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大計 雄安屹立北中國

李泓冰

2017年04月04日16:29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原標題:人民網評:千年大計 雄安屹立北中國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4月1日的這個別樣春日,億萬國人都被這樣一條信息所震撼所振奮:河北雄安新區設立——中共中央、國務院的決定,用詞份量極重,價值前所未有,“一項重大的歷史性戰略選擇”,“千年大計、國家大事”。歷史的追光瞬間將這裡照亮,秀美的白洋澱春潮涌動,春雷激蕩。

  為什麼在京畿附近設立的雄安新區,被認為是“千年大計”?

  善謀全局者,必先謀一域。中國改革開放雄渾的重要樂章,都由“一域”的輝煌變奏開始。

  1979年的那個春天,鄧小平在南海邊劃了一個圈,小漁村變身深圳經濟特區,如同活生生的改革教科書,把一個解開思想束縛的聲音傳遍大江南北,“計劃經濟不等於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不等於資本主義,特區姓‘社’不姓‘資’”。深圳速度成為一把火,融化了被計劃經濟冰封已久的中國,深圳成為一個強力引擎,讓中國實現從封閉半封閉到全方位改革開放的歷史跨越。珠三角活了南中國。

  歷史的機遇和現實的抉擇把雄安新區托舉到了世人面前。為什麼是雄安新區?當“發展起來的問題”繁復尖銳,當中國改革再度到了最艱難、最關鍵的攻堅時刻,當京畿地區資源、環境矛盾尖銳,產業結構調整如箭在弦上,當中國歷史文化腹心的華北,亟待一次具有戰略意義的跨越式突圍——京津冀乃至北中國期盼已久的“王牌”——雄安便橫空出世。

  時隔近40年,兩位領袖相繼將宏觀戰略的目光投向“一域”,沉著落子布局。今天的雄安新區,就是當年的深圳、浦東,將重構京津冀,盤活環渤海。今天冷寂的土地,將筑就明天的奇跡。京津冀雄起,方能讓北中國安如磐石——雄安,正是決策層在歷史關鍵時刻叫出的新“王牌”。

  眾所周知,習近平早就直接關注京津冀的協同發展,雄安新區的建設,將是一次完善國家治理體系和提升治理能力的偉大實踐。

  京津冀區域,集中了中國時下面臨的最錯綜復雜的矛盾與挑戰。人口集聚之眾、經濟落差之大、文化背景之深,在全世界范圍都沒有參照系。如何進行資源配置、區域分工、利益格局的戰略性調整?我們曾經左沖右突,不斷做加法減法,然而收效並不明顯。事實証明,“頭疼醫頭”的權宜之計行不通。

  雄安新區的設立,出其不意,別開生面,讓人初而驚異,繼而眼前一亮:作為國家級新區,涉及河北省雄縣、容城、安新3縣及周邊部分區域,以白洋澱為中心,距首都中心西南近110公裡。其定位與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比肩,發展空間不可限量。

  雄安新區,中國這個春天的新故事,從解決京津冀發展面臨矛盾和問題起步,目標卻是整個中國的全局發展、長遠發展。

  這是一個清晰的脈絡:中國改革開放由南向北推移,雄安新區盤活的渤海灣,會成為繼長三角、珠三角之后新的經濟增長極,成為經濟增長和轉型升級的新引擎。對京津冀和整個華北,都是千載難逢的重大機遇,科學發展與綠色崛起齊飛,中央決定與民意期待相合,盡在其中矣。

  歷史將証明,建設雄安新區,是棋高一著而滿盤皆活。向雄安新區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探索人口經濟密集地區優化開發新模式,這不僅僅是京津冀協同發展進程的標志性事件,更在探索人口最多的發展中國家首都治理的新路徑,是帶動北方腹地發展的重大國家戰略,更將是體制機制創新的試驗田,新型城鎮化的嶄新支點,也將成為新一輪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重要引擎。

  三萬裡河東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燕趙之地崛起,必將雄安天下。

(責編:陳思危、張夢琪)