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近現場]

每逢佳節酒席多,隨不起的份子傷不起的面子

王醒 何雪薇 付兆颯 孫遠桃 

2018年04月28日14:24  來源:人民網
 
原標題:每逢佳節酒席多,隨不起的份子傷不起的面子

  “每逢佳節酒席多,一天要吃五六桌,出門苦掙幾萬塊,十天酒席吃一半”“農村紅白事,大擺流水席,長達六七天,吃掉一整年”……每年節假日,各地網友都會“吐槽”當地請客吃飯辦酒席、大操大辦之風盛行。街裡鄉親“隨份子”被稱為是“情分”、是“面子”,可這樣的“習俗”卻讓百姓苦不堪言,“辛辛苦苦外出一年賺的血汗錢,幾個酒席吃去了一半”“家裡經常是有點空閑錢就‘隨’出去了”。

  早在三四年前,有媒體就做過統計,八項規定實施后,從中央到地方,關於領導干部婚喪嫁娶有關禁令達數百個,“報告制”“限桌令”“限禮金令”“限客令”……規定細致嚴格。最近兩年,很多地方對於“群眾操辦酒席”也出台過不少大大小小的規定與限令。那麼各地方執行的怎麼樣?“大操大辦”之風是否得到有效遏制與緩解?

  立下“紅九條” 樹起“新風氣”

  “每逢佳節酒席多,一天要吃五六個,出門苦掙幾萬元,十天酒席吃一半。”這是貴州省安順市塘約村曾經流傳的一句順口溜。

  “那時候不僅有訂婚酒、結婚酒、搬家酒、祝壽酒、滿月酒,還有剃毛頭酒、生日酒、甚至落難酒,這些酒席不僅將大伙的荷包吃空了,時間也吃沒了。”說起過去濫辦酒席的現象,塘約村村民彭珍祥直搖頭。他坦言,面對五花八門的酒席,大家是既害怕又無奈。

  2015年初,塘約村以整治濫辦酒席風氣為契機,廣泛征集群眾意見,最終以“村規民約”的形式制定了“紅九條”,並為違反規定者設置了“黑名單”。

  塘約村駐村的干部王璐告訴記者,“紅九條”頒布后,對村民酒席進行了嚴格規定,整個村隻能辦“婚喪嫁娶”酒,禮金最高100元。紅喜“餐標”為8菜1湯,每桌成本不能超過100元,請客不超過30桌﹔白喜就吃“一鍋香”,不上瓶子酒,不發整包煙,請客不超過40桌。

  “開始實施的時候有一家人辦紅喜多加了一個涼拌菜,違反‘八菜一湯’規定,被處罰1000元,且納入黑名單管理3個月。”王璐說,為了嚴格管理,村裡還成立了“紅白理事會”,並組建了30余人的服務隊伍,免費為村民提供酒席操辦“一條龍”服務,服務隊所需設備及服務人員勞務補貼全部由村集體資金統一列支,大大減輕了村民的負擔。

  “自從‘紅白理事會’成立后,全村的酒席總量減少了70%,我們用60萬換回之前村民浪費的3000萬,這筆賬怎麼算都值。”左文學笑著說,現在大家辦酒不比酒水高低、客人數量、菜式花樣,比的是節儉。

  成立理事會 打破“老規矩”

  “按‘老規矩’,村裡辦紅事每桌要8葷8素,煙酒也是比著買貴的,擺席設宴兩三天。”老張頭在河北省石家庄新華區岳村生活了大半輩子,對於村裡這些“講究”他再熟悉不過。

  “關鍵是鋪張浪費嚴重,宴席的菜根本吃不完。紅事不大辦,面子上過不去。白事不大辦,別人背地裡說你不孝順。” 岳村紅白理事會理事張煥仁說道。長久以來,村裡“大操大辦”的“講究”都讓全村人“頭疼”與無奈。

  2017年1月,岳村社區兩委會上就村民紅白事攀比風氣越發嚴重的現象進行討論,計劃通過設立紅白理事會、成立紅白事管理規章制度等方式來牽頭“打破老規矩”。於2017年7月1日正式出台了岳村社區居委會紅白事管理辦法,成立了紅白理事會,理事會由村裡三位有威望的老黨員組成。

  “紅白事管理辦法一出台,老百姓們連連稱贊。紅事從酒席數量、煙酒菜標准等方面都作出要求,白事堅決取締穿大孝。”岳村社區居委會黨政辦公室主任王愛年說道,“誰家要辦紅白事就及時告知理事會並交押金1000元,如果能夠按照規定執行,理事會退還押金並再獎勵500元。近半年多來村民無一違法規定。”

  “過去辦場白事最少也得一萬多。前幾天同村一戶剛辦了白事,隻花了一千多,辦得也挺好。”村民侯大爺說。

  移山易移俗難 塑文明新鄉風

  然而,並不是所有地區都能有效實施限制規定。“結婚、過壽宴送禮少則一兩百,多則四五百,家家被禮錢搞得焦頭爛額。”來自甘肅省蘭州市永登縣民樂鄉的陳先生給人民網留言,希望政府部門能“管管”。

  在雲南,麻江、德江等區縣也曾出台過群眾操辦酒席的相關規范。然而,仍有個別地區群眾反映“大操大辦”之風依舊盛行:“早就聽說政府杜絕大操大辦,鋪張浪費,為什麼一直沒有落實到位?現在的農村還是依然如舊,進新房、開財門……這樣一直下去農村經濟條件必然會倒退。”

  “政府屢屢倡導,為何總是得不到遏制?”貴州省遵義市鳳岡縣的一位網友的留言得到了當地政府的回復:根據中共鳳岡縣委辦公室、鳳岡縣人民政府辦室關於印發《鳳岡縣規范操辦酒席管理辦法(試行)》的通知文件精神,縣民政局指導各村(居)委員會並督促村(居)委員會對濫辦酒席進行整治,得到人民群眾擁護,取得了良好的成績。但同時也存在個別的村(居)民利用村居委員會節假日放假,督查力度有所減弱的時機違規操辦酒席,對社會造成了不良影響。對此,當地相關部門也作出承諾:下一步縣民政局將會同鄉(鎮)政府督促村(居)委員會對社會濫辦酒席行為督查力度,杜絕違規操辦酒席勢頭蔓延。

  這樣的情況在許多地區都普遍存在。近年來,各地為了推動移風易俗樹立文明新風,紛紛推出村規民約。然而,也有一些群眾不以為然:“老祖宗傳下來的習慣怎麼能改,家家戶戶都是這樣過來的。你定你的規矩,放不放鞭炮、擺不擺盛宴那是我的事。”

  移山易,移俗難。千百年來,淳朴的鄉村群眾一直遵循著民間形成的老規矩。拿農村婚喪嫁娶來說,作為人情往來,其本意是維系情感,但是在一些地方,人情消費逐漸摻雜了一些功利意識和攀比心理,使得一個好的傳統習俗變成陋習,助長了奢華之風。

  對此,浙江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長范柏乃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相比移風易俗,監督干部應該更有辦法去解決。黨員干部作為先進代表,對群眾有足夠的影響力,其一舉一動能起到模范作用。若干部能長期堅持發揮帶頭作用,在婚喪事務中,崇尚簡朴低調、杜絕鋪張浪費,移風易俗便也能立竿見影。

  另有評論指出,“移風易俗”多數是為了社會形成一個更好的價值共識,所以無論是紅頭文件也好,鄉約村規也好,無論是規則本身還是執行程序,都必須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標尺來丈量﹔移風易俗不是一蹴而就的事,用短期規定來規范行為不算難,真正能起決定作用的是移除人們心中的不良觀念。

  你的身邊是否也有這樣的情況?你最關注的問題是什麼?你最期盼的事情是什麼?你如果有什麼想法或建議,可通過《地方領導留言板》,發出自己的聲音。

  長按或者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地方領導留言板》客戶端撰寫建議

(責編:陳思危、陳汝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