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淵於張騫使,館陶出了奉使官

——復原張騫譯官甘夫與“絲綢之路”“一帶一路”的有關史話

2019年06月05日14:51  來源:人民網-河北頻道
 

河北省館陶縣有個名不見經傳的胡堡村,不要說外地人,就連當地人很少知道這個村子,在古老的大運河畔,它默默無聞地靜守著這片土地。時間追溯到兩千多年前——公元前2世紀,這裡上演著動人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個很重要但卻被歷史遺忘的人,他叫甘夫亦有稱甘父,又名堂邑父。

公元前166年,匈奴十四萬精兵大舉進犯西漢,這時候的西漢王朝經過漢初的休養生息和漢文帝的勵精圖治,國力逐漸強盛,飛將軍李廣初入軍營,作戰英勇,殺敵無數,在他的帶領下,屢次打敗匈奴,俘獲了大量匈奴軍民,少年甘夫就是其中一個。

甘夫,匈奴族人,他父親是馬苑屬官的部下,他經常跟隨父親在河西走廊一帶活動,精通匈奴語、大月氏語,善騎射。公元前166年被俘后,漢文帝劉恆將他賜予愛女館陶公主劉嫖的丈夫堂邑侯陳午為家奴。

甘夫在堂邑(今山東聊城市堂邑鎮,原屬山東館陶)陳午府上兢兢業業本分做事,得到公主劉嫖與駙馬陳午的賞識。公元前164年,公主劉嫖和駙馬陳午帶著眾家奴來到自己的封邑地館陶,甘夫也在隨行之列。到了館陶,公主與駙馬視察水利、查看民情,看到館陶這幾年賦稅頗豐,內心甚感愉悅。幾天后,館陶公主劉嫖一行返京,為方便對封邑地的管理,就留下了幾名得力家奴,封甘夫堂邑父,統管封邑,常駐今館陶柴堡鎮一帶,就這樣,甘夫開始了他在公主封地的生活。

甘夫與伙伴們在黃河不遠處的一個村子裡住了下來,他幽默風趣,能文能武,很有親和力,很快和館陶的老百姓打成一片,建立深厚感情。他教館陶百姓養牛養羊,種植蔬菜水果,幫助館陶公主劉嫖打理封邑地的事務,還娶了一位美麗的館陶姑娘,生育了幾名子女,大有在館陶開枝散葉安家立命之勢。

這樣十幾年過去了,約公元前150年,甘夫等人接到館陶公主劉嫖和堂邑侯陳午的命令,讓他們回長安復命,甘夫帶著妻兒辭別館陶父老,跟著一眾兄弟返回長安。為了紀念甘夫在這裡生活過,村民們把村名改為胡福村(甘夫是匈奴人,也稱胡人),后宋遼交戰楊家將在這一帶打仗更名為胡堡,沿用至今。現胡堡村還有甘父祿遺址及新建的甘父公園。

公元前138年,匈奴不斷侵擾邊境,漢武帝劉徹意欲聯合大月氏攻打匈奴,派張騫出使西域。漢武帝自幼和自己的姑母兼岳母館陶公主劉嫖關系密切(劉徹能當上皇帝館陶公主劉嫖起了很大作用),所以漢武帝得知甘夫精通漢語、匈奴語、大月氏語、大宛語,善騎射,熟悉西域地形,便從姑母家中要來甘夫,讓他作為張騫的助手,隨張騫出使西域。

張騫率領一百多人從長安出發,一路西行,風餐露飲,吃過很多苦頭,幸虧甘夫熟悉地形精通射技,在張騫迷路時做好向導,在張騫遇險時保護他,在張騫挨餓時打獵野物給他充飢。《漢書·張騫傳》有記載:“甘夫(堂邑父),胡人,善射,窮急射禽獸給食。”

最為重要的是,甘夫還極盡“斡旋”之力拯救了張騫的性命。張騫百人探險團隊,剛進入河西走廊地帶,就被匈奴人截住了,並被匈奴人扣押10年之久。當時正值漢匈大戰最為激烈的時候,一幫有模有樣的漢朝使團,大老遠去西域做什麼?匈奴人恐怕不會不想知道,張騫及其隊伍所有人,都極有可能被匈奴殺個一干二淨,然而匈奴人並沒有那麼做!雖然張騫一行人被扣押了10年,但是張騫似乎一直很得匈奴人的賞識,並做主讓張騫娶了妻生了子。作為語言、文化皆不通的漢人,張騫能夠保住性命並得到匈奴人的賞識,這其中,甘夫所付出的努力不言而喻!

甘夫,最可貴的不是他的本領,而是作為匈奴人,他對漢人張騫的忠心耿耿!其忠誠不二的品質尤為打動人。甘夫有太多的機會回到自己的故土匈奴,張騫使團來回途中均被匈奴人所扣、在西域小國遭遇性命之憂,甘夫都能輕易脫身甚至殺掉張騫獲得封賞!但是他沒有這麼做,而是“自討苦吃”、矢志不渝地陪伴張騫左右。100多個人的使團,最終隻有張騫和甘夫兩人回到大漢國都長安。漢武帝沒有忘記張騫,封了他博望侯﹔漢武帝也沒有忘記甘夫,封了他奉使君。

甘夫同樣沒有忘記他生活過十幾年的館陶,西域歸來后,他又回到胡堡村,將他從西域帶回來的種子率先種植在這塊熱土上,直到現在,胡堡村周邊的大坑裡還有野生葡萄,農戶種植石榴苜蓿等,附近翟庄村還有漢傳西域胡瓜,據傳都是當時引進種植的。

胡堡原來叫胡家堡,有十三條街,在黃河古道旁,后被淹被黃土復蓋,無一人幸存,后在明朝大移民,才形成了兩條街,即今日前后胡堡!因甘夫而得福的胡堡村學習和發揚甘夫忠誠、勇武、開拓進取的精神,挖掘絲綢之路文化,唱響一帶一路文化,在館陶縣永濟河畔打造西域田園,美麗鄉村,幸福千年傳承!(楊慶華 芾笠)

(責編:陳思危、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