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2018 年初那些懸念怎樣了

2018年12月26日08:42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特稿:回望2018 年初那些懸念怎樣了

  回望2018 年初那些懸念怎樣了

  今年年初,新華社梳理了2018年國際政治、經濟、科技等“六大懸念”。歲末回望,這些“懸念”實際如何發展?年初預判應驗了多少?

  懸念一:“中東亂局3.0時代”如何演變

  年初展望:隨著2017年“伊斯蘭國”垮台,中東地區主要矛盾也在發生變化,什葉派和遜尼派兩大陣營間對立加劇,在域內外各種勢力攪動下,正在開啟的“中東亂局3.0時代”如何演變牽動各方。

  歲末回望:2018年,中東地區國家間和域外國家間較量更加頻繁和復雜。新年伊始,土耳其對敘利亞境內庫爾德武裝發動軍事行動,凸顯土耳其與支持庫爾德武裝的美國的矛盾﹔以色列對敘境內目標多次發動空襲,與沙特在對待伊朗問題上似乎達成一定默契﹔而沙特記者卡舒吉在土耳其遇害,則令土耳其與沙特關系陷入緊張。

  美國搬遷駐以使館至耶路撒冷、退出伊核協議、對伊朗極限施壓等一系列動作令中東亂上加亂。伊朗則以軍事演習、試射導彈回應。海灣局勢危機四伏。

  總體看,舊平衡已破,新秩序仍遙。美俄博弈,美以與伊朗之間的斗爭,土耳其、沙特等地區大國之爭,再加上固有的教派陣營之爭,造成中東亂象四起。隨著力量消長,各方分化組合正以戲劇化方式快速演進,未來亂局可能更加難解。

  懸念二:“通俄門”之火燒向何方

  年初展望:美國檢方對“通俄門”事件的調查近來取得重大進展,但迄今已公布並獲証實的信息還不足以對特朗普構成實質性打擊。“通俄門”之火燒向何方,成為美國政壇一大變數。

  歲末回望:正如年初展望的那樣,“通俄門”調查始終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心頭一塊陰影。隨著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米勒團隊對“通俄門”調查不斷推進,包括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弗林在內,多名與特朗普有關的人士已認罪,並向檢方提供了不利於特朗普的証詞。

  鑒於美國國內黨爭加劇、民意分裂,“通俄門”繼續發酵的可能性較大。但由於共和黨繼續控制著參議院,民主黨也不太可能輕易發起對特朗普的彈劾。

  懸念三:西方反恐形勢能否好轉

  年初展望:2017年西方反恐形勢嚴峻。2018年西方國家安全形勢依然不樂觀。

  歲末回望:2018年,西方發生的重大恐怖襲擊事件明顯減少。法國、比利時、英國等地發生了一些恐襲,美國槍擊案依然不斷。

  恐襲減少並不意味著安全感增加。歐盟委員會一項民調結果顯示,29%的歐盟國家民眾認為恐襲是歐盟面臨的最重要問題,僅次於擔憂移民問題的受訪者比例。

  美國社會裂痕日深,中期選舉前甚至出現針對政治人物和媒體的連環炸彈包裹事件。歐洲一些國家則因社會矛盾加劇呈現動蕩跡象,抗議活動不斷發生並造成人員傷亡。由此可見,安全問題仍將是西方需要長期面對的難題。

  懸念四:朝美關系能否出現轉機

  年初展望:2017年,朝鮮多次試射彈道導彈並進行了第六次核試驗。但朝美雙方都應認識到,以強硬對強硬的對抗方式隻會讓半島局勢陷入惡性循環。隻有落實中俄提出的“路線圖”才能真正化解危機,維護地區和平穩定。

  歲末回望:2018年,朝鮮在對外交往上積極主動。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三度訪華,與中方就雙邊關系及半島局勢等重大問題達成諸多共識﹔朝韓領導人先后三次會晤﹔朝美關系出現重大轉機,金正恩與特朗普6月在新加坡會晤並簽署聯合聲明,就建立新的朝美關系、構建半島持久穩定和平機制等達成一致。

  這一轉機事實上正吻合了中方提出的“雙暫停”“雙軌並行”思路:一方面,朝鮮暫停核導活動,美國與韓國暫停大規模聯合軍演﹔另一方面,並行推進半島無核化和建立半島和平機制。

  但真正落實朝美領導人會晤共識仍有很長的路要走。雙方在解除對朝制裁、棄核步驟及方式等方面分歧猶存。美對朝施壓制裁的政策沒有根本性改變。11月,美韓重啟海軍陸戰隊聯合演習。半島局勢走向依舊變數不少。

  懸念五:美國經濟和金融政策風險會否外溢

  年初展望:2018年全球經濟有望延續復蘇勢頭,但一個重大風險在於美國經濟和金融政策變化可能帶來的外溢影響。貿易層面,在美國將迎來國會中期選舉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對外可能繼續打“貿易牌”和“經濟民粹牌”,從而導致國際貿易摩擦加劇。

  歲末回望:美國貨幣、財政、貿易政策的調整,給全球經濟貿易帶來沖擊。2018年,受美國加息等因素影響,土耳其、阿根廷等國貨幣對美元匯率大幅下跌,印度尼西亞、印度、墨西哥等一些新興經濟體本幣也明顯貶值。

  美國貿易保護主義抬頭,挑起對歐盟、中國、日本、加拿大、墨西哥等主要貿易伙伴的經貿摩擦,加征關稅等手段引發國際社會普遍反對和擔憂。美國的單邊主義行動和貿易霸凌政策給全球經濟持續復蘇增添了阻力,也對美國經濟未來增長前景構成威脅。

  懸念六:“量子霸權”爭奪誰拔頭籌

  年初展望:業界認為,實現“量子霸權”,即量子計算機的計算能力超過經典計算機,需要能夠真正操縱50個左右的量子位。2018年這方面可能取得重大突破。

  歲末回望:2018年,科技巨頭不斷刷新可操縱的量子位數量上限。但人們發現,超越50個左右量子位的門檻還不足以實現“量子霸權”。與“量”的指標相比,量子芯片的糾錯能力、量子計算機處理實際問題的能力等“質”的問題也許更重要。

  各國在量子科學等尖端科學技術領域的競爭仍在繼續。美國國家科學、工程和醫學學院發布報告預測,能夠輕鬆破解當前主流加密算法的量子計算機未來10年內都不太可能出現,但該領域研究極具戰略價值,應當加大投入。(新華社記者趙卓昀)

(責編:陳思危、史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