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貫徹新思想 提升核心競爭力

——關於新時代河北縣域經濟的研究與思考

河北省扶貧開發辦公室黨組成員、副主任 王留根

2017年12月07日20:55  來源:人民網-河北頻道
 

 

河北省扶貧開發辦公室黨組成員、副主任 王留根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是十九大報告作出的重大科學判斷。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基本實現現代化,再到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戰略安排。從現在到2020年,是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期。在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面對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及雄安新區等一系列重大戰略機遇,如何提升河北縣域經濟的核心競爭力,成為新時代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項重大研究課題。

一、堅定實現新時代宏偉經濟目標的信心

按照十九大規劃的未來發展宏偉藍圖,我們對2020、2035和2050年中國經濟發展目標,做出一個分析和判斷。

(一) 世界經濟長期停滯

從世界經濟來看,始自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如今已呈現出長期挺值的特征。其主要表現有五:其一,經歷了8年多危機的全球經濟,如今仍深陷弱復蘇、低增長、高失業、低通脹、高負債、高風險的泥沼中。其二,各國經濟運行非同步、大宗產品價格變動不定、利率水平懸殊、匯率劇烈波動、國際游資肆虐。其三,各國宏觀經濟政策均不同程度地陷入“去杠杆化”和“修復資產負債表”兩難境地。其四,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地緣政治緊張,局部戰爭頻發。其五,全球治理出現真空。上述狀況將長期存在,基本判斷,全球經濟處於“長周期”的下行階段,主要經濟體均陷入了“長期停滯”。

(二)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

從中國經濟來看,當前和未來,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其主要特征是結構性減速。因“三期疊加”導致的經濟增長速度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變增長動力的攻關期,同時伴隨著中國經濟的總體質量、效益、生態及可持續性向中高端水平邁進。自2008年始中國經濟增速緩慢下滑,至今下行的壓力未曾稍減,(剔除2009年財政強刺激政策引致的2010年經濟增長率的“異動”外),導致我國經濟出現結構性減速的原因:一是要素供給效率變化。人口、資本和技術進步,構成支撐一國或一個區域經濟增長的三大要素供給。簡言之,勞動力和資本投入增長率下降,技術進步緩慢,三因素疊加,在經濟增長的要素層面,造成了未來我國經濟增長率下降的趨勢。全國還有800多個貧困縣,4000多萬貧困人口,東西部還存在著很大差距。尋求新增長點,就是要在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過程中,把發展不平衡不充分作為增長點。二是資源配置效率變化。中國的制造業份額(佔GDP比重)已近飽和,產能過剩已嚴重存在,人口等資源開始向以服務業為主的三次產業轉移.然而,作為世界普遍規律,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顯著低於制造業。當越來越多的人口和其他經濟資源從制造業轉移到勞動生產率相對低下的服務業時,我國經濟整體的勞動生產率必將下降,並累及經濟增長速度下滑。三是我國面臨著勞動力素質和老齡化問題。未來世界經濟的發展是勞動力與勞動力的競爭,未來科技的發展是人跟機器的競爭。如果中國的勞動力素質不繼續提高,這些美好的前景,恐怕都難以實現。當前一個非常突出的問題,特別是貧困地區,中國大量的勞動人口,沒有讀過高中(盡管我們大學毛入學率超過了40%)。十九大報告提出了要普及高中階段的教育。我們人口在加速老齡化,2035年就是一個老齡化的社會了。我們會不會出現像美國那樣18%的GDP用於醫療?那樣的包袱我們是背不起的。所以我們必須要探索一條符合中國實際的、高效的養老體制,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挑戰。四是創新能力不足。當我國基本完成了以趕超為內容的“學習課程”時,或者,面對中國崛起,發達國家對我國全面的技術封鎖。這意味著必須從依賴技術引進全面轉向技術自主創新。2014年我國專利技術申請已居世界第一,學術論文發表也列世界前茅,但專利轉化率卻居世界中游,自主創新談何容易?五是資源環境約束增強。發達國家發展一兩百年才出現的環境問題,在處於發展階段的中國突顯現出來。當我們著手解決環境污染問題時,我國經濟增長函數就會內生地增添了資源環境約束的負要素。六是金融風險問題。世界金融危機的教訓,最直接的就是發生了系統性的金融風險。比如拉美路徑,拉美國家基本上或早或晚都進入到了金融危機的陷阱,每次發生金融危機經濟增長都會倒退十幾年,甚至二十多年。所以要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和區域性的金融風險。為此,十九大報告提出,突出抓重點、補短板、強弱項,特別是要堅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准扶貧、污染防治攻堅戰。

(三)新時代經濟目標前景美好

從新時代經濟目標來看,一是2020年的目標實現將為2025年穩步邁入發達國家門檻打下堅實基礎。分析認為,按照購買力平價來看,到2020年中國發展水平會接近美國的三分之一,按照世界銀行今天定義的高水平國家的門檻,我們已非常接近了。根據分析,到了2025年,我們將穩步邁入世界銀行所定義的發達國家的門檻,所以2020年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節點,2020年貧困人口的人均收入超過4000元,我們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實現后,為徹底擺脫所謂的“中等收入陷阱”,打下堅實的基礎。二是2035年中國進入世界發達國家行列將是大概率事件。2035年,中國將實現社會主義的現代化,進入世界發達國家的行列。在人口超過500萬的中大型國家裡面,我們將進入30強。這個水平相當於那個時候美國人均發展水平的60%。根據分析,如果一個國家發展水平能夠達到美國發展的最高水平50%以上,這個經濟體就比較穩定了,發生重大金融危機的可能性就比較小,所以2035年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節點。三是到2050年將邁入世界500萬人口以上的最富裕國家的十強行列。2050年,中國將建成社會主義強國。就是把中國增長目前的潛力、中國發展的潛力都考慮進去,也考慮了其他東亞國家和地區發展的路徑,到2050年,中國將邁入世界上500萬人口以上的最富裕國家的十強(不包括非常小的一些國家,因為城市型的國家可能有它的獨特性,其人均增長水平是非常高的,這些國家跟中國相比沒有參考的價值)。到了2050年中國人均發展水平將達到美國的70%以上,這又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裡程碑。

我們必須要堅定實現2020年、2035年、2050年這一系列裡程碑目標的信心。按照我國到2050年的發展前景,基本上可以把它分成三個十年,實際上第一個是十三年,接下來第二個十年,接下來第三個十年,未來還有33年。按照清華大學的測算,隻要我們在第一個十三年保持6%增長速度,第二個十年保持4%的增長速度,第三個十年保持3%的增速,就完全有能力實現2050年的發展目標。6%、4%、3%這三個數字都是比較留有余地的一個增長速度。

中國經濟增長進入新時代,將擺脫東亞趕超世界先進國家的增長路徑。把這個發展路徑和東亞國家如日本、韓國當年趕超世界先進國家的增長路徑進行比較,可以看到所描述的這個路徑,比東亞國家增長路徑還稍微低了一點。分析認為,中國從現在開始經濟增長進入到了一個新時代,會逐步擺脫過去的東亞路徑,因為我們能夠發揮大國優勢。東亞國家它是靠出口、靠外資,實現了趕超。中國作為大國有大國優勢,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未來增長的路徑比這些東亞國家還要樂觀一點,根據這些分析,2050年和2035年的增長前景是完全可以期待的。

(四)2018年經濟增速將略有回落

從明年的經濟增速預測看,2018年經濟增速略有下調,但增長質量和經濟結構將會發生重大變化。千裡之行,始於足下。2018年是非常關鍵的一年,是實現十九大提出的宏偉目標的第一步。總體判斷,2018年中國經濟將基本上保持今年這樣中高速的增長速度,據預測,2017年是6.9%,2018年增長速度有一點點的回調,到6.8%。

分析明年經濟增長形勢在消費領域是比較平穩的,繼續延續今年比較健康的增長態勢。比如說汽車的消費,今年頭三個季度下來,汽車消費是相當的平穩,盡管去年的銷售非常火爆,這並沒有影響到今年汽車繼續銷售的成長。所以消費在明年有望持續今年以及過去幾年所延續的良好發展態勢。分析認為,2018年政府主導的固定資產的投資,主要是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增速略有回落,從今年18--19%,可能會回落到15--16%。我們要貫徹十九大提出的新發展理念,主動進行調整,增長和投資不會像過去那樣過分依賴基礎設施建設。明年的亮點是民間自發的固定資產投資的增速,預計會有比較大的回升,從今年6%左右回升到8%,甚至於更高一點。其中的原因,各級政府更加注重扶持新增長點,更加注重民間投資的增速,而不是靠傳統的基礎設施的投資。所以十九大后企業家積極性會上升,地方政府扶持企業家,扶持民間投資的力度也會上升,這在一定程度上會彌補基礎設施建設增速回落留下的空間。

2018年中國房地產將進入新時代,預計房地產投資開發增速將回落至5--6%,投資結構將發生變化。分析認為,房地產行業從明年開始進入新時代。像過去那樣每年9--10%,老百姓擔心房價上漲,這個時代可能過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理念深入人心,投資將比較穩定,再加上多渠道的房地產開發的機制,包括地方政府自己開發房地產,面向社會的夾心層和中低收入人群的住房需求,預計明年房地產投資增速會回落到5--6%。

2018年,整個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比今年略有回落,但是它的增長機制和結構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主要是固定資產投資的資金來源正在發生變化,過去幾年由於政府主導的固定資產投資在很大程度上是依賴基礎建設,資金來源主要是正規金融渠道的資金,比如說銀行、信托、債券市場。央行數據顯示,2017年10月,中國M2(廣義貨幣供應量)同比增長了8.8%,除9月份稍有反彈外,已經持續9個月走低。從明年開始由於國家限制了政府負債,投資的結構會發生變化,會轉向民間投資,所以更多的是企業的自留資金和自籌資金,繞過了金融中介,直接進行投資。過去一年多企業利潤出現了上升,企業的資金和還債的比例在提高。我國經濟呆賬、壞賬最艱難的時刻已經過去,在微觀層面已經逐步理順、化解。

(責編:陳思危、陳汝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