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情 奮斗者

山村脫貧領路人

——記靈壽縣車谷砣村黨支部書記陳春芳

2019年05月27日08:57  來源:河北日報
 
原標題:山村脫貧領路人

  圖為陳春芳(右)在車谷砣村晉察冀邊區造幣廠舊址恢復施工現場。 通訊員 李學彥攝

  全面小康路上

  一個都不能少

  “俺一個人干好了,富俺一家﹔把村子搞好了,鄉親們都受益。現在看,這個目標基本實現了,但一個村富不算富,俺還要帶領著這道溝裡的鄉親們一塊兒奔小康,努力繪就一幅以綠色為底色的車谷砣生態畫,真正實現美麗有綠色支撐、富裕有產業支撐、幸福有小康支撐的奮斗目標。”

  ——陳春芳

  又是一年茶花盛開時。

  靈壽縣車谷砣村千年古茶樹下,一位黝黑的中年漢子瞅了瞅山下已經通車的水泥路,又看了看村口正在鋪油的迎賓路,撓著頭自言自語:“讓俺干活,沒的說,可讓俺上台講話,還真怵頭!”

  思考了幾分鐘后,這位男子跺了跺腳,像給自己鼓勁似的說道:“一會井陘礦區的客人來了,俺就從路講起,講俺和鄉親們打通心路、劈開山路、蹚出新路的整個過程。”

  他就是全國脫貧攻堅獎獲得者、靈壽縣車谷砣村黨支部書記陳春芳。也正是他,不顧家人和朋友的勸阻,毅然放棄了縣城年收入40萬元的生意,義無反顧地回到大山溝,劈山修路、發展旅游,帶領鄉親們走上了脫貧致富的康庄大道。

  打通心路,推開脫貧致富的大門

  5月10日一早,陳春芳換上了一件半新的夾克服,蹬上了那雙已經縫補過一次的皮鞋,對著鏡子看了一眼這身自認為還算說得過去的“行頭”,然后小心翼翼地從上衣兜裡拿出了那枚閃閃發光的黨徽,戴在了胸前。

  “陳書記,這是要去城裡開會呀?”看到陳春芳出了門,村民李毛追上來問。

  陳春芳笑著說:“不去城裡,我去咱村新民居施工現場看看。”

  李毛搖著頭說:“不對啊,平時隻有出去開會你才穿皮鞋啊?”

  “今天不一樣,因為井陘礦區的客人要來咱們村參觀!”

  “真的呀?俺去看看誰在家,讓大家伙都把家門口收拾得再干淨點,可不能給咱們村丟了臉!”李毛轉過身,挺直了腰板,去招呼鄉親們了。

  看著李毛的背影,陳春芳開心地笑了。

  迎面走來的村黨支部副書記李建設拽著陳春芳感慨地說:“這幾年,咱村子變了,鄉親們也變了……”

  李建設的話把陳春芳的思緒拉回到八年前:車谷砣全村69戶人家、204口人,2012年人均收入還不足800元。2012年村黨支部改選前,村裡的老黨員高成玉帶著兩名黨員跑到縣城請他回村。

  當時的陳春芳在縣城做煤炭生意,年收入40萬元,日子過得挺富裕。看著黨員們期盼的眼神,陳春芳作出決定:回村,帶著鄉親們共同致富!

  當年,陳春芳高票當選村黨支部書記。

  車谷砣村,抗日戰爭時期曾是晉察冀邊區的后方基地,更有千年古茶樹、著名詩人李學鰲故居等景點。深厚的文化底蘊和優美的自然風光,搞旅游開發是個好路子。

  於是,陳春芳提出了發展旅游的想法。

  “幾年前村裡發展過旅游,沒弄成,當時不光鄉親們不看好,兩委委員心裡也都敲著鼓!”李建設說,為了打消村民疑慮,陳春芳帶著黨員、村民代表到平山、阜平、贊皇等地考察。

  看到了外面的世界,鄉親們的心路打通了。車谷砣村那扇通往富裕的大門,也隨之被推開。

  劈開山路,打通制約發展的瓶頸

  載著井陘礦區50余名基層黨支部書記的兩輛中巴車,從201省道一駛入通往車谷砣村的8米寬水泥路,車內便不時傳來稱贊聲。

  “不簡單,真的不簡單,10公裡的盤山路,可不是說句話就能修通的!”

  “這到底是個啥樣的村支書,支撐他修路的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力量?”

  ……

  在村兩委的活動室內,陳春芳簡短的幾句話,便解答了所有人的疑問。

  “沒有一條像模像樣的出村路,談何發展旅游?想投資的人來了好幾撥,走了走這條路,結果一個都沒能留下來!”陳春芳說,狹窄、崎嶇、泥濘的進山路是他們村無法越過的坎兒。

  “就算砸鍋賣鐵,開山劈地,也要修好咱村的路!”陳春芳當年的這句話,鄉親們記憶猶新。

  鄉親們本來就窮,攤錢修路不現實。“我帶頭拿出5萬元,李建設也拿出5萬元,村兩委班子成員你1萬我2萬,硬是籌集了18萬元啟動資金。2013年,這條進村路就正式開始修建了。”陳春芳說。

  施工中,經常需要在懸崖峭壁上打眼爆破、鏟除岩石。為了節省費用,陳春芳都是帶著鄉親們自己干。“我們用繩子把自己吊在半空,用杠子和鋼钎排除險石。”陳春芳介紹,當時他有200多斤重,大家伙兒怕出危險,勸他別上去。“我告訴大家我有經驗,其實我一點經驗都沒有,但我是黨支部書記,必須我先上。”

  修路涉及到佔地賠償,陳春芳瞞著愛人把縣城的商品房進行了抵押,拿到30多萬元貸款,放到了村委會的賬上。

  經過2年6個多月的努力,9.8公裡長、8米寬的公路終於修通了。

  參加觀摩會的客人進了村,經營民宿的村民王貴榮便上前打招呼,還主動介紹著自家的小院:“24小時山泉水,純天然農家飯……”

  一個小山村,居然還通著自來水?

  “陳書記上任后,不僅把山泉水引進家家戶戶,還帶著鄉親們建了一個水庫呢!”王貴榮說。

  在深山峽谷中修大壩、建水庫,由於施工難度大,沒有工程隊願意干。

  別人不干自己干!陳春芳和十幾位村民組成了大壩施工隊。2016年春天,一座庫容15000立方米的“高峽平湖”像明珠一樣閃耀在深山峽谷中,給車谷砣村再添一景。

  蹚出新路,探索共同致富

  千年古茶樹花開正旺,沁人心脾。

  在陳春芳眼裡,千年古茶樹不但能給村裡聚人氣,還能變成鄉親們的“搖錢樹”。

  “可別小瞧這棵古茶樹,它常年受到山泉水的滋潤,茶味純正,清爽可口,堪稱珍貴的‘千年烏金子茶’。”陳春芳介紹,通過嫁接培育茶樹苗,他們已經培育了近500株,今年秋天將全部種植到村裡的茶樹基地,“到時候俺們村就又多了一個致富的產業嘍!”

  因地制宜,資源共享,謀劃致富項目,陳春芳一直在探索新路子。

  眼下,村裡130多套新民居正在抓緊裝修,今年8月底村民將全部搬入新居。空下來的舊房子怎麼辦?

  “我們把村民騰出的房子全部回收,統一修建具有太行特色的瓦房建筑,打造民宿小鎮。建好了承包給村民經營,村裡統一管理。”陳春芳說。

  陳春芳還為村內謀劃了野生獼猴桃種植、野生韭菜栽培等產業。目前,2000余畝的野生獼猴桃產業帶已經初具規模。

  如今的車谷砣村,人均收入早已過貧困線,徹底摘掉了窮帽子。

  “一個村富不算富,一條溝富才算富。”在陳春芳的建議下,溝域中的黃土梁、南槍杆、團泊口和南寺村被納入車谷砣旅游開發成員村,創造性成立了砣河黨總支,並按照“一村一品、一庄一特、一溝一景”的建設思路,打造總投資21.5億元的中國·車谷砣全溝域生態旅游度假區,通過村兩委+合作社+農戶+旅游開發公司的“四位一體”合作經營模式,帶動溝域各村庄共同發展。

  “守住綠水青山,奔向全面小康。到2020年,我們要建成省內一流的康養度假景區,帶領鄉親們一起步入小康。”陳春芳說。(記者任學光 董昌)

(責編:陳思危、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