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观察】

唐山车检乱象:当心公权力成了小吏谋利的工具

萧然

2017年03月01日10:54  来源:人民网-河北频道
 

近日有媒体报道,唐山多个机动车检测站“黄牛”盘踞现象较为严重。一些重型柴油车司机称,年检都找“黄牛”代办,只要花点手续费,“冒着黑烟都能通过检测”。尾气检测“黄牛”包过引发网民集中关注,媒体、网民多从相关部门监管缺失等方面进行评论和讨论,舆论关注度居高不下。

据人民网河北频道监测显示:截至2017年2月28日18时,“唐山尾气检测’黄牛’包过”时间相关新闻报道量70余篇,搜狐、新浪、腾讯、网易等门户网站相应稿件跟帖均超100条,舆情仍在持续发酵。

舆情发展脉络

舆情爆发:2月27日,有媒体发表《尾气超标柴油车 花钱就能过年检》一文,披露河北唐山多个机动车检测站“黄牛”聚集,收钱后协助私家车主尤其是尾气超标的重型柴油车主造假通过年检。事件一经传播就引起媒体和网民强烈关注。福建日报、海外网、中国新闻网、中国青年网、中国网、财经网、腾讯网、凤凰网、新浪网、网易、搜狐网等媒体先后对该报道进行转发。

舆情高潮:2月28日,在最新报道中,涉事的吉祥机动车检测服务站停业整顿,并出台制度,防范“黄牛”与检测站内部工作人员勾结,站内员工的手机统一上交后再上岗,以防止他们通过电话和外面的人串通。唐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警方长期整治非法中介违规代检,但监管确有难度,只能将“黄牛”劝离检测站。

舆情持续:2月27日、28日,人民网观点频道、红网等媒体就“唐山尾气检测’黄牛’包过”事件发表评论。“黄牛”泛滥、相关部门监管缺失等问题成为网民热议焦点。

媒体观点

部分媒体认为,尾气检测“黄牛”包过应严打里应外合。

人民网观点频道评论认为:盘踞在机动车检测站的“黄牛”系社会人员,其自然无法单靠自己令尾气排放不合格的机动车检测“包过”,其所以具有这样的能耐,实际上是因为对机动车检测站工作人员进行了利益输送。一名在唐山市某机动车检测站做“黄牛”人员对暗访记者表示,好的时候代检一辆货车可以赚几百块,一个月能挣两三万,“我每月给检测站里面的人送礼就得花2万多”。而相关机动车检测站工作人员收到“黄牛”输送的利益之后,便通过种种手段,让那些尾气排放不达标的机动车变得“达标”。

其实,正如许多网友表示的,当前远不只是唐山市,全国不少地方都一定程度地存在这种机动车尾气检测“黄牛”包过的现象。正是由于一些机动车检测站工作人员与“黄牛”们里应外合,以大气治理与环境保护工作受到损害为代价,大肆谋取非法利益,而才导致滋生一些机动车检测站“黄牛”盘踞,扰乱机动车尾气监测秩序现象出现。

据唐山市一些盘踞在机动车尾气检测站的“黄牛”介绍,这些人从事尾气检测地下交易多数已达数年之久,由此可见,当地有关方面存在疏于监管的问题,这样一来,当地一些机动车检测站“黄牛”泛滥,也就并不令人感到奇怪。显然,唯有包括唐山市在内各地相关部门切实履行监管职责,对非法“黄牛”予以严厉打击,同时顺藤摸瓜,揪出背后的检测站工作人员,依法依规对其实施严惩,涉嫌犯罪的追究其刑事责任,破除里应外合利益链,才可能杜绝机动车尾气检测“黄牛”“包过”现象再出现,防范因为机动车检测腐败,破坏环境保护工作。

部分媒体认为,政府不能当汽车尾气检测的甩手掌柜。

红网评论认为:政府简政放权,把车检从车管部门让渡给社会,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垄断、腐败、效率低下等弊端,创造了优良检测环境,提高了服务质量。可是,缺少相应的监督,在人为的干预下,让检测流于形式,社会化的检测机构沦为了一些人的赚钱机构,也让冒着黑烟的不合格的车辆能够在道路上横冲直撞。

唐山车检的潜规则如此明目张胆,当地公安机关岂有不知道之理?在《关于加强和改进机动车检验工作的意见》中明确规定,当地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要设计专门机关或安排专门人员,通过网络监控、巡回检查、档案复核等方式,加强对检验机构的监督管理。可以说,监督的缺失,直接纵容了检测机构的有恃无恐和胡作非为。

唐山车检乱象,不仅仅造成环境生态治理的危害,也造成车检市场的恶性竞争。有车检乱象的不可能独此一家,全国还有多少个类似乱象呢?又会如何去解决呢?车辆年检社会化后,政府不能放手了之,在加强监督的同时,还需要完善配套机制,来促进检测机构的公平竞争、规范透明运作。

网民观点:

@jsin6h0ch3 全国很多地方公权力成了小吏谋利的工具。

@xuech117 环境治理是需要下决心的时候了。

@为你弹奏爱的乐章 仔细想想,这并不只是黄牛的原因吧,政策不健全、不从根本治理、油品质量、汽车排放等级是根本原因。

@疯狂戴夫 建议取消尾气年检机构,改为路上抽检。对于抽检不合格的车辆,限时整改,或者强制报废。

@农夫学道 我新买的车需要年检时整整验了五次都没通过,每次都是自己去检车,今天这里不合格,明天那里需要修理。我修理费都花了几千块,却还是无法通过,最后花了三百元,一次通过了。

(责编:陈思危、陈汝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