脉如果依旧堵塞,心肌还是无法正常工作,进而引发心律失常甚至猝死等严重后果,可以说是临床治疗的大难题。”接着他话锋一转,“面对难题,北京阜外医院等一批西医专家开始对我的通络理论产生兴趣,并和我一起搞科研。为什么?因为通络治疗帮助解决了病人术后难题,是有用的。”

吴以岭不断将理论创新的药方应用到临床中,并将检验后的有效处方转化成新药,再将新药进行产业化,造福更多患者。他总结道:“这就是借鉴现代技术以理论原创带动临床疗效、新药研发,从而形成‘理论-临床-科研-产业-教学’五位一体的中医药品创新发展模式。”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和认可新药,吴以岭采用了国际公认的随机、双盲、多中心的临床循证医学评价方法。“完全按照国际权威公正的标准来检验,通络药物优秀的临床循证医学结果在国内外医学界引起了反响,我国已经把通络药物吸收进西医指南和专家共识用药中。这样,攻击中医‘非科学、伪科学’的人也无话可说。”他自信地说。目前,以岭药业研发的6个专利药物开展了10多项临床循证研究,已经完成的循证医学研究均得出安全有效的明确结果。

“光单个中药品,外国人还是不会用,对其中的中医药机制或物质基础也不太了解,因此要把跨国学术研究和国际注册同步。”让中医药真正“走出去”,是吴以岭多年来的梦想。2006年以来,以岭药业先后和美国贝勒医学院心血管研究室、美国杰克逊实验室、英国卡迪夫大学以及法国、瑞典、荷兰的相关机构开展合作研究,并成立了国际注册部,目前正在美国、俄罗斯、加拿大、印度尼西亚等国开展中药产品的注册工作。

图为吴以岭院士接受记者采访。

不忘初心,倾力推进健康产业

1992年,走出河北省中医院大门,吴以岭开始创业。本着“为更多患者解除病痛”的初衷,他决定将新药产业化。于是,他借钱在石家庄市开发区成立了医药研究所。如今,研究所已发展成为国家三甲中医院——河北以岭医院和价值近200亿元的以岭药业上市公司。

牵头承担完成两项国家973计划项目,坚持到医院门诊室坐诊,主持编撰中医理论著作……吴以岭最热衷的还是中医药研究的“根本”。

在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吴以岭院士建议,中医药在慢性病防治中具有特色优势,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可在慢性病防治体系发挥重要作用。

“慢性病防治是一个庞大而繁杂的系统工程,要倡导建立科学、完善、系统的健康生活方式,才能远离心脑血管病、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威胁,这就是中医所说的‘治未病’,这对中国居民的健康养生、亚健康状态调整以及慢病防治调护均具有重要意义。”吴以岭认为“养生”和“治病”同样重要,并将眼光放到了大健康产业上来。

吴以岭说,大健康产业体现在对全人群、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这其中就需要发挥中医药“治未病”优势,把中医传统养生文化理论进行梳理总结,让它在健康服务产业发展中发挥指导性作用。

从络病研究到新药研制,再到关注“治未病”的健康养生文化,吴以岭一直坚持用中医药的创新性发展来造福他人。“让更多人了解中医药的机理和作用,就是为中医药振兴发展做贡献。”谈及从医初心,吴以岭如是说。

(责编:陈思危、张梦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