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經濟10年激活了什麼

——石家庄市挖掘夜間消費潛力的啟示

2019年06月23日08:42  來源:河北日報
 
原標題:夜經濟10年激活了什麼

  入夜,省會(石家庄市)市民在勒泰庄裡街游玩。經過幾年的培育,勒泰庄裡街已經成為省會市民夜休閑、夜消費的好去處。 記者史晟全攝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從寫字樓裡走出的年輕人、飯后休閑娛樂的市民,扎進省會(石家庄市)各大商業綜合體、商業街區,吃飯、購物、健身、泡吧、看電影……

  曾經,有人笑話石家庄是“早睡”的城市,如今,走出家門享受夜生活,已成為省會市民的一種消費習慣。

  10年夜經濟,讓省會的夜晚不再靜寂,變得繁華和靈動起來。

  讓“早睡”的城市熱鬧起來

  6月1日21時,石家庄勒泰中心庄裡街燈火璀璨、人聲鼎沸。食客們在大大小小的餐館裡,邊吃邊聊,時不時抬頭欣賞一下窗外的夜景,好不愜意。

  庄裡街“一碗蘭”蘭州牛肉面餐館經理韓靜,忙著招呼客人。這家店2014年3月底營業,4月底就推出了夜宵,營業時間也延至23時甚至24時。現在,晚上的營業額佔全天營業收入的一半以上。

  “剛開業那幾天,沒什麼人氣。2014年4月底勒泰中心舉辦‘全城盛宴’,連著幾天每天晚上都有促銷打折活動,人氣一下子旺起來。那幾天我們每天都營業到次日凌晨1時多,這讓我第一次領略到了石家庄夜生活所蘊含的巨大消費潛力。”韓靜說。

  2010年,石家庄市開始發展夜經濟,今年已是第十個年頭。如今,這座城市21時之后仍是各種商業活動的高潮,在夏季,絕大多數商家閉店時間延長到22時30分左右,24小時營業的商家更是一年比一年多。

  “當初發展夜經濟的時候,無論是市民還是商家,抵觸情緒都很大。”石家庄市商務局有關負責人感觸頗多,“有一位市民直接給市長熱線打電話:發展夜經濟不僅會打破市民的生活規律,還會造成資源浪費,得不償失。商家則直接擺出問題:延長營業時間,沒有人來怎麼辦?增加的電費誰出?人員工資誰承擔?”

  “不是商家不願意延長營業時間,而是成本確實有些高。”勒泰中心商管事業部市場營銷總經理凌志誠介紹,原來商企執行峰谷分時電價,最高時1.2元/千瓦時左右。不僅是電費高,還有些難以計算的成本,比如商場主要是女職工,如果關門太晚,她們回家的安全就讓人擔心。“每次搞大型夜場活動,都得到半夜時分,公交車也沒有了。”凌志誠說。

  為此,石家庄市成立了由主管副市長任組長,30多個單位組成的夜經濟建設工作領導小組,各部門合力為夜經濟“護航”。

  商務、發改等部門為延時營業企業申請電費補助資金,商家電費支出降低0.2元/千瓦時左右,勒泰中心一年僅電費就節省五六百萬元,北國先天下一年也能節省電費四五百萬元,商企電費總體節省近30%。

  市民夜晚出得來還要回得去。為此,石家庄市陸續延長公交車運營時間。2011年以前,省會運營最晚的公交車僅到23時。現在,主干道上的公交車運營至次日凌晨。據石家庄市公交公司統計,現在每晚乘客數量平均在近40萬人次。

  體育館晚上很晚才關門,公園、廣場照明時間比以前長了,夜市也比以前規范多了……這座習慣“早睡”的城市開始熱鬧起來。

  “夜經濟激活了潛在的消費欲望,成為石家庄特有的商業現象,如今,越來越多的商家主動延長營業時間。”石家庄市商務局有關負責人說。

  夜經濟激發城市發展活力

  現在每到晚上,隻要一有時間,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陳璐總喜歡到街上走走,看看休閑的人群,欣賞璀璨的夜景,感受下省會夜晚的變化。

  但在2011年10月他接到《石家庄市夜經濟發展“十二五”發展規劃》的編制任務時,這個城市的夜晚可不是這樣。

  “到處是漆黑一片,過了20時,市區很難找到開門營業的飯店,也就KTV還亮著燈。跟周邊省會城市相比,石家庄的夜經濟處於下游水平。”陳璐認為,石家庄迫切需要通過發展夜經濟,來提升城市品質,激發城市發展活力。

  陳璐和他的同事利用三個多月時間,到沈陽、天津、太原、鄭州、濟南、武漢、上海等多個城市進行實地調查、體驗,力圖通過解析這些城市發展夜經濟的成功模式,為石家庄發展夜經濟尋找思路。

  陳璐發現,與夜經濟比較發達的城市相比,石家庄除了氣候條件不具備先天優勢外,綜合性、現代化的消費載體相對較少,缺乏代表性的城市綜合體、特色商業街區,夜經濟的業態有待豐富,城市夜景亮化單調,服務配套跟不上……

  “城市原有的規劃並未為夜經濟保留足夠的發展空間,這就需要從源頭規劃入手,保障其發展空間和良性發展。”陳璐說。

  加快補短板、強弱項、找特色,石家庄市2012年初出台了《石家庄市夜經濟發展“十二五”發展規劃》。此后,石家庄市根據規劃,每年制定具體建設方案,定目標、定重點、定責任、定時限,扎實穩步推進。

  以前外地人來石家庄,晚上隻能去唱唱歌。如今可以隨時找個小酒吧聊聊天,也可以去洪順曲藝社聽聽相聲,還可以到滹沱河邊上欣賞夜景。石家庄的夜生活已不只是吃和購,還有文化、體育、休閑……

  “2011年剛創立的時候,我們一度還送票,即使這樣,上座率也不高。隨著夜經濟的發展,現在一年四季的上座率都比較高。”洪順曲藝社副總經理高麗香說。

  10年間,石家庄亮化了600多座樓宇,增加了4800公頃的綠化面積,110個110警務站也在維護著良好的治安環境……

  從無到有,從少到多。夜經濟越來越成氣候,北國先天下、萬達廣場、萬象城……15家高端大氣、業態齊全、環境舒適、以體驗式消費為主的商業綜合體,已成為市民夜間休閑消費的首選,也帶動周邊形成了區域聚集性的一站式綜合休閑消費商圈。勒泰中心庄裡街、民生路步行街、民族路步行街等13條經營相對規范,風格不同的商業街區,也成為市民夜間遛彎、淘貨、品嘗美食的重要目的地。

  在夜經濟的帶動下,整座城市變得活力迸發。數據顯示,石家庄商業企業夜間營業收入佔全天的20%左右,平均每年增長15%以上。

  培育地標性、代表性的夜經濟品牌,打造城市新名片

  4月15日晚,2019年石家庄市夜經濟啟動儀式在民族路步行街舉行。

  今年,石家庄市以“繁榮夜經濟、豐富夜生活、打造活力石家庄、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求”為目標,打造夜經濟盛宴,力爭形成對京津和周邊城市具有較強吸引力的區域性休閑消費中心。

  調查顯示,近年來,石家庄夜間消費的主力多為80后、90后,消費領域涉及特色美食、潮范購物、文化娛樂等方面。

  消費需求的變化,就是城市夜經濟功能提檔升級的風向標。

  “當初發展夜經濟,大力度發動大小商戶延長營業時間,主要是想先把夜經濟的氛圍烘托起來。而如今,石家庄的夜經濟迫切需要提升品質、形成品牌,成為代表城市的新名片。”石家庄市商務局有關負責人說。

  北京的三裡屯是首都夜生活的名片,還有成都的寬窄巷、南京的夫子廟、杭州的河坊街等。這些既是商業街區,又是文化名片,還是不錯的景點。

  而盤點省會乃至我省其他城市夜經濟的發展現狀,缺少的正是這種展示城市文化與活力,帶有地標性、代表性的夜經濟品牌。

  “讓夜經濟實現常態化、品牌化,石家庄一直在努力探索。”石家庄市商務局有關負責人說,商業綜合體及特色街區,全年都在不斷推出豐富多彩的促銷及文化娛樂活動,滿足市民的多樣選擇。現在,即使是寒冷的冬夜,市民也有諸多休閑場所可以盡情游玩。

  今年,勒泰中心對負一層進行了升級改造,推出一個新的主題街區——石門老街。“這個街區以民國風為視覺元素,搭配網紅小吃、非遺特色美食等,最主要的是不受氣候條件的影響,打造四季不落幕的夜經濟。”凌志誠說。

  今年春節期間,西安“大唐不夜城”、重慶兩江夜游、西雙版納“瀾滄江湄公河之夜”等夜間體驗項目火爆﹔今年元宵節期間,故宮首次舉辦“紫禁城上元之夜”活動,門票一開售便“秒光”……

  反觀石家庄,還有不少差距。“目前,石家庄夜經濟面臨優質供給不足的問題,夜間消費‘菜單’有待豐富。”陳璐說,像石家庄的滹沱河兩岸、山前大道等,都可以進行很好的開發,打造夜間休閑娛樂項目,賦予這座城市更多的動感、時尚與活力。此外,引進大型主題公園、體育賽事、品牌化的節慶活動,也會更有利於夜經濟繁榮。

  夜經濟離不開夜文化。傳統認知上的夜經濟,更多是吃飯經濟、購物經濟,文化娛樂方面也多限於影城、KTV。事實上,夜經濟街區不單要有24小時書店,還要讓體育館、大劇院等文體場所活躍起來。當圖書館、博物館啟動夜間模式,戲曲、曲藝唱響夜空時,經過文化這支色彩瑰麗的畫筆點染,城市的夜經濟名片才會更有意蘊。

  “從長遠看,政府部門在夜經濟的孵化和支持上還有不少工作要做。另外,支撐夜經濟的諸多新業態、新模式等,也需要快速發展。要真正變身‘不夜城’,還需要讓城市的夜晚‘亮’有品位、‘游’有內容。”陳璐說。(記者賈楠 王峻峰)

(責編:陳思危、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