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情觀察】

衡水中學進駐浙江"高考工廠"引爭議

正浩

2017年04月11日11:21  來源:人民網-河北頻道
 

近日,有媒體報道,被譽為“全國十大知名高中之首”的河北衡水中學分校在浙江省平湖市揭牌,這標志著以高考重點錄取率高、軍事化管理等為標簽的衡水中學正式進駐浙江。浙江省教育界有關人士對此直接放話“我們浙江不需要”。一時間引來廣泛關注,輿論熱度居高不下。

根據人民網河北頻道監測顯示,截至4月11日9時,有關“衡水中學浙江分校”話題的新聞高達1190篇,搜狐、新浪、騰訊、網易等門戶網站相應稿件跟帖均超500條,熱度居高不下。

輿情脈絡

輿情發生:4月4日,北京晨報以《河北"衡水中學"浙江開分號 考取清北獎勵50萬》為題,報道衡水中學在浙江省平湖市揭牌。4月6日,錢江晚報刊登了《探訪平湖衡中:到處挂滿勵志標語》的報道,揭開了衡水中學浙江分校的神秘面紗,並指其涉嫌違規招生。新華網、央廣網等媒體進行轉載報道,引發網友關注。

輿情爆發:4月8日,澎湃新聞網發布《浙江教育廳一處長叫板衡水中學浙江分校:我們不需要這種學校》新聞,浙江省教育廳基礎教育處處長方紅峰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它(衡水中學)是個應試教育的典型,它眼睛裡隻有分數沒有人。跟我們浙江以人為本的素質教育理念不符合,他們認為是先進,我們認為是落后的,我們浙江不需要。”該報道迅速被搜狐、新浪、騰訊、網易等門戶網站紛紛轉載,網友們就衡水中學的辦學模式與浙江省的教育理念熱議不斷。

輿情持續:4月9日,澎湃新聞發布的《衡水中學落戶浙江引熱議,衡中副校長回應模式落后指責:我們走自己的路》一文中,河北衡水中學黨委委員、副校長王建勇回應稱,“我們走自己的路”。隨后,將衡中模式引入浙江的代表,衡水第一中學平湖學校法人代表、執行董事肖家興表示,學校將用衡中文化來引領,結合長三角區域教育教學改革的實際情況,制訂一套行之有效而又有本土特色的教育教學管理模式。中國網、中國青年網、新京報、紅網等媒體分別就現象發表評論,衡中模式如何復制、素質教育如何發展、教育改革如何實現等成為網友熱議焦點。

媒體觀點:

衡水中學入駐浙江或成改變游戲規則的“攪局者”。浙江媒體《錢江晚報》發表評論認為,對於衡水中學的到來,最忌諱的是站在不同的利益不同的立場上說話,而忽視了教育本身的追求。不妨將衡水中學作為浙江教育的試金石,甚至不妨當成攪局者,來倒逼浙江教育的進步。“我們所能做的是用改變游戲規則,增加晉升通道的方式對沖影響。這意味著不唯分數論,不唯成績論,也意味著不能隻讓一張試卷來決定學生的未來,可是如果不靠一張試卷又靠什麼?我們還有什麼選拔人才的方式?這些方式是否能經受住公平和效率問題的質疑?”

在當前的高考制度下,衡水中學仍有追捧群體。新京報的評論則認為,這一具有企業性質的民辦教育行為發生在素質教育較為發達的浙江,証明很多家長對衡水一中的模式仍有強烈需求。而家長的需求對接的是社會的需求,既然孩子會因為上不同的大學得到差別巨大的社會資源,家長與學校狂逼孩子的行為定然綿綿不絕。因此,“無論是家長還是學校,所謂的軍事化管理,情感上講,難以接受﹔人性上講,難以接受﹔理性上講,似乎難以拒絕。”

不必隻把眼睛盯在衡水中學身上。紅網評論認為,衡水中學的辦學成績有目共睹,浙江省教育廳對高考成績刻意回避三緘其口,或許只是欲蓋彌彰。一名衡水中學的往屆畢業生在談及母校時說,“來了不后悔,走了不想再來。”這句話比較客觀公正地對學校的功過是非作了概括。如何讓學校變成一所“走了還想再回來”的“快樂大本營”,需要從教育的本真和規律出發進行改革﹔不過,教育改革應當全方位、立體化,而不能隻把眼睛盯在衡水中學身上。

關切教育模式和教育改革的百年大計,讓衡水中學祛魅。中國青年網評論認為,素質教育與應試教育兩者的關系,並不是水火不能相容,更不是魚和熊掌不能得兼。衡水中學進駐浙江事件,在教育場引發的熱議,也許是個寶貴的契機,它提醒我們關切教育模式和教育改革的百年大計。隻有立足於公民成長的教育、裨益民族發展的教育,才是真正的康庄大道。及早厘清素質教育與應試教育的關系,將教育的發展路徑探索清爽,把指揮棒的高考改革列為前提性任務……這些問題解決了,也許衡水中學就祛魅了,而基礎教育也才會真正以革故鼎新、激濁揚清的姿態,奔向更遼闊的遠方。

網友來論:

@?小小的DaDa:你們心心念念的素質教育,高考有這門考試嗎?錯的是體制,不是衡水中學。隻要高考還存在一天,就一定有人會去衡水中學,說不好聽的,素質教育其實真挺扯的。

@髑木的非凡人生:把人當機器培養的地方,到頭來只是名牌大學的優秀生,卻不通人情,把鳥關久了,它也會忘記飛翔。

@送你一顆小丸子c:高考作為中國最公平的甄選人才的考試,直接決定了考生未來的教育與起點,如果衡水中學能讓更多孩子直擊他們的夢想,又有什麼不贊同的呢?

@春花秋月末人歸:現在很多家長觀念認可,成績不是評判一個人能力的唯一標准,孩子全面發展才是對的,不需要她們像機器人一樣隻會考試。應試教育會扼殺孩子們的創新思維和靈感。浙江確實不需要,至少不適合浙江。但是對於那些偏遠山區,讀書或許是他們走出大山唯一的出路。

(責編:陳思危、張夢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