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揭秘北京假官:多冒充军官或副职 亦假亦真难分辨

2014年07月02日09:51    来源:检察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在刘丹看来,诸如假官帮忙找工作、骗取大龄单身女青年财物等案件层出不穷,这里面的原因有二,其一,假官多是朋友介绍,在讲求人情关系的我国,被害人的心理防备一般比较低;其二,被害人多少有着“官本位”或者“官员万能”的思想,认为交上“官友”,就找到了靠山。

  “除了被害人本身的一些原因,犯罪成本低、造假证容易也是假官案件频发的重要原因之一。”李立众说。

  记者在百度搜索栏里输入“办假军官证”,立刻出现了至少数十条的QQ“代办信息”。随机选取了其中一个QQ进行联系,对方表示一本普通军官证一般要价150元到300元之间,从职位到编号都可以伪造,如有需求,在北京地区的对方还可以当面交易。除了网络上有不少办假证的途径,街边也随处可见卖假军装、假印章的小摊小贩,骗子们很容易就能从各种途径购买到用于伪装身份的证件和服装,摇身一变即成“官员”。

  拔除“假官”这颗“毒瘤”

  骗子们曾享受着当官的“威风八面”,也不得不面临坐牢的法律后果。按照刑法规定,诈骗罪与招摇撞骗罪均有可能适用于假官案件,前者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后者则最高可判处十年有期徒刑。由此可见,我国对此类案件的惩罚不可谓不严厉。但是为何重刑之下,假官仍然如过江之鲫呢?北京市通州区法院一位法官认为,除了少数的“巨骗”之外,多数假官行骗的数额并不高,甚至有些案件的单笔诈骗数额还不够起刑点,加上我国面临着警力不足的问题,很多案件便成了“无头案”,这也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所以破除立案难,加大打击力度,才能使此类案件的发生得到有效的遏制。

  “公正透明化的社会渠道也是应对假官频发的方式。不可否认,我国正在朝着公开透明的社会方向发展,但毕竟在发展过程中还有很多没有解决的问题。”王爱民表示。在前述通州法院的法官看来,假官案件中,被害人的意识也亟待改变,“被害人一要提高防骗的意识,二要破除‘攀关系’办事和‘官员万能’的思想。”

  “另外,被害人在被骗之后要及时报警。”前述法官说。一些诈骗案件曝光以后,受骗者多不愿出面为行骗案件作证,更有甚者直言“我没有受骗”。例如在假司长赵锡永行骗一案中,很多被害人早就已经发现自己被骗,但多选择了隐瞒下去,因为“被一个没文化的骗了,说出去丢不起这人啊”。也有一些案件涉及金额较少,被害人只当是“花钱买教训”,几百块钱没了就没了。就像农民陈光华冒充联合国官员的案件中,在全国20多个地方行骗7年,骗了800多人,被害人中竟然无一报警。

  有专家指出,虽然不健全的社会治理体系成了催生假官的沃土,但假官能大行其道的原因也包括被害人内心深处的侥幸心理。究其根源,如果被害人不能真正从思想上破除“官员万能”的盲目心态,那么假官们就会如附骨之蛆一般,难以根除。(刘亚)

上一页
分享到:
(责编:陈思危、杨文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图推荐
  • 视频播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本网专稿
  •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