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雄安:华北明珠 风景这边独好  

2017年04月11日08:26  来源:河北日报
 
原标题:华北明珠 风景这边独好 ——话说雄安(上)

  阅读提示

  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重磅新闻引发国内外广泛关注。

  因为雄安新区的设立,白洋淀和雄县、安新、容城三个冀中平原上的普通县,成为这个春天里最受瞩目的“明星”。

  回望历史,从一万年以前的冀中古湖盆洼地,到如今的“华北明珠”白洋淀;从战国时期的易水湖畔,到如今的京畿重地。独特的自然环境,特别的区位优势,都在诉说雄安新区那得天独厚的资源和历史禀赋。

  “水势汪洋”白洋淀

  4月2日,春日的华北平原,白洋淀畔。堤岸边的码头上,商铺林立,游人如织。碧波荡漾的淀面上,水鸟飞翔,游船穿梭,一派生机勃发的景象。

  虽然淀中的芦苇还没返青,但雄安新区设立的消息,似乎让白洋淀的春天来得比往年早了一些。

  横跨安新和雄县的白洋淀,是中国海河平原上最大的湖泊,面积366平方公里,现有大小淀泊143个,以大面积的芦苇荡和千亩连片的荷花淀而闻名,素有“华北明珠”之称。

  许多人认为,作为极度缺水的华北平原地区内最大的淡水湖,雄安新区的设立,和白洋淀不无关系。

  如今,坐上装有引擎的游船,从岸边到淀中心只需20分钟。然而,白洋淀的形成,却历经万年。

  一万年以前的这片土地,在永定河、滹沱河冲积扇的作用下,形成了冀中古湖盆洼地。

  战国时代,白洋淀流域成为“燕南陲、赵北际”军事要地,燕国在此筑有三台城、混泥城,赵国在南边的安州筑有葛城,两国遥遥相对,虎视眈眈。荆轲的慷慨悲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故事,就发生在白洋淀畔易水之滨。

  公元前314年,燕昭王又沿着古黄河流经白洋淀的北岸,筑起了一道500余里的长城,称为“燕长城”。一是阻止淀水的北泛,二是防止敌国的入侵,从此奠定了白洋淀自古至今的北界。

  如今,安新县著名的翠堤春晓步行街,就在当年燕长城的旧址,它在历史上曾经是硝烟弥漫的战场。伫立步行街,回望历史,烽火连绵、人喊马嘶的场面似乎浮现在眼前。

  据古籍《山海经》记载,在新石器时代,黄河下游取道现今的白洋淀注入渤海,留下了“黄河故道”的遗迹。

  而时至北宋,六宅使何承矩泛舟吟唱《蓼花游》、绘画蓝图筑“塘泊防线”,为白洋淀基本格局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白洋淀的真正形成,正是源于宋辽对峙时期的军事需要。

  研究白洋淀多年的白洋淀文化发展研究会会长周润彪介绍,宋辽对峙,以白沟沿线为宋辽国界,因此有界河之称。为抵御辽兵的进犯,宋朝采纳何承矩的建议,构筑塘泊防线。随着宋在界河沿途设塞屯兵,围堤屯田工程不断扩大,又沿今保定至安新、雄县、霸州,直到青县附近沿线开辟许多塘泊,利用这里地势低洼的特点,把一些河流与淀泊连接起来,引水灌溉,“广开水,以限戎马”,构成一条完整的塘泊防线,形成由河网、沟壕、水田、淀泊组成的“水长城”。

  直至明代,弘治《保定郡志》记载,“白洋淀,在郡治东九十里,新安县南十五里,以水势汪洋”,形成了白洋淀现在的名字,并沿用至今。

  千年古城,交通要冲

  在新华社播发的关于成立雄安新区的新闻稿件中,“千年大计、国家大事”这一提法,因其罕见的高规格而引发广泛关注。

  千年大计,面向的是未来。而追溯历史,雄安新区主要规划地雄县、容城、安新3县均很早就建城或置县,堪称千年古城。

  “据《容城县志》记载,容城始建于秦汉,有史料记载的有约3000年历史。1981年,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发掘容城上坡遗址得知,深埋最底下的‘磁山文化层’距今7000年历史。”《容城县志》主编曹宏君表示。

  雄县亦是汉代所置,名为易县,归属涿郡(今河北涿州一带)。公孙瓒与袁绍相争,最后在易京兵败自焚,即是此地。到了五代时期该地才设置雄州,后代建制虽历经更改,但雄县之名一直沿用至今。

  “相比较而言,安新县的县名则要年轻得多。”《安新县志》的编纂者之一周润彪介绍,安新县设立于1914年,当时是将安县(安州)与新安两县合二为一,各取其名之首字命名。但是安县和新安两县的设县史亦能够追溯到宋代,建城史还可以上溯到战国时期。

  宋辽对峙期间,这里还是边防要塞。据考证,白洋淀水淀中间曾积土筑台,历史上可能是屯兵驻防处与村民居住地。白洋淀北,容城县有地名叫晾马台,据县志记载,北宋年间,杨六郎被封为兵马大元帅,追击辽兵过程中,在此扎下营盘饮水休整。

  宋代以后,雄县、安新、容城地区因其在军事地理上的重要性,逐渐成为交通要冲。

  “雄县、容城、安新3县都有自己独特而延续的建置史,但在汉以后的历史时期里,它们相互之间都有着错综复杂的不断合并、分开的历史。”周润彪说,“如今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雄安新区。”

  历经千年风雨,曾经的千年古县、交通要冲,已经拥有了新的区位优势。

  按中央的提法,选择在此地设立雄安新区的一个原因,是这里交通便捷通畅,现有多条高速公路、铁路。

  目前,雄县、容城、安新一带,距离首都新机场110公里左右,车程1.5小时左右。其中,距离最近的雄县,到新机场直线距离60公里,高速公路路程89公里,车程1小时。

  新区距离北京市中心、天津市中心均在110至150公里,车程1.5至3小时。

  在铁路交通方面,雄安新区也有光明的前景。目前保定境内的高铁站有涿州东站、高碑店东站、保定东站、定州东站,距规划中的雄安新区最近的高铁站是高碑店东站,距离雄县一带约40公里。

  到2020年,首条贯穿京冀的交通大动脉——廊涿、固保城际铁路将投入运营,届时,雄安新区将会拥有非常便捷的高铁路线以及较为密集的站点。

  自然孕育北国水乡

  提到白洋淀,今天的人们都会想起这样一段文字。

  “要问白洋淀有多少苇地?不知道。每年出多少苇子?不知道。只晓得,每年芦花飘飞苇叶黄的时候,全淀的芦苇收割,垛起垛来,在白洋淀周围的广场上,就成了一条苇子的长城。”

  这是著名作家孙犁在其代表作《荷花淀》中的一段。

  芦苇荡、荷花淀,构成了很多人对白洋淀的第一印象。

  在雄安新区,尤其在安新县,白洋淀的水和物产也是许多当地人共同的记忆。

  1983年出版的《白洋淀水源保护研究图集》记载,上世纪60年代中期,白洋淀的淡水鱼平均年产量在1000万斤以上,1957年达到1775万斤的高产纪录,其中鳜鱼、元鱼、青虾,为京津宴席上的佳肴。另外,白洋淀的芦苇、芡实、菱角是淀区人民重要的水生经济植物,上世纪80年代年产约450万张苇席,居全国第一位。

  “每到夏天,去淀里捕鱼的父亲带回来的除了鱼,还会有莲藕、菱角或芡实,小孩子们怎么也吃不腻。”当地人徐庶民说起30多年前的情景,记忆犹新。

  河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王金营曾这样讲述自己父辈的故事:新中国成立之前,白洋淀的河流水网能通到沧州黄骅,白洋淀的渔民便顺着河一路出渤海捕鱼……

  周润彪告诉记者,历史上的白洋淀水域面积曾经达到1000平方公里,水量丰富,上游潴龙河、孝义河、唐河、府河、白沟引河等河流注入,史称“九河入梢”;下游湖水,则经淀东的赵北口东流,与海河相通。

  直到今天,白洋淀仍以水产资源丰富而闻名全国。淀里盛产40多种鱼虾,加之水生植物遍布,野鸭大雁栖息,白洋淀成为我国重要的淡水水产品基地之一,自然生态孕育了这片“梦里水乡”。

  “另外,白洋淀还是候鸟迁徙内陆通道途中的重要食物与能量补充栖息地。区内有鸟类197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鸟类4种(大鸨、白鹤、丹顶鹤、东方白颧),国家二级保护鸟类26种(灰鹤、大天鹅、鹰科、隼科等),有重要科研、经济和社会价值的158种,河北省有重要科研、经济和社会价值的52种,有野生两栖爬行动物3种,哺乳类14种,鱼类54种。”周润彪介绍。

  富饶的物产造就了白洋淀地区独特而多样的饮食文化。

  “我们这儿著名的美食,自己有个说法叫‘两蛋一腥’,说的是松花蛋、咸鸭蛋和鱼。我们这里有各种各样的鱼,最有名的就是‘白洋淀全鱼宴’。”周润彪介绍,“还有一些你们外地人很少吃过的菜,比如说炸荷花,就是在荷花花瓣外面裹一层面糊,然后下油锅炸,一口咬下去还有荷花的清甜。还有荷叶芽炒鸡蛋、清炒藕带,这些都是白洋淀的时令菜,可遇而不可求。”

  除了物产极为丰富之外,白洋淀在调节气候、补充华北地区的地下水、减轻气候干旱程度、维护京津及华北地区生态环境等方面,都起着重要作用。

  近年来,尽管受缺水和污染等问题影响,白洋淀一度遭遇危机,但随着我省对白洋淀生态治理力度加大,一淀清水再现汪洋。

  连日来,白洋淀补水的消息备受瞩目。从保定市王快、西大洋两个大型水库补入的水,将使白洋淀水位上涨11厘米。

  人们相信,雄安新区的设立,将大大加快白洋淀的生态功能恢复。而这,也是新区建设中的重要前提。正如专家所说:“雄安新区开发建设要以保护和修复白洋淀生态功能为前提,白洋淀生态修复也离不开整个流域的生态环境改善。”(记者王思达)

(责编:陈思危、张梦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