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起生:93歲老兵一生踐行“跟黨走”

2019年05月16日18:06  來源:人民網-河北頻道
 

93歲離休干部肖起生。攝影 程學水

在青龍滿族自治縣青龍鎮前庄村,93歲離休干部肖起生的房子,是36年前蓋的,跟周圍鄰居家比,顯得有些低矮。

然而,老人在院子裡親手砌出了小水池,搭起假山、小橋,種花種樹……讓走進來的人,都會驚嘆不已。

5月初,院裡的幾株牡丹盛開,大朵紅花點綴在綠葉中,好看得讓人難忘。去年花開的時候,肖起生離開家,進行了一次遠行。

那時,已經92歲高齡的肖起生獨自坐上火車,奔赴5000多裡外的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為貧困村捐出僅有的10萬元積蓄,用於幫助村裡脫貧。

回家后,肖起生很少提這件事,在這名1945年參軍的抗戰老兵心裡,這趟艱難行程,只是再一次完成任務。

肖起生離休后,曾卸下一身任務。而信仰讓老兵再次回到起點——他開始扶貧、助學,把竭盡所能幫助別人,當成必須去完成的任務。

30多年來,老人究竟完成了多少次這樣的任務,已經數不清了。

一定完成這個任務

2018年3月,肖起生從報紙上看到報道:在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慶恆村黨支部書記吉克石烏,向習近平總書記匯報村裡的脫貧工作。

肖起生19歲就在青龍參軍入伍,1947年入黨,隨著部隊走南闖北。知道吉克石烏所在的慶恆村很貧困,他心裡難以平靜,“大涼山是革命老區,不能看著那裡的老百姓受窮。”他決定將自己積攢的10萬元錢捐給慶恆村。可是,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他想通過多種途徑將錢匯過去,都沒有成功。

於是,萬分著急的老人決定自己去送錢。2018年5月,老戰友接他到承德聚會,趁這個機會,他瞞著家裡,到北京坐上了去四川的列車。

列車上,肖起生突然胸悶,有心臟病的他怕自己撐不住,趕緊告訴列車長。列車長及時通知了肖起生的家人。

在成都站,趕來的小兒子肖衛平接到了肖起生,“爸,你心臟做過3次手術了,到不了大涼山,咱回家吧。”肖起生搖頭,“兒啊,這個任務我一定得完成,死在那裡也願意。”

擔心父親身體的肖衛平隻好想辦法聯系上了吉克石烏,可吉克石烏也勸不回老人,雙方約定在涼山彝族自治州州府西昌市見面。

當吉克石烏穿著民族盛裝出現在肖起生面前時,他激動得老淚縱橫,“我終於把錢送到了!”

要苦自己照顧好別人

5月7日,距離肖起生從西昌回來快一年了。吉克石烏送給他的一套漆碗,還原樣擺在櫃裡。老人生活儉朴,這套碗成了家裡幾年來唯一新添的東西。

88歲的老伴兒吳鳳蘭,在廚房攪了攪鍋裡的白粥。好幾個罐子裡都裝著咸菜,她盛出一碟當菜,這些就是午飯。

有鄰居在門外喊了一聲,吳鳳蘭拎起一個空桶小步跑出去。村裡進行自來水改造時,肖家拿不出錢,現在還得打井水用。這兩年,老兩口歲數大了,鄰居們誰往那水井邊去,就幫忙拎一桶回來。

“老爺子的錢都捐了,過日子靠老太太那幾個退休金。”鄰居說。有時大伙兒逗吳鳳蘭,“還給別人捐?低保戶都比你吃得好。”吳鳳蘭聽了,光樂不言語,她明白老伴兒的心思。

肖起生年輕時在外地工作,一次接到母親生病的電報,他帶上攢了大半年的300元錢,請假回了前庄村。到家時,母親已經好轉,但村裡還有好多人都生病了,有些人還很嚴重。

聽母親說以前大家總幫助家裡,肖起生就把300元錢都用來給村民治病,還在村裡建起了衛生室。

“他是知恩圖報的人,黨的恩情大,告訴他要苦著自己,照顧好別人,他就這麼做。”吳鳳蘭說。

工資總是一到手就捐了

1980年,肖起生從部隊回到原籍青龍,任縣人民醫院副院長。1983年,他離休回了前庄村。

當時,村裡的小學十分破舊,肖起生一看,連桌椅還是自己小時候用的,他趕緊拿出積蓄,又借錢湊了3萬元,修葺校園,添置桌椅等設施,還蓋了兩間圖書室,購買了1000多本課外書。

見學校沒醫務室,他又拿出10個月的工資1000多元,購置器材藥品,為小學建起“紅十字站”,還經常去免費服務。

往學校跑的勤了,隻要一知道有孩子交不上學費,肖起生就會主動找上家門,包下他們的學費。

除了關心教育,肖起生也常為外地受災群眾捐款。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的第二天,他就捐出了2000元。

離休后的30多年裡,肖起生堅持扶貧助學,幾乎每個月都是手裡的工資還沒攥熱乎,就捐了出去。

開荒種樹資助學生

老人雙手粗糙,關節嚴重變形,即使自然地垂在褲邊,也像在張牙舞爪。

當了一輩子醫生的人,咋會有這樣一雙手?

這都是因為肖起生曾在河灘開荒種果樹,一干就是10年。

1990年,肖起生發現自己的工資不夠用了,他貸款7萬元,想改造村裡的10畝荒灘,種果樹掙錢,繼續資助學生。

當年11月,肖起生背上一口鍋、一套鋪蓋,在荒灘上搭起個小棚子,開始墾荒。他和雇的工人一起挖石頭、填土,用了3年時間,填出了7畝果園。又過了3年,樹上結出了果實。

那些年,肖起生吃住都在園裡,累得甚至直不起腰來。后來,老人靠果園掙了5萬多元,全部投入到學校和孩子們身上。

2000年,75歲的肖起生身體越來越差,勞作造成了嚴重的關節炎,他才把果園交給了村裡。

高齡的校外輔導員

7日下午,記者來到前庄村小學,眼前教學樓寬敞,操場平整,很難想象出肖起生改造前的樣子。

校園裡,肖起生仍是孩子們能脫口喊出的“肖爺爺”。

從離休后,肖起生就當起了小學的校外輔導員,每隔幾周就來到學校,給學生們講紅色故事、衛生知識,叮囑他們好好學習。如今,93歲的老人仍在堅持。

而老人一直在做的事,還有資助貧困生。現在,肖起生已經累計資助過80多名學生了。

老人拿出兩張自己80歲生日時的照片,一張是3個兒女圍在身邊的合影﹔而另一張上,8名被資助過的孩子站在他身旁。老人更加珍視后一張照片,哪個孩子考上了什麼學校,他都記得。

“這些孩子如果不能繼續學習,就耽誤了一輩子。他們受到教育,就能對國家有更多的貢獻。”肖起生說。

信仰在大涼山落地生根

肖起生經常會想起去西昌的經歷。在劉伯承和小葉丹的雕塑前,他深深地鞠躬。吉克石烏帶他看瓊海,“波光粼粼的,太美了!”

“我們跟著黨,就是為了讓每個人都過上好日子,每一處土地都像發著光的湖水那麼美。”老人的信仰純粹又浪漫。

讓肖起生老人非常遺憾的是,他沒能到吉克石烏的村子裡看看。他一直惦記著位於大涼山腹地的慶恆村。

此時,5000多裡外的慶恆村裡,吉克石烏正帶著村民為“起生合作社”忙碌著。

“合作社剛成立,為了感謝肖老,就用他的名字命名。”吉克石烏說,老人的捐款已在村裡的賬戶上,他們用得特別慎重,目前給貧困老人買了生活用品,給村幼兒園孩子添置了衣服。

讓人欣慰的是,吉克石烏說出了更好的消息,“有了多方支援,前不久村裡脫貧了。在昭覺縣,很多人都知道肖老的事,很震撼,要向他學習。”

而吉克石烏帶來的消息,隻能由記者貼在老人耳邊轉述,他的聽力最近變得很差。

堂屋裡,總是聽不清聲音的肖起生,習慣安靜地坐著。他的發型還跟牆上照片中挂滿軍功章的小伙子一模一樣,只是已成滿頭白發。

“完成這件事,我吃得好,睡得好。”老人坦然開口,毫無對歲月逝去的遺憾,“這輩子都按黨的要求去做,我很高興。”

沒人知道,他是否還會去完成下一次的任務。就讓我們記住老兵的名字,他叫肖起生。(秦皇島晚報記者王鴿、唐曉輝、杜楠   通訊員孫寶杰)

(責編:祝龍超、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