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大量待修復文物深藏庫房,但文物修復人才卻普遍短缺

河北:文物修復師緣何缺口難平

2019年07月15日16:25  來源:河北日報
 
原標題:文物修復師緣何缺口難平

  省文物保護中心科技保護部副主任梁書台正在修復文物。 梁書台供圖

  近期,圓明園啟動“修復1860”,持續修復圓明園出土的文物。目前,第一批文物修復工作正在進行中,文物修復師們用“匠心”演繹如何“化腐朽為神奇”,再現中華文明五千多年歷史長河中曾經斷流的部分。作為文物大省,河北省有大量待修復的文物深藏庫房,令人遺憾的是,雖然待修復文物已排起了長隊,但文物修復人才卻普遍短缺,且這種“不對稱”由來已久。文物修復人才為何如此缺乏?如何加強文物修復人才隊伍建設?記者就此進行了採訪。

  文物修復師比文物還“稀缺”

  “最近武安有一批文物要展出,來不及修復了隻能先進行清洗。”在20平方米的修復室裡,剛寫完趙州橋館藏欄板及構件修復報告的省文物保護中心科技保護部副主任梁書台馬不停蹄地忙活著手頭的工作。對梁書台來說,“忙不過來”是常態。“沒辦法,干文物修復這行的人太少了。”他略顯無奈地說。

  在不可移動文物領域,同樣存在修復人才短缺現象。河北博物院副研究館員郝建文,已經從事文博工作30多年,曾參與省內外多地壁畫臨摹修復工作。他表示,相對於我國古代壁畫保存的數量和保存狀況來說,壁畫修復人才嚴重短缺。而這種情況不止出現在壁畫修復領域,隨著文博事業的發展,越來越多出土文物和館藏文物需要更精心地保護和修繕,但與此對應的是修復師數量緩慢的增長率。

  曾在河北省參與修復毗盧寺壁畫的敦煌研究院壁畫修復師李曉洋表示,文物修復人才短缺問題是全國性的。“可以說,文物修復行業面臨人才瓶頸,一線實操人員太少了!”說起現狀,李曉洋有些擔憂。

  文物修復人才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大的缺口?梁書台認為,文物修復是個“冷門”,大眾認知度不高。另外,這個行業對人才的要求極高,並不是有情懷就能干得了的。“修文物其實就是一場修行。干這一行不僅要成為‘雜家’,還得感興趣、坐得住。”說到這裡,梁書台的嘴角浮現出笑容,“但要是真沉進去了,面對自己修復的眾多文物,那份成就感是無可替代的。”

  2010年從保定學院文物保護與鑒定專業畢業的小馬,已經在河北文物保護中心工作8年多,目前主要從事青銅器、鐵器修復工作。“有條件開設文物修復專業的學校很少,我的很多同學即使學了這個專業最終也沒有從事文物修復工作,能懷著‘工匠精神’堅守下來的人少之又少。”小馬腼腆一笑。

  文物修復人才培養須下“慢功夫”

  文物修復涉及多個學科的知識,這就要求文物修復師不僅手藝技能高,還要知識面廣,掌握眾多歷史文獻、科學技術、藝術評定等專業知識。因此,培養一名“科班”文物修復師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目前,省文物保護中心的文物修復師學歷背景包括高校歷史、文物保護、化學、美術、金屬材料等專業。“不管之前在學校學的什麼,面對具體的文物修復,都需要重新學習和培訓。”省文物保護中心負責人認為,文物修復是一個高度專業化的工作,人才培養需要下“慢功夫”。“現在省文物保護中心的文物修復師有4位中堅骨干力量,其余9人都比較年輕。”省文物保護中心負責人表示,年輕人想要成為文物修復界的中流砥柱,需要多年歷練,“中心每年都組織青年修復人員積極參加國家文物局舉辦的各類文物修復培訓班,提高實際操作的業務水平。”

  據了解,河北省開設了文物修復專業的高校,除了理論課程外,逐漸加入了文物保護實操課程,開始注重技能型人才的培養。有時,梁書台會應邀去保定學院為文物保護與鑒定專業的學生們講授文物修復課程。至今他還記得,該校學生曾參加“南海一號”文物修復工作,到現場后卻不敢上手。梁書台趕到后,現場指導他們如何觀察、從哪裡入手、如何掌握修復步驟。慢慢地,學生們有了手感,圓滿完成了修復工作。“還是要增加實踐機會,多請業界的老修復師們手把手教。”他認為,學校應多安排學生到一線實習,也鼓勵老師傅提早和學生結對子,這樣既有利於修復技術的傳承,也有利於人才的培養。

  把文物修復工藝傳承下去

  “資深文物修復師動手能力強,但修復理論水平亟待提高。”省文物保護中心負責人深有感觸地說,老一代修復師留下的文字資料非常少,他們的修復技藝是一代一代傳承下來的,一旦斷層,修復方法就缺失了。如何將老師傅在實踐中積累的寶貴的修復技術記錄成文,轉化為系統的理論體系,為后人學習提供便利,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對此,有業內人士認為,從根源上講,我國文物修復的根基在民間,目前我國高校的文物專業都是在考古的基礎上融入化學等學科的知識逐步建立起來的。放眼國際,意大利、日本等國在文物修復的很多領域技術先進,修復方面的經驗值得借鑒。因此,建議多渠道舉辦各類修復培訓班、交流會,為修復領域的管理及技術人員提供跨學科、跨國界的交流平台。在注重引進國際先進理念與優秀保護方法的基礎上,還可將中國很多成功的修復理念、修復方法與修復經驗向其他地區進行推廣。

  目前,省文物保護中心不斷加強修復人才隊伍建設。堅持以老帶新,發揮“傳幫帶”作用,讓年輕人多跟老師傅學習,做好文物修復工藝的傳承。另外,堅持以項目培養新人,通過讓年輕修復師承擔具體的文物保護項目,促進其成長。

  在高校教育方面,有業內專家認為,盡管有高校設立文物保護相關專業,但這些專業往往是挂靠在歷史、美術或材料等學科下,不具備獨立性,缺乏統一的學科培養模式和理論體系。將文物保護認定為獨立學科,在高等院校設立相應的院系,編寫統一教材,制定統一規范的培養方案,將有利於推動我國高水平文物保護研究和修復人才的培養。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故宮文物醫院院長宋紀蓉表示,全國還有很多文物處在一種自生自滅的狀態,需要更多的文物醫院、文物醫生,今后故宮將聯手高校共建“文物醫學院”,培養更多符合文物保護修復需要的實用型文物醫生。從醫院到醫學院,雖是一字之差,但這意味著更多文物修復專業人才的培養,文物保護的半徑將不斷擴大。(記者曹錚 見習記者吳培源)

(責編:陳思危、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